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公務員政策」議案發言


主席女士,在今天的原議案和很多修正案的字眼中,也保留了數個說法 ─ 請政府充分諮詢公務員、制訂穩定公務員信心的政策、增加公務員士氣、或要求政府確保所有官員獲得合理的勞工保障等,當然,所有人聽到這些要求,均不會反對的。但是,就所謂的合理勞工保障,只有是當有人覺得這個界別受到不合理對待時,才會提出要有合理的勞工保障。工聯會提出這項議案,便會令其他人覺得香港的公務員不能受到保障,他們的工作情況很差、薪金較私人市場低,所有的津貼、福利等也相對較低。但是,事實上,情況是否如此呢?

沒有人會否定 ─ 包括自由黨 ─ 香港有一支很優秀的公務員隊伍,但即使是何等優秀的公務員隊伍,管治一個地方也要物有所值。現在,公務員到政府醫院求診無須診金,也無須請假去看醫生 ─ 很多私人機構的員工看醫生是要付錢的。公務員子女讀書也不用錢,不用交學費。公務員亦是社會一分子,他們也是社會上“打工仔”的一分子。當然,有些較高級的公務員屬於專業人士、中產階層;也有很多基層公務員,就等同於商界、私人機構的基層員工。事實上,他們是否真的如陳婉嫻議員所說,受到如此不合理的對待,而現在要確保他們得到合理的勞工保障呢?

兩年前,香港總商會曾進行一項民意調查,把公務員與總商會大部分大公司進行比較,發現他們的工資高出四成,其他福利,例如房屋津貼等更難以比較。總商會當時已表示,如果政府認為有關數字是錯誤的,可以自行調查,但兩年過去了,政府直至現在也不敢進行調查,因為得出來的數字可能真的較私人機構 ─ 加上這兩年來的通縮或加薪 ─ 還是差得那麼遠的話,應如何處理呢?

自由黨也認同政府的難處,《基本法》已確保公務員薪金不能削減至低於1997年前的水平,他們現時的薪金仍較私人機構高出三四成,如何處理呢?行政長官已答應的“零三三”方案,自由黨最終也只有無奈地支持。不過,實際情況是,政府2004-05年度的預算開支是2,122億元,包括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在內的員工開支佔七成,即約1,500億元。如果公務員薪酬水平真的比私人機構高出三四成,便是在1,500億元中佔了三四百億元。

我們回頭一想,社會要取得平衡,政府所收到的資源是要分配予整個社會的。我們上兩個星期曾討論第二期削減長者和傷殘人士綜援的問題,引起社會上很大的爭議,社會福利界的同事提出很多意見,當中涉及多少錢呢?3.6億元,只是三億多元而已。我們也討論到大學改制“三三四”,大學課程一年要增加多少錢呢?是18億元。劉健儀議員所提的1.11元柴油稅,加起來佔庫房11億元。至於大一點的數字,這兩年來為應付財赤而增加的稅收 ─ 我很認同單仲偕議員的說法 ─ 中產階層的薪俸稅在這兩年加了多少呢?1.5%,即68億元,公司利得稅增加1.5%,即35億元,這兩個較大的數目是68億元和35億元。很多立法會議員所關注的其他社會問題,加起來的數目也只是幾億元、十多二十億元,如果能減省這300億元的薪金(公務員的待遇真的較市面私人機構的員工薪金為高),我們其他很多問題均能獲得解決。楊孝華議員剛才代自由黨發言時也提到,我們現時的支出還是從GDP的23%減到22.5%,沒有國防和外交方面的開支,我們的GDP比例應該是18%至20%的。政府一直說想達致此點,但按現在的做法,真是遙遙無期了。

反過來說,自由黨覺得,如果有這麼多錢,政府如何可以做得好呢?陳婉嫻議員覺得現時是財赤的問題。我們則覺得不論是否有財赤的問題,這也是應該正視的。當然,1998、1999年的年代,政府錢多的是,沒有人理會這些,但現在政府沒錢了,這堶n加稅,中產要加稅,商界要加稅,反過來,弱勢社臚S遭削減福利,說的只不過是幾億元。我們認為應該研究當中最大部分的開支。當然,研究之後如果不能處理,那又是另一回事,但並非如陳婉嫻議員代工聯會所說,還要再保障公務員的合理勞工權益,把18萬名公務員和資助機構員工的待遇說得似乎比社會上一般人還要低許多,這說法實在不合理的。

當然,由選民角度看 ─ 我現在不再代表商會,我是新界東的直選議員,選民中也有很多公務員 ─ 我很多謝部分公務員對於我們所持的這個立場而依然支持我們,所以我相信公務員不認為這個問題無須正視。更好的方法便是:應外判的便外判,不應外判的便不外判。我們覺得很多過時的所謂津貼,是應該檢討的,並可在合法的情況下取消。有些福利是以前簽合約時訂下來,政府難以處理,我們是理解的,但整體而言,我們希望政府會再正視這問題。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