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監管行政長官、問責官員及首長級公務員退休後任職私營機構」議案發言


主席,楊孝華議員剛才已代表自由黨就這項議案發表意見。我聽到數位同事剛才的發言,想補充一些意見。當然,現時討論的是公務員問題,並非選舉行政長官,亦不是任命主要官員,這些都有需要另行處理。

我同意就高級公務員方面,如果按照現時6個月的禁制期及可扣減假期的話,很多人可以很快便到某些機構任職。當然,今天的議題是關於任職私營機構,並沒有提及政府資助的公營機構。但是,其實有很多例子,是退休公務員轉至政府資助的公營機構工作,這可能又要另行處理。我們看到的數個機構的有關職位,年薪都是400萬元、500萬元、600萬元,與現時所謂D6或D8職級的薪酬同樣高,我們覺得這亦是要處理的問題。當然,你可以問是否有利益衝突?這可能沒有涉及很具體的商界利益,只是公營機構原本管理某個範疇,無論運輸也好,房屋也好,機場也好,但問題亦是要處理的。

我們覺得中級公務員方面可分為兩類,楊孝華議員剛才代表自由黨談及行政人員,我們對這方面並沒有意見。但是,我們亦留意到很多專業的公務員,特別是地政總署和規劃署的公務員,他們可能在社會上受到很多人關注,因為在規劃環境方面,很多官員在退休後沒有經過一段時間,便替某些商界的財團工作,特別在地產商的財團工作,因為他們熟悉有關條例、部門及舊同事。根本無須是屬於署長級或是身為很高級的政府公務員,亦可以發揮效用,所以,也吸引地產商聘請他們。至於其他界別,我看不出有甚麼問題。例如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醫生,當然,他們現時不屬於公務員,而他們離開醫管局後自行掛牌執業,我也看不出有問題。但是,如果是某些部門的工程師,退休後在某些顧問公司工作,而有關顧問公司又受聘於某地產商,則由於他們熟悉條例,便可能做到一點事情。

此外,我還想提出一點,是關於公務員退休後或在任職期間的私人嗜好,我覺得不應該提出來討論。鄭經翰議員剛才提及有政黨主席請公務員飲價值1萬元1枝的紅酒,我相信他所指的可能是我,因為其他兩黨的主席,似乎不會飲1萬元的紅酒。我曾經請鄭經翰議員飲酒,但我相信他沒有甚麼利益提供給我,我亦沒有向他提供甚麼利益。我覺得公務員在退休後或退休前的私人嗜好,例如買1支將來可能升值的紅酒,買車、買樓、買名畫等,我們不應該有太多意見。他們始終是有自由的,作為公務員也好、退休公務員也好,他們的生活方式,喜歡穿甚麼衣服、買甚麼車、飲哪些紅酒(姑勿論那枝酒的價格是10元、數十元或數千元),我覺得我們作為議會,不應該作出太多批評或干預。自由黨對這兩項議案並沒有特別的反對意見,我們會支持譚耀宗議員的修正案,至於張文光議員的議案,我們會表決棄權。

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