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非典型肺炎對香港經濟的打擊」議案發言


主席,自由黨數位同事剛才已代表自己的界別就朱幼麟議員所提的議案發表意見。主席,我想就其他方面提出我的看法。朱幼麟議員剛才發言時提出對房地產和聯繫匯率的看法,我覺得是正確的,政府應該按照他剛才所表達的意見來看這些問題。

有關非典型肺炎的長遠措施,剛才數位議員已經提出來討論,但我覺得還可以採取一些短期措施。最近,我留意到,如果可以令現時的生意繼續捱下去,情況可能會有好轉。今天是5月7日,我們今天討論這課題,與上星期三討論同樣議題時比較,外間的經濟狀況已有所好轉,上星期六日出外消費的人數已較前為多。事實上,多位議員也提到,近日受感染的人數開始下降至單位數字,死亡人數也降至單位數字 ─ 除了今天有11人死亡之外 ─ 我相信這情況會令香港市民覺得鼓舞,認為疫情已逐漸受控。在短期措施方面,自由黨曾問很多老闆為何仍然捱下去?如果多捱一兩個月,有甚麼短期措施可以幫助他們?最近,我們數次提出的,是銀行在貸款和周轉資金方面可否從寬處理。當然,我們絕對明白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任志剛總裁的看法,便是香港要有一個穩健的銀行體系。但是,我覺得對銀行來說,短期內,即只實施一兩個月,客戶只還息不還本,即只償還每月的利息,(雖然現時利息很低,)但不還本這項措施,是否會影響銀行的質素呢?我覺得這是沒有問題的,銀行是可以做得到的。

此外,很多做生意的人的周轉資金開始出現問題,銀行可否不要因為這一兩個月的生意較差而削減其款項的押數呢?可否繼續維持平日的信貸數額,讓他們多捱一兩個月呢?事實上,按照上星期六日的情況來看,很多生意已經出現輕微復甦。很多店鋪老闆說,非典型肺炎於4月底爆發初期,生意額下跌了一半,但上星期已回升至只下跌大約兩三成,其實已有好轉。如果我們再扶他們一把(但我不是要求政府派錢扶他們一把,而是由金管局發出指引,也不是真的要求銀行不審慎理財,而是把信貸數額盡量放鬆,作為這一兩個月的短期措施),如果各方面肯伸出援手,便會有轉機。我聽說很多業主(包括地產商)表示,如果銀行可以放鬆少許,令他們一個月收取的30萬元租金全部交回銀行,過程中是15萬元還息,15萬元還本,即如果銀行肯讓這些業主兩個月只還息不還本的話,這兩個月便可以有空間減少租客的租金。如果業主肯這樣做,便要銀行“放一馬”;如果銀行要“放一馬”,便要獲得金管局的認同,否則,如果金管局不認同的話,本身的狀況未必如擢袘行般穩健的個別銀行,便會面臨困難。我希望財政司司長可以看一看這情況。我要求的只是很短期的措施,我認為不會真的影響銀行體系的穩健性。

此外,很多航空公司問,究竟現時事實上有沒有人因乘搭飛機而受感染呢?政府經常在電視上呼籲,曾乘搭甚麼班機的人要向政府報告,但調查後卻沒有了下文。如果政府站出來說一聲,那些人經調查後,證實全部沒有受感染,並對外國發放這信息,便會令外國遊客來港,又或使做生意的人也敢來港,而不會只顧想茩撥f飛機,特別是乘搭十多小時的長途飛機,會很容易受感染,因此卻步。如果能發放這些信息,我相信多多少少會對航空業和旅遊業帶來短期的幫助。

關於刺激消費方面,我覺得我們現時也可以開始考慮做工夫。如果在一星期前要求市民出來消費,我也會擔心這是否正確的做法。但是,近期疫情已有好轉,如果我們要作準備,我覺得現在也是時候了。我希望在一兩個星期,疫情更有改善後,我們便可以開始推行這些刺激消費的措施了。

主席,我想提的最後一點,數位議員也提到,任志剛總裁亦提到,便是要求財政司司長考慮發行債券這問題,朱幼麟議員對此表示支持。不過,自由黨在這問題上卻有比較保守的看法。金管局的確曾表示我們的儲備可以賺取5.1%。按照金管局所說,如果港幣發行5年期債券,定為4%,仍然可以賺1.1%。我覺得發出這樣的信息,不知是否真的可以達到我們的目的。

此外,自由黨一直覺得,就政府的整體財政來說,政府應該削減開支。我有少許擔心的是,如果我們有三千多億元的儲備,接茪S發行1,000億元的債券,會否令財政司司長在削減開支時更難做呢?例如在處理公務員的問題時,會否給公務員一個藉口,說三千多億元的儲備沒有減少,又多發一兩千億元債券,那麼,更無須再談節流了。這是我們所不願意看到的。

主席,自由黨再次表示會支持朱幼麟議員的議案。謝謝。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