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政制改革的公眾諮詢」議案發言


主席女士,這項議案辯論的議題是“政制改革的公眾諮詢”,原議案和兩項修正案都是中性的,有關公眾諮詢。今天,有議員在發言時提到是否應取消全部功能界別議席,以及要求全民直選。

自由黨在2000年1月12日的同一個場合中曾說:“自由黨認為我們應在適當時候進行廣泛諮詢,但我們不認為現階段 ─ 即是2000年,或今年年底,在今年立法會選舉之後 ─ 是一個適當的時機。”接荂A我當時也曾說:“我覺得在2003年,開始進行全面及廣泛的諮詢,會是較為適當的時間,亦可令2004年競選立法會議席的議員,有較清晰的立場,知道自己支持甚麼,是否支持在2008年進行全面直選,或對某個功能界別有甚麼意見”。

主席,2000年至今已經3年,自由黨去年其實已經開始諮詢我們所屬的功能界別的選民,關於如果我們在2004年再次參選,是否應放棄功能界別選舉的意見。現時我們仍在進行諮詢。因此,劉慧卿議員當初問我有關原議案要求當局盡快進行公眾諮詢的意見時,我覺得既然自由黨已經進行這工作,為何政府不進行呢?

當這項議案提出後,政府開始關注這問題。有議員認為,由於我加入了行政會議,所以自由黨便一定要支持政府。我的看法並不是這樣。去年7月1日開始,政府實行主要官員問責制。在2000年時,政府並不是採用這個模式。如果在主要官員問責制下,主要官員本身認為在今年盡快進行有關政制改革的公眾諮詢會準備不足,他認為應先進行研究,再作公眾諮詢,這便令自由黨很難做。自由黨本身現時已進行公眾諮詢,但政府卻基於現時社會上有很多其他迫切問題,例如剛才很多同事也提及的經濟不景、就業問題、財赤問題,以及與珠江三角洲融合等問題,而認為時間及資源不足,所以不進行公眾諮詢。我對此實在不能百分之一百認同。

自由黨的資源有限,所以我們只能諮詢議員所屬功能界別的意見。政府的資源較多,有多位局長分擔不同的職務。林局長掌管的是政制事務,他的主要工作不是改善經濟,改善就業。那些工作會由葉局長、唐局長及馬局長等處理。不過,負責這項議題的主要官員始終是林局長,這是他的工作範疇,既然他認為辦不來,自由黨為了支持主要官員問責制,便必須考慮他的意見。

剛才很多同事很具體指出由功能界別選舉產生的議員缺乏代表性或代表性不大,所以應該全面取消功能界別議席。我相信在現時經濟不景的情況下,如果諮詢香港六百多萬市民的意見,問他們是否支持全面直選,他們會表示支持。可是,反過來說,如果問他們是否覺得現時立法會內由功能界別選舉產生的議員對香港一些貢獻也沒有,無論是在改善經濟或就業方面,我覺得他們也未必認為全部由功能界別選舉產生的議員都無用。因此,我覺得應該進行廣泛諮詢。我們也覺得如果現時開始研究,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前進行公眾諮詢,會比較恰當,因為這樣可以讓參選的議員清晰告知選民他們究竟支持甚麼。

基於我剛才所說的理由,自由黨最終決定表決反對劉炳章議員的修正案。對於黃宜弘議員的修正案,我們最初是贊成的,但後來他表示情願我們支持劉炳章議員的修正案,這令我們很難做,於是我們對於黃宜弘議員的修正案,惟有表決棄權。至於劉慧卿議員的議案,我剛才已說過,為了尊重主要官員的意向,自由黨決定棄權表決。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