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全民對抗逆境」議案發言


代理主席,自由黨是全力支持全民對抗逆境的原議案和所有修正案。

代理主席,我覺得就這次非典型肺炎事件而言,香港是一塊福地,從來未發生過大事故,我們的地方也沒有水浸、地震等,面對現時的情況,很多市民和政府可能一時間也不能適應過來。在今次對抗非典型肺炎的過程中,當然,我絕對同意所有在我發言之前的同事所提及、對醫護人員的敬佩,我對醫護人員所作出的犧牲,要表示衷心的感謝。

當然,作為商界,我們也關注到自從爆發非典型肺炎事件後對商界的打擊,其間令很多受僱人士擔心會失去工作。最近一兩個月,我們可能也會集中精神來留意這事。這一兩天以來,在商業電台的“政事有心人”的節目中,黃毓民提出了一個問題,是有關現時非典型肺炎事件中的受難者的,即到今天為止,已去世的有157人,以及受感染的達1589人,雖然其中有79人已經出院,但還有798人仍在醫院留醫。我們可如何表示同情和關懷呢?當然,政府內部有很多程序和規則,對這些受難者來說,政府可能難以即時做到一些事。

張宇人議員昨天提醒我,工商界可否發起一些行動,為這些死者和受感染者做一些事呢?我今天早上打了數十個電話,大致上是跟工商界提及可否籌募一筆款項,以成立一個基金,使死者的家庭可取得一筆金錢,又使現時在醫院留醫的人的家庭也可獲得一些資助;至於已出院但又未完全康復的人,他們可能未必能立即恢復工作,又可否提供一筆金錢給他們?我很高興得知工商界朋友對此建議的反應非常正面。有時候,我會要求他們幫助工商界辦些事,或幫助自由黨做些甚麼,也要費一番唇舌,才可獲得他們的支持。不過,今天我雖然打了二十多個電話,但他們的反應卻很快。

昨天,我跟社會福利署(“社署”)林太詳細討論了有關的模式。林署長覺得,如果我們能籌募一筆金錢,社署願意代我們審核和批出。建議中包括例如就死亡的個案,會交由社署林署長作主(楊局長也知道此事的),每宗個案派發5萬元至20萬元,是讓林署長和她的同事作出決定的。我們也建議向仍然留院的人和康復的人提供每月3,000元至8,000元不等,為期3個月。當然,有些單身人士會獲得較少幫助,有家庭的可能會獲得8,000元。我們希望3個月後,這事件便可獲得解決。社署很客氣,說既然工商界出錢,便應由他們向社署發出指引。我說出了我們大致上的意思,至於具體的運作模式,當然希望由政府執行。

商界做事一向也是很迅速的,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快,而做法是要從寬。所以在兩個多小時前,我找到匯豐銀行主席柯清輝先生,由於明天是公眾假期,所以我們會盡快在星期五在匯豐銀行成立一個“工商界關懷非典型肺炎受難者基金”(說明是受難者的),相信星期一便已可把金錢撥給林署長的了。

林署長覺得如果我們工商界有多些人發起這事,讓社會上多些人認同是好事,所以我們建議捐款分3級數目,便是100萬元、50萬元和25萬元。可見的現象是較特殊的,以往,找人捐錢時,捐少數目的會較多,但今次立即認捐100萬元的反而最多,50萬元的較少,而25萬元的則最少。到目前為止,工商界已為這個基金籌得1,700萬元。我剛才也向林太提及此事,她說有1,700萬元,便可按照我剛才提及的準則派發了。當然,死亡人數仍會繼續上升,至於可否依然派發5萬至20萬元,屆時便由她決定。現時出院人數開始增加,反而就出院和復康階段,是否須每月給予3,000元至8,000元資助的此點上,她覺得可以具體一點為我們進行監察。

我也要提一提的,是林署長提醒我的事。為了使這次行動具有更大公信力,以及獲得商界更多的支持,我致電給財政司司長,詢問可否為這基金的捐款取得免稅的做法。那些錢不會很多,商界最後可能會連那十多個百分率的款額也捐了出去,但我相信這樣做可以提高公信力。財政司司長稍作考慮後,便立即說同意。當然,他仍要跟稅務局方面談一談,不過,政府今次的回應也非常快。

主席,最後,我想總結一下,自由黨和我們工商界能在一天之內辦妥此事,也代表了我們工商界的一些心意。正如原議案所說,全港市民也要各盡一分力,我亦希望工商界可以帶頭照顧這些受難者。謝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