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反對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議案發言(4/5/2005)


主席女士,日本政府最近通過右翼團體編寫的新版中學歷史教科書,篡改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侵略鄰國的史實,觸發了內地多個城市連續3星期爆發大型的反日示威,而香港方面,亦有和平的示威活動。

雖然今年已經是中國抗戰勝利60周年,不過,抗日戰爭的慘痛歷史,我們是不能忘記的。我們很希望全世界所有人都能夠以史為鑒,不要讓此段慘痛歷史重演。因此,自由黨十分贊同今天原議案的精神,譴責日本政府篡改歷史、逃避責任的行為。

雖然現代資訊非常發達,日本單方面掩飾真相是行不通的,但教育可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對下一代造成深遠的影響,所以我們有必要提出嚴正抗議,要求日本政府正視歷史事實,以及徹底放棄軍國主義,令後代認識這一段慘痛的歷史,並時常警惕,防止軍國主義死灰復燃。

雖然在中國發出強烈抗議之後,日本首相在印尼參加“亞非峰會”時,對該國在第二次大戰時的侵略暴行“致歉”,但又一如剛才兩位議員發言所說般,我們要保證日本徹底放棄軍國主義,不單止“聽其言”,還要“觀其行”,就是日本政府要面對歷史,要表達出真誠的悔意,並且作出實際行動,例如對以往受害的國家和人民道歉及賠償、停止一切企圖侵佔鄰近國家和資源的行為等。

近年來,日本多番企圖侵佔中國領土釣魚台及東海油氣田,便正正顯示出該國沒有認真地從歷史中汲取教訓,仍然受到軍國主義的餘毒影響,所謂“致歉”,其實也只是表面工夫而已。

因此,我今天提出的修正案,是在原議案的基礎上,再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停止侵佔屬於我國領土的釣魚台列島及東海油氣田。

釣魚台列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點是無可置疑的,但日本右翼分子多年來巧立名目,以修理燈塔、保嶽上安全等理由,對釣魚台一帶海域進行實際警戒。又做出一些小動作,例如向所謂“島主”續租釣魚台;而日本政府最近更將行動升級,將那些所謂的民間設施列為國有,新改動的教科書更直接把釣魚台稱為日本領土。

種種事例都顯示日本想製造所謂的“既定事實”,向國際社會表示自己已實際控制茬迅膝x。

至於東海油氣田,日本主要是想利用國際法的灰色地帶,混水摸魚。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沿海國可擁有與大陸相連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但東海海域最闊的距離才360海里,故此出現了40海里的所謂領域爭議。

可是,中國一直抱茪芚蝶A度,在過去二十多年,一直邀請日本共同開發,只是日本不理中國的好意,自行邀請日本民間財團在該區進行工程,並曾經派出飛機和船隻往中國企業開發的“春曉油氣田”視察,以及指責這些油氣田會“吸”走屬於日本的資源。可是,事實上,即使依照日本以“中間線”劃分領土的主張,該油田也是位於東海中間偏中國一側的5公里。由此可見,日本政府的指責,根本就是強詞奪理。

直至最近,胡錦濤主席與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會面後,日本才宣布會與中國商討聯合開發,但仍然開出條件,就是商談時要包括“整個東海”。

自由黨認為,日本連串的行動,根本就是想控制釣魚台及東海水域一帶蘊藏的豐富天然資源。因為據專家估計,釣魚台一帶海域,可能蘊藏大量石油,而東海已知的石油蘊藏量更超過250億噸,天然氣達84,000億立方公尺,所以難免使日本希望得到這些經濟利益。

我們希望中日兩國的商討,可以達成共同開發東海的雙贏方案。不過,我們認為,歸根究柢,日本必須先認真反省過往的戰爭過錯,徹底放棄軍國主義,停止所有對中國領土的侵略性行為,這樣,中日商談才真正有意義和有成果。

至於何俊仁議員的修正案,關注日本擬加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問題。溫家寶總理曾說過:“只有一個尊重歷史的國家、敢於對歷史負責的國家、能夠贏得亞洲以至於世界人民信任的國家,才能夠在國際社會發揮更大作用。”

因此,我們認為,日本只有對其過往的戰爭暴行作出深刻反省的行動,例如以“謝罪”的形式表達、停止官式參拜靖國神社及徹底放棄軍國主義等,才有資格討論其加入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問題。因此,自由黨也贊成在日本未有履行應盡義務之前,特區政府應促請中央政府行使否決權。

說了這麼久,我想特別聲明一點,就是大家要在這問題上保持理性,認清楚我們反對的,是日本右翼分子和現時日本政府的所作所為,對於日本、普遍日本人,我們不應盲目反對。其實,我們也很高興看到香港人早前以理性、和平的態度遊行,表達對日本政府的不滿,所以,我希望各位議員支持這項議案和兩項修正案,再次向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發出強烈抗議的信息。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