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財政預算」的發言


主席女士,

整體而言,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是平穩及審慎理財的,亦都沒有加稅的大動作,亦都繼續節流及滅赤,以及進一步發展我們的經濟。當中有很多的措施,亦都與自由黨的看法是一致的,所以我們是支持預算案的。

主席女士,我們在三方面,想給多一些意見司長,一點是關於發展經濟,一點是關於減輕中產的負擔,三是關於扶貧的問題。關於減輕中產負擔的看法,其實最簡單的,是涉及在零二及零三年,增加了對中產的入息稅,其實這方面的看法,民主黨、自由黨,加上民建聯,大致上都是覺得減回那些稅,因為這與利得稅基本上是不同的。利得稅在三年前是因為財赤十分嚴重的時候是加了,但工商界都十分明白,利得稅在加了的方面,是賺了錢才給的。但同時,在那一年加了的中產的薪俸稅,他們是不可以扣回子女的學費,或者供樓的,當然,有一部份。但很多其的消費是一定的,變了他收入多少,就要給多少稅。但我們覺得,現在的經濟,事實上,司長亦提到今年經營的赤字四百四十一億,遠遠的低過估計的四百六十六億,既然財政的狀況是比以前好了那麼多,發回我們在之前拿了多的人士,也就是中產,我覺得是應該優先處理的。當然,我們留意到供養父母、祖父母及子女的免稅額,這些都是有一定的幫助。但事實上,也不能幫助所有給政府加了稅的人士。我們覺得,在這方面,政府應該考慮,在現今政府財政狀況逐漸改善的情況之下,先還出這一筆數出來。

當然,在政府儲備及財政預算案方面,我聽到剛才李永達議員提到,外匯基金那一欄會不會有三百億,這一方面自由黨是有保留的。但倒轉頭,如果你拿一個固定的比例,也就是他今年外匯基金是賺了多少,固定的比例,加多一些給政府,我覺得政府是應該要考慮。因為外匯基金方面,未必年年都可以拿這麼多錢,所以劃一條線,就是三百億給政府,如果你賺多了,外匯基金為香港賺多了的時候,便撥多一些給政府,賺少便撥少一些。這對我們經常的支出是有幫助。這一點我們是支持的。

主席女士,在發展經濟方面,自由黨覺得扶貧是很有直接的關係,當然,今年的預算案,強調發展經濟、促進就業,例如那個五億元推動的促進就業、建物流園、環保工業,以及那個花了八點三億去做市區重建、樓宇維修,這些都是很有幫助的。這些措施,自由黨都是支持的。但是,這麼湊巧這兩天新加坡在提的賭場,亦都有了具體的建議,所以在發展經濟方面,主席女士,我想花一些時間說一說。舊年我們向司長提出這問題的時候,只可以用澳門引為例子。事實上,舊年我說完之後,政府並不十分支持,我都沒有再跟進那一件事。但近兩天,看到新加坡在說有關的問題,星期六,我去了澳門一晚,星期日回來。我去看了金沙的賭場,亦放低了多少,幫助澳門政府的財赤。事實上,我們看到那娛樂中心,是做得非常之成功,行過時很多人都不認識我,也有些人認識我,不認識我的,大部份都是說普通話的,可以看到絕大部份金沙賭場的人客都是國內的遊客。那些籌碼上的賭注,有些是三百到五百,有些是一千到三千,全部都在排隊。

當然,我們也要留意到,例由晚上十點多,星期六晚,一架的士都沒有,我的朋友說,你也不能這麼說,澳門只有幾百架的士,和我們劉健儀議員在香港萬幾架是沒有得比。但我們留意到,他們整個的經濟,聽當地的市民說,是非常之好。政府方面,我們也得到了一些資料,他們今年的預算案是花了一百二十億,但在賭場方面收入,可能由三百億加至四百億,就是說,他們一年之中在賭場之中得到的收入,可以讓政府支出三至四年。

所以,我朋友帶我經過他們的那條橋,是完全不收錢的,像我們的三條隧道也可以不收錢,他們在賭場方面的收入已經夠了。一條橋在維修當中,其餘兩條橋是免費的。澳門當然公務員也開心,因為政府財政好,可以加人工。另外,朋友也帶我去看了星光大道,是正在起的那兩間,那裡面積也不知有幾多萬尺,他們預計在零六年尾起好,雖要多五萬人工作,而澳門沒有那五萬人,所以須要在國內輸入勞工。他們用什麼辦法輸入,我也不知道,因為沒有問,但現在澳門已是全面就業的情況。

