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調低電力及煤氣收費」議案發言


主席,李華明議員的原議案的用字是“鼓勵各機構因應其個別營運情況,調低收費或向用戶提供優惠,以減輕市民及工商界的負擔”。吳亮星議員為了令議案的建議更清楚,便在該段文字前面加上了“在保障投資者依法經營和訂價權利的前提下”來進行同樣的事。自由黨見剛才數位議員都說過,其實我們覺得原議案和修正案的目標都是一致的。李華明議員從來沒有說過民主黨認為沒有需要保障投資者依法經營的權利,但吳亮星議員卻認為寫得清楚些會較好。事實上,我希望兩位議員會互相支持各自提出的議案,不要讓議案內的信息發出時產生一些會令議員感到遺憾的事。

主席,自由黨剛才有數位同事都已發言,大家都認為只有在保障合約精神和經營的大前提下,現時商界的運作事實上一直都是有商有量的。例如在收租問題上,現時有很多租客付不起租金,但仍有租約存在(當然,梁耀忠議員可能還未遇上這些情況),有些業主也會自動與租客商討減低租金,因為收到一些租金總比完全沒收到租金的為好,而倘若那間公司倒閉、破產等情況便更糟。做其他生意的租客,例如做出口生意的,亦會在很多情況下遇上困難的。他們有很多客戶可能也會有困難,加上外國經濟不好,他們的客戶收到貨後,可能會向這些租客提出,他們不是想取消下一批貨物的定單,但價錢方面可否稍減呢?我覺得合約的精神固然須遵守,但做生意最要緊的是仍須有商有量。

在這個電力問題上,自由黨的觀點是,當年訂下准許利潤的年代是八十年代,那時候,香港的經濟很蓬勃、經濟增長率很高、失業率低、利息高、借貸成本高、通脹率也高。那時候,政府訂了一個在今天的角度看來好像高得過分,達13.5%的所謂“准許利潤”,但當年大家對該比率亦無可厚非。當然,25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直至今時今日,特別是近數年,香港卻變成處於一個通縮的環境,這“准許利潤”的定義,究竟是否已變成了“保證利潤”呢?

我認為政府在作出中期檢討時,即明年所需進行的中期檢討堙A真的應該跟兩間電力公司(“兩電”)商討此事。在八十年代,當時的經濟情況通脹率接近10%,利息又是約10%,所以,13.5%去8%、9%或10%的通脹率,兩電的實質利潤只有5%至6%。然而,時至今天,就香港在通縮、負增長的情況下而言,這13.5%加上剛才所說的實質利潤,回報率達到18%至19%。事實上,這是非常之高的。如果我們看看兩電來自利潤管制業務的利潤,中華電力有限公司在1997年的利潤是47億元,直到今天,利潤是54億元;香港電燈有限公司在1997年的利潤是40億元,直到今天,利潤是56億元,這都是非常好或增長非常高的回報率。這個回報率,在今天的經濟環境堙A是要付電費的商界和市民從其他業務中都不能達到的。

當然,反過來說,我們也應該代兩電說回一些公道話。香港今天所擁有的電力穩定性,令我們的經濟有所發展和我們的市民享有居所的安全,其實它們是下了不少工夫的。我們也曾問政府在儲備電力方面,有否需要達到40%至50%之多,導致我們現時須就此付款,我相信這問題將來是有需要作出檢討的。

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顯示,我們在過去18年的電費其實增加了30%,比其他項目都低得多,例如交通費,在過去18年增加了250%、租金增加了180%、工資亦增加了250%。當然,從兩電的角度看,18年以來才增加30%的電費,其實並不是很多,那麼今天為何要作出檢討呢?市民今天面對荍x境,他們是不會理會兩電過去18年的增幅偏低,他們只是覺得今天生活困難,兩電可否採取一些措施作為援助呢?

大家可以看看今天租金相對於冷氣費的比較。剛才梁耀忠議員提過,現時有很多乙級寫字樓,租金可能是界乎每呎7至8元,但冷氣費卻界乎每呎2.5至3元。當然,過去,甲級寫字樓在收取每呎50至60元租金時,收取的冷氣費為每呎2.5至3元,於是便可能覺得冷氣費對租金影響不大。然而,在現時的環境下,無論是商場、大部分的中小型企業,以至剛才數位議員同事所提及的廠家、做飲食業的,他們都不是大地產商,而他們的經營成本中卻有10%屬於電費支出,這筆是十分可觀的支出,與此同時,他們的利潤卻可能只有1%至3%。如此高的電費,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了。

我覺得今天的議案最要緊的,是希望兩電看清楚我們議案中的用字。事實上,我認為這些用字可算溫和,特別是用字是由民主黨提出來的,看來都不像是由民主黨提出來的議案,例如所用的只是“鼓勵”、“營運”等詞。在這情況下,我希望兩電和煤氣公司會認真作出考慮,亦希望兩位議員可以互相支持各自提出的議案。謝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