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03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主席女士,我自從1988年有機會參與立法會的工作以來,至今每年都有參與財政預算案(“預算案”)的辯論。我覺今年的預算案,是前所未有這般難於處理的。自去年年底,財政司司長已開始諮詢很多界別及社會各階層關於今年的預算案應如何處理。

當然,預算案於3月5日宣布了之後,發生了兩件事,多位議員剛才都已提過了,便是在3月中左右,伊拉克戰爭爆發了,同時亦在3月中出現的非典型肺炎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令我們不能維持當初對3月5日的預算案大綱內,關於支出和收入兩部分的看法,並且也令各位議員感到很難做。當然,我們亦有留意,從政府的角度來說,自去年年底已發覺財赤的問題非常嚴重。

自由黨支持政府擬在2006-07年度達到預算收支平衡。那麼,我們便要問,在這數年內,是否讓這個龐大的財政赤字(“財赤”)繼續?是否讓赤字維持五百多億元?明年的赤字是否可以減低?在這些情況下,在開源節流方面可以做些甚麼呢?其實,政府就此已經做得很辛苦了。可是,主席女士,我感到很擔心的,是近期的非典型肺炎事件對香港整體經濟的影響,我對此事的關注,跟在我之前發言的議員是一樣的。我覺得我們今天根本還未能評估,究竟非典型肺炎事件對香港近一年來的經濟所造成的影響。

我認為非典型肺炎事件當然是沒有長遠影響的,即使未能在短期內解決事件,對我們的影響也只是限於本年度的而已。不過,即使如此,財政司司長又如何處理今年的預算案呢?在3月5日以前,他是不能預計有這些事件發生的,所以他現在可能要重新考慮一下於3月5日訂下的整份預算案;即使撇開支出部分不談,單是就收入那部分而言,從每一個階層入手,都是重重困難的。

按照政府原來的建議,本年度的預算案還有五百多億元的赤字,但目前所見,外間市面蕭條,從最前線的飲食業以至零售業、旅遊業等看來,財赤的影響是非常大的。這兩天,我曾詢問過香港的整體酒店入住率,所得的答覆是30%左右,與非典型肺炎病例最初爆發時的數字比較,入住率已由80%至90%下跌至60%至70%,再跌至現時的30%。每間酒店根本都虧損得很嚴重的。張宇人議員亦指出,酒樓方面的生意不是下跌了一兩成,而是下跌至只剩下一兩成。在這情況下,酒樓東主如何維持生意呢?他們如何支付員工的工資呢?又或他們如何支付租金呢?

自由黨初步的看法是,整個社會是否應該重新評估這個問題呢?是否應從僱員、僱主、業主、銀行和政府等方面,看看有否可能盡快就這些事項重新進行評估?我的意思是,如果僱主要讓僱員放假,或僱員罹患了非典型肺炎而一直放取有薪假期,那麼僱主也會逐漸捱不住的。生意已減少,僱員又不上班,收入亦不足以支付租金的。我們當然希望僱主能繼續出糧給員工,但大業主是否可以對做小生意的僱主酌量減租呢?在這方面,自由黨是會盡量與大地產商研究這個問題的,不過,對於個別的業主,我們便無能為力了,只希望他們會與租客,即做小生意的僱主進行商討;當然,業主方面又可能會說他們也有難題,他們可能向銀行借了很多錢,要支付很多利息,那麼,他們又是否應與銀行商討一下,可否拉長還款期,在利息方面又有否削減的空間等。

我相信財政司司長亦會覺得,政府整盤的預算是不能那麼準確了,因為現時的生意明顯下跌了這麼多,公司的利潤一定大幅下跌,那麼,即使利得稅率增加了1.5%,整體收入便可能不會如預算中這麼多了。薪俸稅是同樣的情況,如果很多企業出現捱不住的跡象,便會開始被迫裁員、結業,那麼大眾的“打工仔”,包括中產人士,收入方面亦會減少了,而有關的薪俸稅,不論是以一年或兩年時間回復到98年的水平,全部稅項收入都會是失預算的。我覺得財政司司長在這非常時期是非常難做的,如果想平衡各方面在短期內的生計,那麼今年的財赤可能會更大。

我相信在現時情況下,很多中小型企業(“中小企”)對於政府所提出的三千多項收費,會發出更強烈的反對聲音,他們希望政府不要加費,有些更要求延續去年的5,000元的差餉豁免、排污費豁免、水費豁免等,這些聲音一定會重現的。事實上,政府也是很難做的:不幫忙,這些中小企便會倒閉,連稅收也沒有了;若要幫忙,目前的赤字已達五百多億元了,繼續如此紓解民困的話,可能要多花50億、100億元,便會令赤字高達六七百億元,政府如何就這項財政預算作出分配?國際的評級又會如何呢?這些都是令政府感到非常難做的地方。

