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扶貧委員會的期望」議案發言


代主席女士,

剛才周梁淑怡在修訂之中,大致上說了自由黨對於原動議的看法,在辯論之中,我們也聽到許多其他議員的發言,我都想回應幾點,在扶貧的問題上,我們要一點要先確認的是,香港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很貧窮?好像各位所說,貧窮的問題是絕對地窮、還是比較上呢?自由黨認為,相對上的貧窮,你互相比較,是不設實際的,一個比一個,你當然有人會覺得比起另外一些人是貧些少,當然是會有人比較有錢。到底比了起來,大家都是住屋村的,你的工作比較好、你比較有錢些少,又如何呢?所以我認為要關注貧窮的講法。我們不同意一些議員所說,指香港有一百萬人在貧窮線之下,當然不是說夠食、夠住就不是貧窮,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當然我們的訴求是比較高的。但要求要高到怎樣,令我們可以判斷到香港有一百萬人是屬於貧窮呢?我就覺得數字是比較誇大了。當然我也沒有證明,如何證明那一百萬人是跨大了?例如,剛才一些議員也不能解釋,香港現在有一百萬人是真的貧窮。相對貧窮我是同意的,你一百萬人,比其他六百萬人貧窮,這個一定是對的。

我亦不同意今天拿出來說的,有一個最低工資,就沒有人會貧窮。我們覺得是倒轉頭,有了最低工資,可能很多人的生意最不住,直情要結業,可能會炒魷魚。這樣的情況之下,是不是更加貧窮,是不是要掉轉頭想想在津援方面,讓政府令到那些中產交多一些稅,這樣才可以解決,因為有了最低工資,因而有人失業的話,怎樣處理呢?最低工資在很多其他的國家,是有特殊理由的,我們香港是一個特殊的經濟體系,特別是與美金掛勾的情況下,會有什麼特殊的作用。

我們亦留意到,這數年的貧富懸殊,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有數年的貧富懸殊,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有新移民。最新的資料顯示,舊年新移民的數字是三萬五千,一來可能是國內的經濟發展較好,因此他們不來,二來也可能家庭團聚的數目,大部份都已經來了。從這個角度來說,可能未來幾年的新移民,比較上貧窮的新移民,學歷低的新移民的少的。在未來幾年新移民的人數可能會減少,亦都在貧富懸殊的問題上也會減少。

當然,亦有人說政府可以把這些貧窮的人請了,自由黨並不認同這個方法,因為自由黨認為要有大市場、少政府。政府已經作出了承諾,將十八萬公務員減至十三萬五千,如果政府因為要扶貧,因此而不精簡人手,不精簡架構,繼續請多一些人做事,這樣也叫扶貧,我們並不同意這個看法。

當然,最近的趨勢好了,香港的經濟現在已經開始好了,可能最大的理由是美金現在開始弱了,我們的出口、旅遊業,比起歐洲方面是好了。所以很多公司都說今年會加人工,這當然對打工的是好消息。商業運作好了、人工高了,這是最好的扶貧。

主席,我想談談動議的第七點,就是有關商界的扶貧,自由黨一直覺得,原動議中「鼓勵工商界支持,以及履行社會的責任」,這是有問題的。很多商界朋友都向我說,他們在社會上,盡量做好他們的生意,請多一些人打工,另到打工仔有人工加,這是他們最大的責任。當然,令到股東賺錢也是他們的責任。賺了錢去交稅是他們的責任,有的也說,賺了錢交給公益金,也是他們的責任。就不是說扶貧是他們的責任。但是,他們也十分覺得,立法會有聲音要扶貧,政府要扶貧,他們也十分樂意的去參加。

基於這一個理由,自由黨亦都覺得,如果可行的話,自由黨將設立一個自由黨自己的扶貧基金,我們亦都與其他的商會傾過,希望他們讚助自由黨去成立一個短期,也就是三年至五年,一個非長期的扶貧基金。我們希望貧窮的問題可以在三至五年內解決,不是永久地扶貧。我們的參與是希望,有很多政府的機構,是未能夠幫助的那些,任何有須要的市民,我們都會幫助。當然,這個基金須要多少錢,可能幫多少人,到時我們都會再討論。各位同事有雖要,可以向我們說,我們都盡量去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