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招標


政府表示會將整項佔地40公頃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招標批予單一發展商興建及營運。就此,

(一)當局有否評估該項目的規模會否令有能力參與競投的發展商數目寥寥可數,以致限制政府在甄選投標者時的選擇、投標價不理想,以及在與中標者商談細節時處於不利位置;為何不考慮分拆該項目並分別招標,或者只將有關商業用地招標出售,然後把有關收益用作發展文娛設施;

(二)鑒於有文化藝術界人士擔心把文娛藝術區交由以商業利益為先的發展商負責,最終或會令文娛藝術區變得名不副實,當局有否計劃重新諮詢這些界別的人士對發展模式的意見;若會,請告知諮詢的詳情;若否,原因是甚麼;及

(三)當局有何措施監察該項目的興建及長期營運不會偏離原訂目標?

政務司司長:

首先我很多謝田議員提出這個問題,因為很多大眾都關注這個問題。雖然田議員用英文問我,我希望用中文回答。在回應田先生的具體問題前,我想闡述一下政府邀請私營機構提交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建議書這個做法的理念和目標,以便議員了解更深入的情況。

行政長官在一九九九年的施政報告內清楚表明,政府打算增設文娛康體活動場地,使市民生活更添姿采,讓遊客從中感受香港中西文化交匯的魅力。我們的目標是要香港成為亞洲首要的國際都會,匯聚文化人才。為了這個目的,西九龍填海區南部已指定發展為一個綜合文娛藝術區。西九龍填海區位於維港重要位置,也許是香港市中心尚未發展的地皮中最重要和最珍貴的一幅土地。我們必須善用這寶貴資產,不但為了目前,也為造福後代。所以在西九龍填海區進行的發展,我們一定要力求與世界最佳的發展媲美。

二零零一年,我們舉行公開比賽以物色發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概念圖則,並採納了冠軍作品作為發展藍圖。這是世界享負盛名的建築師設計的傑作。

議員都知道,香港的大型文娛設施,一向都由政府興建。我們認為現在是作出轉變的時候。二零零三年八月,我們發表了一份名為“讓私營機構參與服務市民”(Serving the Community by Using the Private Sector)(只有英文版)的文件,明確指出,面對目前的財政困難,我們打算利用商營市場改善政府服務。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的文藝政策目標之一,正是要鼓勵私營機構參與香港的文化事務。除了政府的財政狀況使我們難以調撥資金興建新的大型文娛設施外,我們亦相信應當動用比政府更優勝的商業專才,去營運這類設施。

因此,早在開始有關工作之時,甚至在舉辦二零零一年四月的概念規劃比賽前,我們已加入一些恰當的商業發展項目,來提高發展區內的財政效益,突破人們一向認為興建和營運大型文娛設施無利可圖的概念。此安排也可以給予私營機構更多空間,來提供內容豐富和具創意的活動組合,推動香港的藝術文化發展,使該區對普羅大眾更具吸引力。這些發展亦能使香港富有盛名的海濱加添一座宏偉的地標。基於這概念,我們制訂了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所發出的邀請提交發展建議書的文件。

現在我想解答田議員提出的具體問題─

(一)政府在以單一發展項目的形式批出這項大型計劃時,必須肯定中標的倡議者財政穩建和管理經驗豐富,足以妥善完成這項計劃。此外,倡議者也必須能夠找到具備設計和營運藝術、文化及娛樂設施經驗的機構參與其事。就這個計劃的性質和規模而言,這些要求並不是不合理,也不造成過多限制。現時,已有11間實力雄厚的機構以書面向我們表示有與趣承辦這個發展項目。我們得假定,他們都認為本身符合經驗方面的要求,並有意於稍後提交建議書。

因為項目龐大,政府就處於不利的談判地位,這樣的問題是不存在的。不論在明年三月截止提交建議書的日期前收到多少份建議書,我們都會爭取,既符合發展要求又符合社會最大利益的安排。假如不能做出這個結果,我們不會訂定任何協議。

至於以合理價錢出售該幅土地的問題,發展建議邀請書說明該計劃必須自負盈虧,其財務建議須列明向政府支付各項款項(例如地價)的詳情。這項條件的目的是要求參與邀請計劃的私營機構就工程擬訂妥善的財務安排。也闡明了整個發展項目並非要為政府庫房賺取最高的地價。這項工作的目標是尋求一個最佳的計劃,實現我們將這塊海旁寶地建設為一個世界級文化及娛樂匯萃區域的目標。若然不能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寧願放棄這項計劃。

