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外匯基金投資收益」議案發言(1/6/2005)


主席,今天的議案是有關該如何使用外匯基金投資收益的問題。原議案是希望從外匯基金投資收益中,多撥收益作政府收入。陳鑑林議員的修正案則提到,有些原則是我們有需要緊守的,例如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等,對於此等原則,自由黨是全部支持的。我較同意修正案的內容,雖然原議案中沒有提到其他的事項是無須理會的,但原議案如果能說得清楚一點便更好,因為可讓我們說明,撥錢給政府後,並不是容許政府亂花錢或無須處理財赤問題的。因此,我們認為陳鑑林議員的修正案可以接受。

主席,回到原議案有關外匯基金的問題,據我所知,這項基金在1935年已經設立,當初純粹是用來穩定港元的匯率,而基金與政府分帳的運作模式則在1998年才開始實施。我們並留意到這數年來,基金儲備已達到3,000億元,儘管這是較前數年減少了,至於外匯基金累積的盈餘方面,這麼多年來,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動用政府儲備來投資而賺了錢 ─ 那筆錢根本上也是政府的錢。然而,政府讓金管局就累積的盈餘另設戶口,結果變成了兩筆數額,即儲備的回報中會抽取若干比率撥作政府收入,反而外匯基金的累積盈餘的處理則不同,只是放在一邊而已。

我們同意單仲偕議員和陳鑑林議員所說,今時今日,我們是否有需要保留數額如此龐大的累積盈餘呢?我剛才亦看到有關數字顯示,截至2004年為止,在我們所謂的10,619億元中,大約有2,960億元屬於財政儲備,累積盈餘有四千二百多億元,還有一項稱為“其他的款項”達到三千四百多億元,如果這樣計算,只有145億元的投資收益會按分帳方法撥作政府收入,其他撥入累計盈餘的則有205億元及一百六十多億元,其實這些數額也是頗龐大的。

我們並關注到有一種說法,就是如果多撥錢給政府,情況又會如何呢?自由黨認為政府應該就整體的財政預算案求取平衡,我們不會同意一如某些同事所建議般,在那筆錢撥入為政府收入後,便減少所有民生收費的徵收,或提供更多的服務。我們認為,正如剛才單仲偕議員亦有提到,政府應退還前兩年向中產階級增收的三十多億元入息稅。此外,如果財力進一步許可,政府是否亦應考慮在這種情況下,退還商界在前數年多付的部分利得稅,並把利得稅減免至以往的水平呢?

我們可以看到,今時今日,香港的財政儲備排名雖然只是全球第七,以美金計算,該1萬億元大約等於1,226億美元,但如果以個人平均人口比例來計算,香港的排名只是僅次於新加坡,排名第二位,因為我們的人口少,又例如排名最高的日本,有八千三百多億美元儲備,但它的人口卻比較多。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是否有需要保留如此龐大的儲備呢?

此外,我們並留意到,事實上,金融方面的情況在這數年間也有出現了變化。從任志剛先生最近提出的3項新措施,包括兌換美元時,7.75是強方的保證,7.85是弱方的保證,大家可看到這做法跟以往有點不同。純粹從理論上來說,在貨幣發行局的制度下,按照這種做法,我們只要備有100%的美元支持便已足夠,這樣說,我們現時港元鈔票的總值大約是一千多億元,加上貨幣的基礎,累積的數額為二千八百多億元,換言之,如果我們保留相等於二千八百多億港元的美元便已足夠,其他的數額是否有需要累積得這麼多呢?

當然,從政府角度來看,累積在金管局的錢也是香港政府、香港市民的錢,儲蓄起來當然是好的,但倒過來說,自由黨認為無須讓這筆錢經不斷的投資而繼續膨脹。當然,我們認為政府是不應動用基金的這筆本金 ─ 即四千多億或七千多億元(即1萬億元減去3,000億元財政儲備),但賺回來的錢是否也應全部歸入儲備內呢?自由黨認為沒有這個需要。因此,如果民主黨建議政府可以就此作出考慮,而且還提出是否應該設定既定的撥款比例,以及應該撥出多少錢,自由黨則認為政府今時今日對於這些問題,應該可以解答了。

我們無須這麼多的外匯基金儲備來捍衛港元,這是其中一項理由,此外,我們現時的儲備加上外匯基金的數額實在是過多,應該將部分撥回予政府收入,以支持其他的民生支出,而且可以進而考慮如何調低商界和中產的稅項,那麼,一方面可以調低稅項,另一方面亦可就民生支出增撥資源。我認為這樣便可令社會整體的資源得以更好地運用。

政府不要忘記,外匯基金以至儲備其實也是香港市民的錢,政府是代表香港市民運用這筆錢,現時這筆錢越來越大,此情況即等於儲存在儲蓄戶口的錢越來越多,但家中卻沒有足夠的錢以供使用,是否有需要這樣做呢?所以,自由黨是支持民主黨單仲偕議員的議案,以及陳鑑林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今時今日,政府是否應該重新考慮這問題,即在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的前提下,能否考慮以一個較固定的比率,將賺回來的錢撥入政府每年的收入,以減少政府的財政壓力?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