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綜援金額至2003年6月1日前的水平」 議案發言


主席女士,關心社會人士的須要,並不是只懂得派錢。派錢派的議員,認為要表示你的關心,只可以派錢,你派得少了一毫指,也是沒有良心、是富貴黨的,總之,什麼都要派到盡。

你再看看我們修訂的動議是說什麼?我們要求政府從新檢討綜援的制度,在檢討之後,從新訂定金額,以確保受助人的購買力及基本生活得到保障。為最有需要的人士提供資助,這究竟有什麼不妥?你唯一認為我們不妥,就是我們刪了那一句「回復綜援金額到2003年6月1日之前的水平。」就你們的說法、派錢派議員的說法,要回復到2003年6月1日之前的水平,又何須檢討?檢討來幹什麼?你已經回復到2003年的水平,再研究出來,又有用嗎?如果研究出來的結果,是低過原來的,怎麼許?

主席女士,我們現在的綜援,一向都是有一個基制,新的議員可能不明白,但李卓人做了很多年的議員,是應該明白的。我們的基制是,在訂出了水平之後,再跟著通脹的水平加上去。這樣的說法,但到了通縮,又不應該減,那就不能說是有機制,點解你通脹可以加,通縮不能減。梁劉柔芬唯一刪了的那一句,大家要檢討完了,再從新厘訂,訂一個合理的水平,令到他們能有購買的能力、生活的保障,條數計出來可能是高過2400元的,到時高過2400元的時候,派錢派議員認為,應不應該給?還是派錢派認為,「唔好啦,訂回以前的水平就不用就做?」

自由黨覺得,現在的貧窮問題,我們以往認為不嚴重。但今時今日,拿綜援的人士由97年的29萬7千人,到今年的54萬人,政府雖然支出,由95億增加至180億,這麼大的支出,我們也覺得應該支持政府,繼續去幫助他們。但在幫的過程之中,我們又不覺得現在所有拿綜援的人,基於通縮的情況,減了百份之六、或百份之五,或應該回復了之後,再去檢討。檢討出來,是不需要給這麼高的話,就不准減,檢討出來之後,要是應該高些的就要加。這個基制合不合理由?檢討歸檢討,做了出來,低就要再加,高就不用再減。這就等於我們現在另外一個議題,公務員人工的問題。做了出來之後,高就先凍結,慢慢再減。用同一理論,社會上的資源不夠,減就不減,加就要加,錢從那裡來?派錢派就不理,工商界加稅,中產人士又加稅,叫他們去找多一些稅來,我們政府是派錢的。這是不負責任的派錢派議員的做法。

主席女士,自由黨在最近數天做了一個民調,想向各位匯報一下。有四成一的受訪者認為,政府首先應該做的,是製造更加多的就業機會,有兩成六的受訪者認為,應該要提升貧窮人士的自助能力。有兩成三的人士認為,我們應該對領取津援人士的工作技能加以培訓。支持增加綜援金額的只有三個百份比。我們做了三百多個個案,是由星期一到今天的。

所以你說我們作為直選的議員,到底有沒有聽到市民的心聲?我們有很多的心聲,就是要我們製造更加多的就業機會,在自助能力及工作培訓的方面,我都怕我們在出面收到的訊息是錯的,所以我們也要做多一個民調。只有三個百份比的市民支持增加綜援金。好像周梁淑怡議員剛才說的,到底我們現在的綜援金額,是高還是低呢?當然,李卓人議員說,因為人工低了,綜援金額就好像是高了。但是,這是自由經濟的市場,你不能說因為人工低了,綜援就高了那幾個百份比。我們認為,我們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幫助最貧困的人士,應該要去改善他們就業的機會,如果失業率是低的,老闆怕請不到伙計,或者怕伙計走,好像我們在九十年代,貧窮人士一定會減低。好像大部份的市民,都希望經濟好,可以賺多一些錢,而不是綜援金返回六月三十日的水平。又或者是希望現在有百份之一、或百份之二的通脹,這又可以加多少?

當然,我們亦聽到有長者向我們說,綜援金的金額是二千四,這個厘訂是有些偏低,這個是可以檢討一下,因為他們向我們表達的是,他們日常的生活用品,未必是你們GDI的index可以見到的,我們每天買的東西可能沒有平到,不是好像政府說,在通縮的情況之下,我們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買到。

所以我們覺得,重新檢討綜援的制度,以及重新釐訂綜援的金額,是有這樣的須要,應該要實事求事的,讓政府來做這個釐定。老人家每月拿著目前的二千四百元,基於目前的生活水準,要有一個基本的生活保障,要做一個重新的調查,可能數字出來之後,比起派錢派議員認為,要去番六月一日的那個數字還要高。要是數字比起原來的數字要高,自由黨是會支持的。我們只不過認為數未不可以亂,隨便去改動,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