就「落實小班教學」議案發言


主席,我想接荍鶿W銘議員的發言繼續說下去。他說我們大多數表示“不過……”之後便沒有了下文,但今次我要告訴Martin,在今次的“不過”之後是有下文的。因為自由黨是支持原議案的,所以即使周梁淑怡議員的修正案被否決,我們也會支持余若薇議員的原議案,今天是沒有需要“不過”了。

主席,所有香港人其實也關注教育的範疇,包括工商界。因為我們也知道,在全球一體化、知識型經濟的問題上,我們可以留給我們下一代的唯一東西便是知識,可令我們下一代在香港有更大發展的唯一東西,也是知識。贈給他們房屋,地產會跌價,贈給他們股票,除非是我們昨天所討論的那種股票,否則其他股票也可能會有無息可派的一天。學識是唯一可留給子女,而他們是永遠不會失去的東西。所以,我們今天所辯論的教學議題,是每個人其實都很重視的。

說到循序漸進,鄭家富議員認為自由黨甚麼也要循序漸進,但民主黨何嘗不是也要一步到位,跟2007及08年直選一樣,甚麼也要一步到位。為何你們喜歡一步到位呢?即如我們上次討論扶貧的議題時,我取笑泛民主派有像“派錢派”的心態,即使一步到位,也不用你們付錢。梁國雄議員剛才更說把稅項加至25%便行了。你們方面又說推行小班教學有何壞處?當然是有好處,但照你們的說法,根本不用理會錢從何來。事實上,我們也不是說沒有推行這個政策的錢,我們只是讓政府評估一下落實小班教育所需的額外資源。不過,據政府說,無須用額外資源,但當局是想省一點錢以推行“三三四”學制。

局長所掌管的教育問題,不單止是小學或中學的教育問題,而是整個教育問題。問題是:他在從納稅人取得的整筆撥款中,應如何運用這些資源呢?人口現在減少了,因為現在出生率下降,當然,首先是入讀幼稚園的學生減少了,數年後,即四五年後,入讀小學的學生又會減少,10年後,入讀中學的學生亦會減少,20年後,入讀大學的學生也會減少。所以,由於十多二十年前的高出生率,可能引致今天有大批人要入讀大學。那麼,我們是否要把現時的資源多撥些給大學呢?反過來說,因為出生的嬰兒減少,少撥一些資源給小學呢?當然,現時有一種說法,便是由於出生率低,未來數年的小學學生也會陸續減少,不如趁此機會,推行這個簡單的政策,便可令所有教師全體留任,均可以有一份職業,這是另一種說法。

我覺得香港教育的最主要目標,是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而保住所有老師的職位只是次要目標。辦學的主要目標當然不是保住教師的職位,而是好好地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李柱銘議員剛才說,周梁淑怡議員提出要培訓,其實用不荌鰤V,既然局長也可以立刻擔任局長,議員也可以立刻擔任議員,便用不荌鰤V了。請李柱銘議員看清楚,這一句“師資的培訓”,在張文光議員就周梁淑怡議員修正余若薇議員原議案的修正案中也有的。他提出“進行小班教學的師資培訓”。張文光議員所提的修正案也有提及師資培訓,張文光議員也沒說不用師資培訓。既然李柱銘議員向周梁淑怡議員提出這點, 雖然我不想特別說,也要提出張文光議員其實也是有提及師資培訓的。

當然,我不是教育專家,也不可說由於現時的老師一直在教大班,轉教小班時便一定要接受培訓。我不熟悉這行業,如果有需要,便進行培訓,沒有需要,便不進行培訓好了。由教35人的大班,轉為教余若薇議員建議的25人小班,是否需要大培訓,我也搞不清楚。可是,既然很多人也認為師資培訓是重要的,在不用增加開支的情況下,以及可否節省一點開支的情況下,3項議案及修正案其實是分別不大的。

周梁淑怡議員認為應先在小學推行,繼而才在中學推行。鄭家富議員則說她甚麼也循序漸進。讓我們先看看,小學6年、中學6年,一次過12年的教育推行小班教學,這是否真的可以立刻落實呢?還是索性甚麼也不理,一步到位,中學小學全部12級同時推行小班教學呢?反過來說,其實可否從小學開始?我也留意到張文光議員改為“逐步在小學和初中開始”,已是稍為循序漸進,而不是當初所提的一步到位。

其實,我們的分歧不大。所以,這數項議案和修正案中,究竟哪項會獲得通過呢?我相信原議案和兩項修正案也可能會獲得通過,即使修正案不獲通過,我相信原議案也會通過。最重要的信息,便是我們每個人都關注下一代的教育。當然,增加開支是否一定是好事呢?很多議員認為錢多好辦事,但我們對此也有質疑。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多年來所做的很多事,包括教育、醫療,不是多錢便一定辦得好的。

既然商界、自由黨如此關注教育,為何在這件事上卻支持局長,認為不應支出那30億元還是8億元 ─ 余議員認為不是30億元而只是8億元?究竟應該怎樣做,我們並沒有很強烈的意見。最重要的是,這筆錢應用得其所,我們不同意一些民主派議員的意見,認為只要付了錢推行小班便“一天都光晒”,一下子可解決所有的教育問題,日後學生在長大以後,對社會一定會有很大貢獻、生意成功或能當上能幹的律師。

最後,我要說的一點,便是我們其實是分歧不大的。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