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委任最少的區議員」議案發言


主席,今天我們辯論的議題,好像從區議會應否有委任制度的這項議題分成了兩個辯論,一個是究竟委任制是否很不妥當;另一個是區議會扮演茯し簳丹漶A以至委任制是否有不妥當之處。

我覺得就委任制度而言,在座很多位同事,連民主黨的議員在內,都有被委任在政府的機構內工作的。我現在拿茪@份資料來看看 ─ 張文光議員被委任於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單仲偕議員,被委任於MPF的委員會;羅致光議員則被委任於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所以,說到委任這個制度,我相信民主派、民主黨全部接受的,否則,他們也不會接受委任到政府機構服務了。反過來說,你們可說你們的提名政府完全不接受嗎?這埵釣狺l可證明給人看,你們也有很多人是在這個委任制度下被委任的。

多謝主席,你的判斷是英明的。我這樣說,正正是因為民主派很多人在詆狻e任制度。當然,委任制度是全世界也有的,不要說英國才有,或現在才有,而我覺得委任制度不是一定行不通的。

現在說回區議會現時的爭拗問題,其實,我也明白當中的爭議地方何在。區議會像立法會般,畢竟是一個政治功能的組織,是一個地區的組織,如果循茬o樣來理解,看法便不同了。以前,政府委任區議員,是因為區議會選舉中,只限該地區的居民才享有投票權。

主席,各位同事,我是可以從兩方面談一談的,因為我既當過委任議員,又當過民選議員,而現時則兩者皆不是。當年,我被委任到葵青區議會,因為我的廠房在葵涌,但葵涌的工業家全部都不在該區居住,工人則居住在葵涌區。政府考慮到如果委任工業家加入葵涌區議會,不知他們是否可以提供一些意見協助運作呢?我覺得我當時提供的意見是有效的。當初,委任議員是多於民選議員,但後來,民選議員便多於委任議員。如果有人認為不應委任一些只在當區工作的人加入該區區議會,只有在該區的居民才可當選為區議員,這種想法可能是對的,夜間在該區居住的人可令該區的區議會運作更佳,但日間在該區工作的人同樣可有效地提供意見,例如就巴士應怎樣安排,是否准許貨車上落貨等方面。事實上,我覺得大家當時區議會的辯論過程中,沒有太多的反對意見。會議中,有人提供了意見,大家接受後,便達成一個共識,然後建議政府應怎樣做。

大家可以說,今天可能有些不同了。既然多年來已經有了很多民選區議員,是否還有需要作委任呢?現時中環是否有人居住呢?中西區議會的工作涉及整個中環日間的運作,委任一些區議員,是否也可以提供協助呢?我覺得政府在進行委任時,應先等待民選議員產生後,看看區議會可能缺乏了甚麼專業人士,才委任他們加入。以中西區為例,上一屆,我清楚記得,我參選山頂區的民選議員,贏了梁永安先生,他是一位會計師。後來,政府委任了一位楊兆全會計師,他當了中西區區議會財政事務小組主席。我覺得他很能幹,今次他會否繼續被委任,我當然不知道。他不是自由黨的,是無黨派,是獨立的。按這個例子來看,我認為委任議員是行得通的。楊兆全會計師是個非常勤力的人,每次會議都出席,提供了很多意見,民主黨、民建聯都佩服他。我覺得這樣的運作非常好。

當然,我相信也可以舉出另一些例子,像陳偉業議員所說,那些區議員數年內也不發一言,這些例子也可能是有的。在這些情況下,我絕對同意應勸諭政府不要再委任這些人。政府今次再進行委任時,當然要看看原來被委任的人這幾年來在區議會曾否付出貢獻。貢獻不一定是投票支持哪一方,貢獻意見也可算是,而這些意見也可分為是否具體,有利於區議會的運作,意見又是否好的意見。

主席,我也留意到,有很多政府委任的議員是要贊助區議會某些活動的,(現時仍流行這樣做,)民主派對這些做法可能興趣不大,以前沒有做過,現在也不會做。實際上,政府,可能是政務專員會喜歡建議委任某些人士,這些人的作為,與民主黨議員認為有需要爭拗的剛好相反,他們除了拿出所得的津貼作為贊助外,還會另行贊助中秋節、農曆新年,以至地區上的活動等。你們認為政府是否有需要得到一些此類的委任議員來扮演這類的角色呢?可能政府覺得是有需要的。有些委任議員實在是出錢又出力,所贊助的款項多於他們拿取的津貼或薪酬。

所以,從民生的角度、從地區事務的角度來說,我絕對覺得有小部分委任議員加入是沒問題的,但我也絕對同意民主派所說,從區議會作為政治體制的角度來說,是出了問題。他們要問為甚麼政府委任的議員無須參選,競選的過程是頗為辛勞的,而且可能要花費3萬至4萬元才能當選。為甚麼這些人可以不參選而加入呢?還有,他們亦很關注另一個問題,就是被委任的議員可能會靠攏了其中一邊,足以影響選舉主席方面的結果。我覺得在這方面,政府是應該關注一下的。

就整體來說,現時有102位委任議員,剛才楊孝華議員曾說自由黨點算過,有政黨背景的委任議員只有三十多位,其他的是沒有政黨背景的。當然,民主派可能不認同這情況,他們認為獨立議員有可能是其他政黨的隱形人,事實上,民主派的區議員方面亦不少隱形人。大家經計算後,發覺在所有區議會選出的議員中,有民主派的,也有其他黨派的,而剛才楊孝華議員還說,在眾多的委任中,佔主席席位的有5位屬委任議員。我覺得委任議員在多方面其實是可扮演其角色的。

總括而言,我覺得就剛才眾多議員發表的意見中,政府要考慮的,是怎樣可以減少一些委任議員,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考慮委任議員過往在區議會曾否有貢獻。自由黨支持這些委任議員繼續被委任。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