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立法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議案發言


主席女士,《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第二十三條”)是容易令人感情用事的課題,這是不爭的事實,而把它寫入成文法典內,肯定會觸發社會上激烈的爭辯和重大的疑慮。這正是主權回歸後,沒有立即提出此項立法的原因之一。

1997年7月,香港踏上了未知的旅程,無人能肯定一切將會如何落實。當時,保證也還不足夠,人們希望承諾會兌現。然而,如果當時通過煽動叛亂和叛國的法例,肯定會引發深遠而廣泛的關注。

過去5年證明了種種保證已然兌現。香港繼續享有自由,而這些自由是受到普通法的保護,並獲堪比小憲法的《基本法》所保證。因此,現在是適當的時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特區政府”)應按照法律規定制定法例,以確保最基本的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受到保障。

正當人人對港人當家作主充滿信心,而社會處於安穩的時候,就第二十三條立法,顯然是最明智的做法。一些為應付突發危機或其他問題而草率定立的法律,情況可能更糟,因為嚴苛的法例充其量也不會是最溫和的。以美國在九一一事件發生後通過的反恐法為例,正好展示我的關注。

世界上每一個國家均有制定保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規例。這些法例均由中央政府設計和規管,地方政府一概不得置喙。對於特區政府獲授權自行立法,我們應該心存感激。

政府如果要有效地且有效率地禁絕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它的行動必須有所憑藉,包括相應的法例和執行的權力。

主席女士,自由黨認為政府發表的諮詢文件所勾劃的建議至為全面而細緻。只要新定的法例繼續保護香港市民的現有的各項自由和權利,生活應該沒有甚麼改變。同樣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對諮詢有所貢獻,就一些影響我們的自由和權利的概念,表達我們的關注。

傳媒及公眾就立法一事提出了許多問題。一些人就這課題發表了激烈的言論,這是自由社會中完全可以預料發生的事。這樣也有助立法會議員在審議有關的條例草案時,時刻警醒必須在國家安全與個人自由之間求取平衡。

自由黨就一些問題有一些具體建議。我們認為立法建議中若干措詞過於含糊,例如“發動戰爭”和“竊取國家機密”等用語,應該更清晰地界定。

政府應該特別考慮我們對資訊自由流通和新聞自由的極度關注。毋用多說,如果香港失去我們所珍惜的美譽,即號稱是全東南亞擁有最多現成和最可靠資訊的城市,那麼外資企業的信心便會嚴重受損,而且很可能為經濟增長和外來投資帶來負面的影響。

政府曾在多個場合中向大眾再三保證,香港的生活方式不會受立法建議所影響。同樣重要的是,政府應確保本地一貫的營商方式不會遭受負面影響,以及投資者可繼續在開放而可預料的環境下營商。自由黨相信必須響亮和清晰地傳達這項信息。

我們可以理解,一些行業,包括國際銀行和中小型企業,曾就保護國家安全法例將如何影響其日常運作等表示關注。我們促請政府爭取每個機會,釐清這些備受關注的問題,諸如:

─ 和有某種政治信念的台灣做生意,是否等同分裂國家和顛覆,而這個“台灣”是指台籍人士還是台灣的公司,

─ 與海外組織的正常業務交往,會否構成與外國政治組織或團體聯繫的建議罪行;及

─ 假如港商擁有若干被內地列為敏感的經濟和商業資料,會否構成建議中竊取國家機密的罪行。

主席女士,假如傳媒感到它們監察政府和無畏地評論社會的功能備受制肘,是不符合香港的利益的,因為今天香港的成就全賴這些特質。

因此,我們要告誡政府,必須謹慎行事,確保新聞自由。因此,煽動刊物的定義必須予以清晰界定。我們亦相信有關管有煽動刊物的罪行定義過於廣泛,會令許多無辜市民入罪。因此,我們呼籲全面檢討此項條文,以期予以刪除。

警方強行入屋搜查的權力,亦引起重大的關注。政府建議由警司級人員授權行使此權力。自由黨相信這項權力必須有節制地使用,而且必須在緊急的情況下才可使用。即使是這樣,也必須由警務處處長授權方可行使這項權力。

我們希望政府在推出條例草案前,發表文件,臚列政府對接獲的公眾意見的立場,讓大眾得知政府就諮詢期間所發表的哪些意見作出了考慮。這樣肯定有助日後充分瞭解藍紙條例草案,進而展開更為平衡的辯論。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支持修正案。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