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勞動節」議案發言


主席,自從第一屆立法會以來,勞工派的議員每逢五一勞動節前後,均會提出有關保障勞工權益的議案。這數年的議案和修正案均比較具體,多數在議案措辭內具體提及集體談判、最低工資、連續性合約、不公平解僱等,所以自由黨多年來一直表示反對。

今年,原議案提及“促請政府確保全港工人得享尊嚴工作的權利”,而梁富華議員的修正案又提及“同心協力,互相關懷,共同締造更和諧的勞動關係”,我們覺得這些全部是自由黨可以支持的。

梁富華議員的修正案提及“透過強化保障勞動者權益的意識”,他這個“強化”的字眼,是否等於要再訂立很多法例?對於這一點,我們是有所保留的。然而,我剛才聽了他的演辭後,發覺他並沒有提及這點。事實上,他只是舉出很多具體例子而已。

主席,自由黨覺得今時今日香港的勞資關係,如果能像劉漢銓議員剛才所說是可以團結,那麼,在現時的環境下是最為重要的。我們也提到,在勞工處官員的協調下,透過勞工顧問委員會不斷化解了不少緊張的勞資關係。事實上,今天的香港社會是和諧的。試想想,在其他很多地方,如果他們的經濟環境也一如香港今天這樣,有很多人失業,很多僱主有困難,再加上現時非典型肺炎的特別情況,很多僱主說要留職停薪,他們會否也像香港這樣,出現很多僱員很樂意地與僱主商量,接受有關安排的情況?香港的僱員、僱主,可以說是實事求是地處理問題。僱主在可以維持下去的情況下,是不會要求僱員留職停薪,也不會要求他們削減薪金的,這是代表了好的一面。

多位剛才發言的議員提出了許多具體例子。整體上,我覺得一定會有個別僱員是要面對這樣的僱主的,而反過來說,亦一定會有這樣的僱主。不過,我覺得整體而言,香港的僱主和僱員雙方面都是有良心的,除非逼不得已,否則是不會做出數位議員剛才所提出的許多特別事件的。

劉千石議員今次在議案措辭中,特別提到尊嚴工作的說法。雖然聯合國是有一系列的定義,但劉千石議員本人也說,最低工資和集體談判等事項,在香港是有些爭議性的,亦有不同的看法,所以他便沒有具體放到議案內爭取。我反而覺得,以香港的自由經濟社會而言,最重要的是令經濟得以持續發展。

回顧數年前,當我們的失業率維持在3%至4%時,爭取勞工權益的聲音反而是很響亮,認為只要僱主、商界賺到錢,便應多分一點給僱員;如果不願意分,是否便要立法,以保障僱主會把利潤分給僱員?當時的聲音是較現在強得多。

回看今天,失業率非常高,很多老闆的生意很難做,破產個案在近兩年不斷上升。舉例來說,今年首3個月的破產個案已達8920宗,遠高於去年同期的4000宗。然而,在今時今日生意難做的情況下,勞資關係反而是更和諧。很多“打工仔”目睹公司生意越來越差,酒樓沒有生意,他們體諒到老闆不單止沒有收入,而且還要虧本。當然,“打工仔”會顧慮到自己不獲發薪,但也看到老闆除了自己沒有薪金外,還要賠本,因為老闆要交租、要發薪金,但卻沒有生意。他們體諒老闆的情況,便跟老闆協商,在雙方同意下,有些僱員是減了一點薪金,有些則是留職停薪,作出了較為妥善的處理。我覺得這可能便是香港的特色。這個特色如可繼續強化、繼續保持下去,經濟便有機會快點復甦,這是我們所希望的。當然,我整個說法是基於港元與美元掛u的大前提,至於其他方面,只有藉地產租金或工資作調整,這亦是我們唯一可採取的處理方法。

主席,自由黨今次是多年以來,第一次表決支持原議案和兩項修正案的。謝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