新加坡這兩日提出的建議,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說法,是在Marina Bay及聖淘沙,有十五至三十五公頃的土地,可以用。他們估計今年十二月中標的財團,在零六年六月開工,這一點,我覺得新加坡政府效率是十分高,二零零九年就可以開賭場,三年可以開賭。所以他們輸建的速度、政府的批則,營商環境可能比我們順利。他們估計,到時的遊客,可以比今天增加一倍,一年有一千七百萬人次,遊客的消費可以有一百八十億美元,比現在增加了兩倍。他們也估計,對整體的GDP,可以帶來0.6倍的增幅。當然,從我們現今扶貧的角度來說,在製造基層就業來說,新加坡起這兩間賭場,估計是可以製造十萬個職位。他們亦提到,房間只打算起二千間,主題公園,有購物商場、會議室、博物館那一些設施。

我們可以見到,新加坡有這樣的建議,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考慮一下呢?我們可以重新考慮一下。關於本地人是否可以賭。我們在報章上看到的文章,亦都知道新加坡曾經考慮過,不讓新加坡的市民入內,最終決定讓市民入內,但每人要收一百元坡幣一天,大概四百七十元港幣,希望以昂貴收費叫新加坡人不要賭。亦都有另外的條件,就是有財政困難及領津援人士不可以入賭場。當然,財政困難不知怎樣定義,賭場也不可以貸款給新加坡人。香港人去賭場可以貸款給我們。事實上,我們也留意到,如果香港起賭場,是否應該讓香港人可以入內,我們提議時,政府也建議港人不能入內,很多香港人都覺得應該給。另外,亞洲很多其他地方,如南韓華克山莊,以及越南、北韓、摩納哥的賭場,也不可以讓市民入內,因此,政府可以多考慮。另外,台灣、泰國及日本,當地的政府,也因為新加坡的建議,亦都在考慮起賭場的問題。

主席女士,為何在說財政預算案時說那麼多賭場的問題?因為,我們覺得從財政預算的角度來看,澳門賭場一年有三百億的收入。就算我們不做到澳門那麼大,因為做到澳門那麼大,可能導致他們不穩定。令到中央很關注,這是我們值得去想的。但如果,賭博的市場是這麼大,以至鄰近的國家都在考慮,新加坡在零九年、二零一零年可以建成,而我們香港研究都不研究一下。這又是否正確?

當然,我在之前也問了中央政府的意見,他們的擔心是,如果澳門已經有賭場,香港是多元化的經濟,亦都有迪士尼樂園,應該大家協調一下,大家做些什麼。這個想法,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以香港的立場來說,很多事可以協調一下,例如貨櫃碼頭,本來是香港獨家的,現在深圳鹽田都有。物流中心,我們做,別人也可以做。機場我們香港有、深圳都有。也就是說,不一定要分配到,香港只可以做幾樣,澳門做的,我們便不可以做。澳門一年花百多億,賭場的收入三百多億,到零九年如果我們起了賭場,他們在賭場我收入,已經可以花十多年了。而且,如果泰國、台灣、日本都在想,香港也應該多考慮一下。如果香港在這方面可以每年有二、三百萬收入,而又可以提供十萬就業機會,到時銷售稅就可能不用再考慮,因為銷售稅百份之五,只是百多二百億,另到普羅大眾擔心、遊客又擔心。

主席女士,另外一點我要說的,是有關遺產稅的問題,剛才李國寶、李永達議員都提了他們的意見。我們留意到,例如我們將七百五十萬的遺產稅,提升到二千萬,就可以令七成交稅的中產人士離開稅網,另外那三成的人士,就要繼續給。但那三成人士,在十五億當中,是在給八九億的。是不是這樣的做法,會比較恰當。這說法也不是沒有道理,但自由黨在作出深入了解之後,亦都與我們幾位功能組別,香港總商會及工業總會研究了,都是覺得我們要清晰的給投資者一個訊息,就是我們取消遺產稅。不是我們取消遺產稅,但又有很多但是及如果,例如只是銀行戶口的取消,股票取消、層樓取消。外國也有很多類似的情況,例如你賣國債,買了國債的收入,也不用交遺產稅。但我們香港作為一個城市,在取消遺產稅方面如果是一次過的,我相信對香港的長遠利益會比較好。但我亦都同意,很多議員認為,一取消遺產稅,就不見了十五億。但得到的利益,事實上是很難估計,但有些人就說,你很難估計,是不是也可以估計多少數字出來,如每年的投資,一兩年作一次的檢查,特別是國內的人在香港的投資,有沒有減少。買的樓,請的人數有多少,開設的投資額,製造就業在那裡可以推多少投資,有那裡可以製造多少經濟利益來說服我們?我希望政府可以做。

最後一樣,我要說一說,就是紅酒稅的問題。我們自由黨在這方面已經研究了很多年,真正的靚的紅酒,給很貴酒稅那些,好似遺產稅那樣,一定一早已作出了安排。好似萬幾元一支酒,有給八千元稅,還不如叫一位伙計坐飛機買回來。往往有這樣的安排,政府亦都知。所以舊年,自由黨提議是不是照收那八成的酒稅,但是有一個上限,五百元一枝又好、八百元、一千元又好,總之不能令香港的酒稅與外國比較起來,貴得太離譜。引致這麼多遊客的批評。

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