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施政期望」議案發言


主席女士,我等待到這麼遲才起來發言,是希望多聽數位民主黨議員對施政期望的說法。

主席女士,我對李柱銘議員提出議案時所說的一番話,覺得十分不認同,同時亦有些失望。他在其中發表了很多口號式的說法,例如他用英文說for the rich、by the rich等,在今天的香港,還以這樣的方式分化社會,實在是不太好的。事實上,有投資能力的人如果自己沒有多少財力,也很難作投資,難道他可單憑茪@盤生意向銀行貸款,自己完全不投入資金便成嗎?反而我在議事廳內外,多用點心機聆聽民主黨及其他議員發表時,發覺很多特別關於民生的見解還是可以認同的,而自由黨也感到非常認同,所以我認為將來我們很有合作的空間。

主席女士,由於我代表自由黨加入行政會議後,有很大機會與所有主要官員就各項政策的範疇表達自由黨的意見,所以自由黨今天發言的議員不多,我們只會就數項自由黨認為較重要的未來施政方面看一看。

第一點,我們都可以看到,政府現時有一項新政策,就是設立了11位新任的主要官員。如果我們經常提醒他們,行政長官在去年的施政報告承諾了甚麼,前年某一位主要官員又說了甚麼等,便猶如要求他們全部承擔以往的包袱般,我覺得這樣的做法會令新任的主要官員難有作為。我們是否應該給他們一個機會,讓問責的主要官員在未來的5年堙A制訂今天所有政策的範圍,讓他們猶如拿起一張白紙,從零開始做,讓他們發揮自己的意見、看法,而無須完全就茈H往政策範圍來辦事,或要求他們將第一屆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政府所開始做的工作全部兌現?當然,我亦認為他們須檢討及研究以前所作出的一切承諾,而並非可將之全部拋掉不理會。事實上,在他們處理任何一項政策時,無論屬於教育、醫療或經濟範疇的(說來說去也不外乎這數項),亦應該讓他們享有作出決策的自由,不要不斷的追問、催促他們去年承諾了甚麼、甚麼的。正如劉慧卿議員剛才所言般,提到基建又說要停止,其間又指可能製造失業,那處又出現財赤了等,究竟他們應優先處理哪項才是呢?我覺得第二屆特區政府在這種新的形勢下 ─ 即設立了主要官員問責制之後,應就須予處理的有關事項排列優先次序。

主席女士,我亦想指出另外數點。朱幼麟議員提到有關公積金制度,並問及此制度今天是否對我們社會的日常運作造成很大的影響呢?我跟他有同感。社會上有二百多億元(即僱主供款5%、僱員供款5%組成的)資金暫時不能動用,要留待日後數十年有關供款人退休時使用,而這些資金有七成已調往外國作投資,反過來說,即實際上幫助了很多國家,例如美國獲得經濟復甦,而香港整體社會卻少了二百多億元可作為周轉的資金,這也是令香港經濟這麼差勁的其中一個理由。

主席女士,自由黨認為未來的經濟仍須讓港幣與美元掛u,因為香港現時經濟這麼疲弱,即等於我們正在楝f中,如果我們在今天考慮脫u的做法,實在是不恰當的。以前,我們經濟強勁、增長率很高、失業率很低,當時也沒有進行脫u,到了今天做便較難進行了。我希望有一天,香港的經濟迅速轉強,失業率降低,讓我們恢復能力時才再考慮這個問題。在這個大前提下,變成了我們可以做的,不外乎香港本身的事項,即使遊客因港幣昂貴而兌換減少,在國際自由市場上來說,我們對這情況也是無能為力的。

香港現時究竟可以做到甚麼呢?自由黨認為政府現時推行穩定樓宇的措施是應該做的事,即是說,我們覺得政府應停止出售居屋及公屋。九廣鐵路公司、地鐵有限公司及市區重建局所出售的土地亦應交回政府統一安排,以便可做到政出一門,而非政出多門。自由黨覺得政府在賣地方面應可停止兩年,讓市民獲得一個清晰的信息,亦希望地產市道可以復甦,令香港擁有樓宇的140萬人士得益。當然,我亦絕對認同,地產商所持有的7萬個單位亦會得益,但我希望大家所持的看法是,不要常常以為政策會便宜了地產商而不贊成,致令香港擁有樓宇的140萬人士因而受害。

此外,還有一點,我覺得就人口政策方面,除了150名限額是家庭團聚外,政府可以對那些有意來港投資、定居或憑一些計分制度而來港的人作些考慮,無論他們是大學畢業、有高深學問或識英語也好,如果容許他們經營小生意、投資數百萬元,或購買一層樓宇便可來港定居,又或輸入專才;即以諸如此類的方式,引入國內人士投資,讓他們可來香港定居,亦可使另外一艦8~人士有就業的機會。

主席女士,最後,我亦想說一說,我們賴以成功的一項大因素是,香港的稅率低而簡單。本港現時處於一個財赤極為嚴重的情況,自由黨有些擔心政府會從加稅或開徵新稅項方面茪漶A如果真的這樣做,普羅大眾及工商界一定會感到很難負擔得起的;變成唯一的選擇便要提到節流了。當然,在節流方面,自由黨也感到很失望,我們經常提到,最大節流的可能性是公務員,我們所指的是人數和薪金方面是否可減少一點。就茬o方面,我們很同意陳智思議員的說法,雖然他是提出從高級官員茪漶A但我們則覺得也應從整體公務員再考慮這問題。我們希望在新檢討中,會就薪酬水平的趨勢進行調查,當然,即使調查結果顯示薪酬偏高,亦無須一次過削減太多的,而按照《基本法》,薪金的減幅亦是有限。不過,政府可就這方面下點工夫,我覺得這樣做對香港整體的財政亦會有所幫助,希望大家在未來1 年能把問題解決。

至於其他的意見,自由黨打算讓行政長官及11位主要官員先行作公布,希望我們在1月份再作辯論。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