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檢討土地政策」議案發言


代理主席,政府過往經常指出,當局以土地資助發展具商業性質的基建設施,並非甚麼新鮮的事。從1984年發展灣仔會展中心一期及兩鐵沿線物業發展的成功,均可以證明這種做法是可行和具成本效益的。但是,我想指出,這種做法在個別情況下的確是行得通的,但並不代表這種發展模式可以應用在任何項目上,更不應該單憑兩鐵和會展一期的經驗,便認為這種做法萬試萬靈。

原因是每個不同的發展項目也有本身的特殊性,並不可以一概而論。就以原議案提及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為例,政府開創了前例,以土地資助的形式來發展大型文娛康樂設施。香港現時所有的文娛藝術設施,例如尖沙咀的文化中心、紅磡體育館、尖東的科學館和歷史博物館等,以往從來不是使用這個模式的。為何今次又要改變以往的模式,來一次重大的政策轉變呢?

其實,很多社會人士均指出,很多專業人士,如建築師、測量師等告訴我們,由私人發展商,特別是單一個的發展商營辦文娛藝術設施,未必是一個最理想的做法,因為他們缺乏這方面的經驗;況且,他們也不懂得屆時應引入哪些文娛康樂項目,例如在外國找哪些歌星來港?收費如何?他們會否純粹從地產商的角度出發,以致收費過高?正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苤A地產商是商業機構,無理由做虧本的生意。將來在這個模式的經營下,會否影響文娛康樂方面的設施,從而令巿民看不到應該看到或想看到的表演呢?巿民對此亦感憂慮。由不熟悉文化事業的單一發展商來承擔如西九龍如此龐大的一個項目,我們覺得風險很大。

代理主席,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我們覺得一個比較可取的做法是把這方面的發展(即西九龍的項目)分為兩部分,把文娛康樂部分和地產部分分開處理。文娛康樂方面由政府處理,而地產部分則以分件形式拍賣,使更多發展商可以競投,地價便可以如昨天那幅地般不是太高。如果有更多人競投,便可取得較佳價錢,避免由一兩間有能力的,動用數以百億計投資的大地產商競投,令巿民有壟斷的印象,以為只有一兩個大型地產商才可以投標,而不是任何地產商也可以做得到。這做法會較能達到計劃的原意。

至於葉國謙議員提出的修正案,自由黨是支持的。因為他只是在原議案上加上一句:把“其他符合公眾利益的建設苳]包括在內,我們覺得這點是好事,如果政府可以考慮,也是合適的。

但是,對於黃成智議員提出的修正案,要求將所有以土地資助具商業性質的基建工程,包括兩鐵和機場管理局(“機管局苤^等公司的批地項目,均交給立法會審批,自由黨是有所保留的。我們所持的理由是,政府現時拍賣的所有土地,並沒有把每一幅均交由立法會通過。就以昨天拍賣的那幅土地為例,政府在作出決定後便進行拍賣。反過來說,如果兩鐵或機管局在拍賣每一幅地或與人簽訂合約時,均要提交立法會審批,這會有違我們以往的一貫做法。我們對兩鐵是訂有條例, 監管兩鐵如何賣地和發展物業的。

我也想指出,立法會的主要職務,是審議法例和批准公共開支,但是否批出土地,則屬於行政職權範圍。如果立法會連這個權力亦收歸己有,豈不是混淆了行政與立法的角色?

再者,以地鐵為例,它是一間上巿的公營機構,須向小股東負責,而沿線物業發展佔其利潤超過50%,是補貼鐵路服務開支的一個重要財政來源。因此,任何有關地鐵審批地權的改動,也會影響小股東的利益,並削弱了地鐵在收入方面的彈性。如果政府真的要這麼做,他們便要另外注資給地鐵,取回賣地權。我們覺得這種做法可以考慮,因為這可以保障小股東的利益,而且從投資者的角度來說,兩鐵(不單止是地鐵)如果改變現時的審批權,一定會令投資者對兩鐵將來合併上巿的計劃或分拆上巿的計劃信心減少。政府在售賣資產時,也可能得不到理想或較好的價錢。

最後,我想重申,自由黨是支持一個公開、公平和維持自由競爭原則的土地政策,最重要的是,防止賤賣土地。但是,我們也希望政府可以更好地統籌土地的供應和協調兩鐵的批地計劃,特別是地產巿道現時剛剛復甦,如果兩鐵可以繼續隨時隨地拍賣土地,或與地產商達成協議發展,我們擔心現時剛剛復甦的地產巿場會受到沖擊。因此,在這方面,希望政府能協調兩鐵拍賣土地的模式。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