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求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辭職」議案發言


代理主席,最近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下稱“SARS”)的疫情,令香港真的面臨一個crisis,即一個危機。對香港來說,這個危機所引發的問題,不低於美國去年發生的九一一事件。然而,當時有沒有人一開口便叫布殊總統下台?有沒有人一開口便叫紐約的市長下台?大家試想想,他們的過失是否更大?在美國這樣的國家,從國防來說,從捍屨陞咧蚖﹛A是不可能讓這樣的事件發生,不可能讓恐怖分子做出這樣的事的。別人沒有開口這樣說,別人團結起來,他們決定先解決恐怖分子的問題。

對我們來說,SARS現時的疫情令我們很多做生意的人生意大跌,很多人失業。財政司司長現時正接見我們之中很多黨派,與我們討論如何復甦經濟,而民主派全部都支持這做法,他們亦有參與討論。我們今天是否不應製造分化,此時是否最不應自亂陣腳?是否應盡量支持政府解決我們這個crisis,這個危機,這個疫情?我呼籲民主派人士今天集中精神處理這件事。

至於董先生的問題,倒董,你們民主派一向都有倒董了,前年、去年一直都有倒董的,遲一點倒董,還不是一樣?你們明年可以再提出議案的,我們屆時可再辯論。代理主席,陳偉業議員就議案發言時,舉出了所謂19宗罪,吳亮星議員也評論這說法,我是頗認同他的。陳議員可能因時間不足,所以他把那19宗罪數出來時,全部都是一句起兩句止的口號,這樣拋出來,是一定動聽的。以前樓價高,市民買不起樓,是行政長官的錯;樓價大跌,引致負資產情況,又一定是行政長官的錯;經濟環境不好,政府沒有斥資創造108,000個職位,令失業率上升,又是政府的錯;斥了資創造了這麼多就業機會,要否加稅呢?加稅又是政府的錯。政府應怎樣做呢?給你們民主黨做,你們會做得較好嗎?

代理主席,剛才張文光議員亦說了數項,左拉右扯的,我覺得他的重點是在於直選和民主的問題。張文光議員問,為何當時彭定康作為總督,來立法會出席答問會時,其他官員那麼有信心,笑容滿面的?那是因為他們無須做任何事,彭督除了政治,是甚麼都不理會的。彭督回答問題時 ─ 相信大家都同意 ─ 他最初是帶我們“遊花園”,遊到了兵頭花園再折回來,整個小時便過去了。現在,董先生則較為務實,在回答質詢時,很多時候都實事求是地作答的。當然,政府的官員便可能想到,他是針對問題作答的,他的答案是真的,因此,他們便要留心聽他說甚麼,如果他答得不對,他們可能要“執手尾”的。

情況便是這樣,我覺得,對一個政客來說 ─ 大家都知道彭督是個政客,“吹水”是最棒的,董先生不是政客,要求他學“吹水”是不能的,如果批評他不諳此道,我反而是認同的:董先生不是彭督這麼好的政客,不大懂得“吹水”。現時的選擇,便是見仁見智了,端視乎大家願意要一個會“吹水”的人,還是一個想做事的人做領導呢?

代理主席,我們絕對同意政府在處理今次的疫情的過程中,有很多事是可以做得好一點的。可是,我們今天在此就此事件作反省,是否可說有很多事只是事後孔明,馬後炮呢?我們是否只是指摘別人為何當時不做這件事?為何當時不做那件事?其他的情況,我們是處理過的,例如機場事件、短樁事件,有很多事我們是做過的,最少我們是知道的;但對於SARS這個問題,各位官員全部都未面對過的。儘管如此,批評他們初時如何處理,何時處理甚麼,說他們做得不妥當等,自由黨也是絕對認同的。

所以,民主派或民主黨現時建議成立一個調查小組 ─ 不是專責小組 ─ 先研究整件事的過程,目的是甚麼呢?目的是調查這事件,將來 ─ 先讓我拍一拍檯面 ─ 這個疫症變了種,萬一有機會再來,讓我們屆時把這種問題處理得好一點,對於這做法,我們是絕對支持的。但是,如果開宗明義說我們處理問題,就是要witch hunting,就是要找人頭落地,或投之以不信任票,或要求某人辭職,自由黨便認為不必這麼快,可以從長計議,我們應先研究一下有沒有證據,例如短樁的情況,如果真的有證據,真的發現官員有過失,例如有官員或某醫生曾直接向護士說,你們放心,沒有事的,你們甚麼也不用戴,死了便包在我身上好了,則固然應成立這個專責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

今天,我們覺得並沒有需要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進行調查,我們絕對認為沒有需要,而關於這一點,我亦留意到英國是有同樣的做法的。他們就航空意外是會進行一些調查的,但說明不是witch hunting,說明不是找人頭落地。如果經過調查的過程,查出某些人有疏忽,便自自然然會有人迫他們辭職。

因此,我想向民主派人士呼籲,就這事件進行調查,以便將來可以在類似的情況下做得好一點,我們是絕對認同。我希望每個參與調查工作的人(包括醫生和護士)都可以放心地說出情況,而不會害怕說錯了,會令有人人頭落地。例如不會令說話的人恐怕人頭落地的會是他們醫務人員中的護士長,因為他可能是沒有叫醫護人員做某件事;或恐怕人頭落地的會是某一位醫生,因為該醫生在處理病症的過程中,可能說漏了某件事。只有在說話的人無須擔心有人人頭落地的情況下,才會衷心把他們所知的都說出來,這樣才能令我們在控制SARS疫情的過程可以取得詳細的瞭解,令將來的應付工作做得好一點。

代理主席,自由黨反對這項議案。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