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反對官這勾結及利益輸送」議案發言


主席,吳靄儀議員碰巧是早我一位發言的議員,她提出了很多問題,就讓我代林健鋒議員回答吧,因為我們自由黨對此問題的看法是一致的。

直選是否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呢?是否香港現時所有的問題,全部也是因為沒有直選而出現呢?在港英年代,港督是被英國派來的,香港沒有直選,那麼當時的擢袘行和渣打銀行是否沒有所謂的官商勾結和利益輸送呢?是否現在才有這問題呢?美國的選舉是一人一票的,是否這樣做之後,布殊總統和德州的大石油公司便沒有關係呢?布殊總統當選後,有否委任哪一位“老友”到英國擔任大使,到法國出任大使呢?有否照樣頒發獎狀給他們呢?我覺得全世界不論以直選、間選或任何方法選出領袖,大家可以說是有官商勾結和利益輸送的問題,也可以說是沒有。

具體一點的回應,我們現時的選舉委員會人數是800人,來自工商界的有200位,佔了四分之一,倒過來說,非工商界的委員有600位,佔了75%,如果行政長官只顧及輸送利益給工商界,其他3個界別也不會推選他了。倒過來說,行政長官是否要輸送利益給其他3個界別呢?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議員是否便要全部聆聽地區人士的意見?或以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行政長官是否要全部聆聽地區人士的意見,單是輸送利益給市民呢?那時候便變成官民勾結了。官民勾結、輸送利益似乎是很應該做的事,政府收取稅款,是要照顧普羅大眾的,醫療、教育,甚麼也要顧及,這些是否屬於利益輸送?這些都不是官民勾結,也不是官民利益輸送,而是政府應該做的事。

主席,回應了吳靄儀議員的意見後,我想說回我當初想說的內容。我覺得就現時關於官商勾結或利益輸送的問題,是應該以comparative的角度,即比較的角度來看。當然,從比較的角度出發,我們可將現時的香港和以往的香港作比較,或將現時的香港和全世界其他國家作比較。從一個地區上,我們看到自己地區的問題,會對某些地方感到不滿意,例如數碼港事件,其具爭議的地方是沒有招標。然而,是否沒有招標便一定是輸送利益、官商勾結呢?迪士尼樂園也是沒有經過招標過程的。當然,你會說可以興建迪士尼樂園的,只有一間公司,但興建數碼港的,卻未必只有PCCW一間公司,政府可以多找數十間公司投標。我相信政府得了這次教訓,日後不論做甚麼,如要增加透明度的話,便可能會招標。可是,進行招標後,會否擔心香港商界或國際商界有好的建議時,不再與香港合作,而直接與廣州、上海或新加坡政府合作?因為他們到那邊與政府商討合作後,如果政府覺得可行,便會將項目交由他們發展,而不會將這些具創意性、好的建議再進行招標。如果政府是會將建議項目招標的話,商界已做了這麼多研究工作、發展工作,為何還要與政府合作呢?不過,我也明白,既然香港市民有這種看法,政府要這樣做,自由黨也是支持的。

我相信將來商界如有很多好的建議和項目,也未必會再交由香港政府發展,而會找另一個城市商談合作,因為別的城市在招商過程中,可能會提供稅務優惠、土地優惠,甚至各式各樣的優惠。因此,事實上,優惠、合作或勾結的界線是很含糊的。當然,自由黨和很多商界人士也覺得自己沒有勾結,但民主派卻覺得香港出現這種情況,這或許是我們當局者迷吧。所謂旁觀者清,要看清楚情況,便要看看外國的雜誌報道、研究中心的結果。林健鋒議員今天多次提及Heritage Foundation(美國傳統基金),還有Cato Institute、Fraser Institute(這間是加拿大的)。此外,世界反貪污監察組織的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最近公布全球146個地區的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香港被評為亞洲第二。當然,亞洲區貪污情況可能較嚴重,所以即使排行第二位也不是很好的。可是,相對於外國,香港的貪污情況也不是很差的。因此,主席,我覺得我們應看看世界上其他國家如何看香港。美國商會是否覺得美國公司來到香港做生意時,由於沒有機會跟高官勾結或由於不聘請高官,而全部輸蝕給香港財團呢?又或許是否因為以往由英國人管治香港時,所有高官已退休返回英國,且沒有到香港的英資機構辦事,所以便不存在利益輸送呢?

我覺得香港的法治經過如此多議員監察,而政府現在也決定將大部份項目進行招標,這便是最好的證明,而國際評論和基金也覺得香港在這數項類別中,是全世界最好的。我相信外國專家的評論,多於相信香港的議員。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