代理主席,對於這些問題,自由黨經過討論後,也沒有甚麼好的建議可以提供給政府,不過,回到基本問題,即在開源節流方面,自由黨覺得,政府今次在3月5日的預算案中,就節流問題還是做得不足夠。當然,我們明白政府有它的困難,它跟公務員工會達成了所謂的“零三三”協議,可以說在節流方面已最多只能做到這個程度。我們不知道政府將來在節流方面的力度,還有沒有空間多做一點呢?我們希望政府繼續努力。當然,努力的意思是要政府繼續與公務員工會討論,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政府每年還是要花費這麼大筆的數額的,所以如果無法開源,這樣下去亦不是一個好辦法,尤其是現在由非典型肺炎事件和伊拉克戰爭在香港經濟上所造成的影響是無法評估的。

有關政府收入方面的條例草案,其審議工作及最後的投票都可能要延至5月或6月才進行,我們都希望屆時伊拉克的戰爭已結束、非典型肺炎事件亦解決了,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才能比較具體地計算出這數個月以來經濟上的損失是多少。如果今天進行估計,根本做了也等於沒有做,因為假如說今天損失了多少,一場戰爭可能多打數個星期,甚至數個月,又或非典型肺炎的問題未能於這個星期解決,可能要拖延一兩個星期,情況會變得如何呢?肺炎的問題一天未獲得解決,病者的數字仍會上升,即情況仍未得到平穩,這樣我們是很難評估我們的損失的。以外國旅客及商界的看法,除非非典型肺炎的個案開始平穩下降,否則無論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如何,發出些甚麼指引或不發出指引,他們都不會來港的,如果商界大部分人士及大部分旅客都不來香港的話,一定會對香港的經濟引致很大的影響。

剛才七黨已表達了對非典型肺炎事件的一些意見,自由黨既然有分參與,當然會全力支持,希望能盡量令政府在處理非典型肺炎問題時採取較清晰的步驟、更勇敢地向前行,要能令香港市民無須過於恐懼,讓他們知道想知道的事,例如染了非典型肺炎的市民居住在哪一座樓宇、他們的辦公地點等,使沒有受影響的市民可較放心地出外消費。如果所有市民都不敢外出消費,讓惡性循環在經濟的環節中漫長地繼續下去的話,情況將會變得很壞。

關於節流方面,我們希望政府在4年內令公務員的編制再削減一成。我們又覺得,如果自願離職計劃是成功的,那當然是最好,但萬一第二次的自願離職計劃做得不理想的話,我想政府便應該研究一下在公務員現時的架構內可否裁員。事實上,政府在這方面的支出已佔了經常性支出的七成,以及23%的本地生產總值,我們怎樣做都難於平衡的,況且,看到現時經濟衰退的情況,我們覺得本地生產總值是會下降的,若下降的話,即使那23%降至20%,政府在支出方面也會面臨很大的問題。

此外,自由黨很多黨員都覺得,政府在發放給公務員的福利津貼方面,可能是過時了。從前在港英政府的殖民地政制下,這些津貼是有需要的,但我們且看看現時的津貼情況,例如,海外教育津貼,在2001-02年度,用了三億九千多萬元,今年度要增至四億三千多萬元,究竟現時還是否要花費那麼龐大的海外教育津貼呢?這方面是否可作多少的削減呢?又例如,公務員在購置冷氣機及家具的開支方面,2003年要用11.2億元,2002年則用了九億多元,即多用了2億元。又例如,按政府的資料顯示,去年,各部門就與工作有關的津貼亦用了三億四千多萬元。我覺得政府可否就一系列的津貼研究一下,因為對納稅人來說,如果政府在這方面能減少開支,那麼便能保留較多可動用的款項。

至於利得稅方面,工商界至今仍都表示會繼續支持的,而不會因伊拉克戰爭或非典型肺炎的問題要再作研究。在中產人士的稅收問題上,我明白政府已經作出了讓步,政府當初的想法是,對商界增加利得稅,只會在一年內完成,政府其後聽了很多政黨的意見,已經將此增加分兩年完成。不過,很可惜,現在非典型肺炎事件令中小企全部都像中產人士般,受到很大的打擊。政府在這方面還有沒有空間作出一些調整呢?請政府考慮一下。

代理主席,我不敢再說關於汽車首次登記稅的問題了,讓自由黨其他議員提出這方面的意見吧。

另一點亦是很多立法會同事提到的,就是能者多付的問題。自由黨是表示支持的,但是否全部都由能者付出呢?這樣的話,我們便不表認同了。現時,工商界可能被認定是能者,接茯O中產人士,接茪~輪到基層的市民。我們覺得,在三百四十多萬的“打工仔”中,只有一百一十多萬人付稅,如果回復以前的稅階,即把免稅額由108,000元降至10萬元,就是擴闊了稅網,不過,他們所付的稅其實是很少的。所以,我們是認同這點的。

另一點是關於政府收費的,當然,我們將來有機會可再進行詳細的討論,我只希望財政司司長會基於我剛才提到的兩個大問題:伊拉克戰爭及非典型肺炎事件,會就3000項影響民生及非民生的收費再作考慮,看看有沒有空間再作檢討。謝謝代理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