假如把該項目分拆招標,政府便須就商業效益、市場取向等主要問題,而政府不認識的問題上作出沒有把握的假設,並根據這些假設擬訂總綱發展藍圖,這實在是危險的動作。由於政府不能為興建有關的文藝設施建築提供資金,這些設施須分布於各個分拆部分,設計因而無法互相緊密配合,這是不理想的做法,也要我們放棄地標的理想。政府亦要在不知道天篷、穿梭列車系統及其他為整個發展區而設的基礎設施如何接合的情況下,設計這些設施,這些亦是危險的動作。政府亦要進行多重招標工作,擬備多份內容複雜而互相牽連的土地契約文件,工作極為困難和容易出錯,這亦都會種下將來需要負擔昂貴費用打官司等問題。我們亦須投放大量額外資源於項目管理,以及日後的場地營運工作。政府其他要務的可用資源因而減少。

我們認為,把該項目分拆成多個部分並不可取,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各項文化設施啟用期嚴重延誤,設施、佈局和使用模式格格不入。分拆招標以期用賣地收益來發展文化設施,只是望天打卦的做法,並不可取,亦牽涉到動用政府將未收之財作為抵押。此外,由於同時有很多其他公共項目都需要政府經費,要即時取得二百多億的巨額公帑來興建這些藝術文化設施,機會微之所微。我們認為以單一項目形式招標來實現這項文化計劃是最佳做法,也較符合本港廣大市民的利益。

(二)政府、文藝界和許多其他人士的意見一致,認為不應為了土地發展收益而不堅持設世界級文娛藝術區的目標。我再向議員保證,假如沒有一份發展建議書能符合政府的要求,我們會放棄今次邀請發展工作。我們絕不會讓這項計劃淪為只包含二流文藝設施的物業發展項目,亦不容許馬虎草率地營運有關設施施或落實計劃內容。

訂定下一步驟時,我們定會徵詢文藝界對區內設施、營運方式及計劃內容的意見。我們遠在二零零零年,即是舉辦概念規劃比賽前已開始諮詢地產界、專業團體及文藝界的意見。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亦先諮詢文藝界人士,才決定邀請提交建議書內哪些核心藝術文化設施應列為必要條件。自今年九月發出邀請書之後,我們曾跟專業學會討論和不斷聽取更多意見,並出席了多次公眾諮詢活動,包括最近由香港藝術發展局和其他團體舉辦的活動。我們一定會持續地及採取主動,聽取藝術文化界人士對管理和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的意見。

(三)政府會安排監察措施,確保文娛藝術區按照構思興建和營運。

提交建議書的文件列載多項要求,其中包括中選者須提交某些重要設計元素的資料,例如總綱發展藍圖和各座大樓的計劃設計圖,以供政府核准,中選者並需要委聘獨立審核人核證工程設計,證明工程的各階段目標能夠如期達成。提交建議者亦須提交詳細的業務計劃,包括擬議的管理和營運模式、服務聲明、文藝活動政策、業務策略、營運計劃和人力資源策略等,供政府評審。我們會仔細研究所有建議書,衡量這些建議能否達到預期的服務質素。

在文化設施的營運方面,我們認為發展商應不能獨力提供高質素的藝術文化設施和活動。這些設施的興建和營運需要專門技能和經驗。因此,我們預期提交建議者會聘請公認為資深又勝任的文藝機構及人士提供輔助服務,並與本港和國際文藝機構建立伙伴關係,以便在文藝設施的設計、規劃、營運和管理方面獲得協助。政府會監察這些文化設施日後的營運、保養和管理工作。在審閱過收到建議書後,我們便會制定相應的監察機制。

主席女士,我們同意,任何開放社會籌劃這類世界級的發展項目時,意見分歧在所難免。例如巴黎羅浮宮博物館前的玻璃金字塔、悉尼歌劇院和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等建築傑作,無不於初時惹來紛紛議論,但最終都一一興建,今日已成了不朽的文化標誌。只要規劃周詳,處處以廣大公眾利益為依歸,香港可以在西九龍建成同樣出色的文化設施。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