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 (二)

(2007年10月25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 在這個環節, 我想先談談能源的問題。主席,自回歸以後,我擔任經濟事務委員會的主席一職已經9 年,直至去年為止, 並一直在審核有關兩間電力公司( " 兩電" )的問題。在這麼多年來, 我覺得立法會內所有議員, 包括各黨派的議員, 對兩電和涉及兩電的所有問題, 包括收費、利潤管制計劃、空氣污染等均非常關注, 大家也很密切留意這些事宜。

在這項問題上,自由黨一直覺得在1 99 3 年與兩電簽訂的1 5 年利潤管制計劃 ─ 由於在1 9 9 3 年, 世界的經濟環境是通脹非常高和利息非常高,所以當時的協議把利潤定為1 3. 5 %, 我們是理解的, 可是, 我們一直也覺得沒理由這樣的協議可以一口氣有效15 年, 因為世界經濟是會有起跌的。因此, 我們覺得延續利潤管制計劃是有必要的, 即使有效1 0 年、15 年也沒有所謂,但我們覺得應該每5 年檢討一次利潤管制計劃的那個最高 ─ 現時變成是最低 ─ 的利潤管制,即1 3. 5 %,我們覺得不應該是這麼長時間的。

當然,葉澍?局長在去年年底已在立法會內答應一定會把准許利潤改至單一位的數字, 我希望政府會做到這一點。新的局長可能不知道, 立法會當時通過的議案是要求由13 . 5%減至7 %的。當然,那已經是一年多至兩年前的事, 最近的投資環境已經改變。現時, 香港的利率增加, 通脹又高了, 如果政府要處理我們當時說的那項問題 ─ 當然, 我們是希望越低越好 ─我們希望能夠繼續落實局長所說的單一位的數字。

關於新局長最近在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的言論 ─ 因為我當天去了澳門,所以不在席, 但我曾經看過會議紀錄 ? 關於立法程序, 自由黨覺得如果在最後一刻, 在exhaust all possibilities( 即用盡所有方法) 後, 也無法在年底或明年年初達成協議,而且真的會令公眾利益受損,例如有停電的可能性, 那麼, 不論任何法例提交立法會, 自由黨也一定會慎重地考慮支持。不過, 我覺得今天討論這項問題, 正如我們多位同事當天所說, 是言之過早, 是有點" 靠嚇" 的成分。

當然, 邱局長可能不曾在商界運作, 因此在與它們談判的這3 個月內,會覺得很困難, 總是做不到。不過, 從這兩天聽到兩電對公眾的回應看來,可見它們也十分積極地處理這件事, 希望盡可能與政府達成協議。當然,從投資者的角度來說,而我也留意到很多評論說,局長在星期一談及這件事情後,兩電的股票在星期二便上升了。事實上, 這個信息對外國的投資者而言,即如果我以立法方式管制一間上市公司的利潤,是否沒有影響的呢? 我希望局長留意到, 由於星期二的股市上升了千多點, 因此, 無論甚麼股票( 包括兩電的在內)的股價也會上升。不過,我同樣感到擔心的是,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被迫以立法方式來處理這項問題,國際傳媒一定會以高姿態地報道這則新聞,說香港須以立法處理這項問題。因此, 自由黨絕對不希望走到這一步, 而是希望繼續鼓勵局長與兩電達成協議。

主席, 此外, 我想談談有關環境的問題。就此, 我想特別針對與空氣污染有關的停車熄匙問題。自由黨在兩三年前已積極鼓勵政府立法規定停車熄匙, 但政府當時說要考慮一下, 又說會嘗試採用鼓勵的方式。接?, 行政長官自行決定了政府的車輛率先實行停車熄匙。那已經是數年前的事,邱局長可能沒有留意,但以往在夏天,在立法會大樓前等候局長的那些AM 車,每一輛也是開?引擎的, 不過, 這陣子已經沒有這種情況了。因此, 我覺得這是一種進步。

此外, 我雖然當了香港旅遊發展局的主席, 但亦留意到旅遊巴士的問題。我認為它們同樣也是應該停車熄匙的, 沒理由當旅客在山頂遊玩時, 還要開動?旅遊巴士的冷氣系統來等候足足1 小時的。導遊可以在旅客即將遊玩完畢時,在將要登車前的5 至1 0 分鐘致電司機的手提電話,告訴他4 0 位旅客將在5 分鐘後登車, 然後司機便把旅遊巴士的冷氣系統預先開動5 分鐘。在山頂啟動冷氣5 分鐘與1 小時相比,對我們減低空氣污染會有很大幫助。

當然,有些情況是較難處理的,例如的士在排隊等候接載乘客時,不可能要求司機每隔兩分鐘便把冷氣又開又關, 當然, 在那方面可能須給予豁免。可是, 大致上, 所有接送小朋友上學的私家車、校巴、旅遊巴士等, 我們是絕對支持政府立法規定停車熄匙的。當然, 我剛才也說過, 在立法的過程中, 可能會有包羅萬有的細節, 甚麼假設的情況也有可能出現, 說面對甚麼情況又該如何處理等。我相信議員和政府一定能夠一同想出一個好辦法,制訂出可行而又合理的法例。

最後, 我想談談文物保護方面。當然, 我們作為政黨, 也留意到市民關注的問題每隔數年便會有一個很大的改變。這一兩年來,市民在文物保護方面的關注程度提高了,因此, 自由黨對這方面的關注程度也相應地提高。自由黨絕對支持政府在文物保護方面做得好一點。我想提出的第一點是,我覺得政府部門應該在內部重新對勾地表內的土地進行檢討,包括對文物保護、環境保護等各方面重新進行檢討, 因為如果土地已被地產商從勾地表中勾出來,一個很不合理的情況是在土地被勾出來後,在興建的過程中,又有人提出意見,那麼,政府便須重新考慮修改條款,而這樣做也可能會引起訴訟。這並不是一種好的處理方法,最好是先檢討勾地表, 然後再處理。

當然,如果是涉及私人文物、私人住宅或其他的發展,我覺得政府便應該作出適當的賠償。賠償的意思並不是說在40 年前用多少錢購買, 便賠償多少錢。當然, 我們覺得應該是根據合理的市價賠償, 但不一定是賠錢, 而是可以在鄰近區域賠給有關人士一幅土地, 甚至是在同一幅土地上保存文物,但准許該人士在旁邊興建一幢同樣的建築物, 又或放寬高度限制, 讓他興建樓宇。這些可能性須視乎每幅土地的情況而定。我覺得政府同樣須尊重商業合約的精神和地契的精神, 與此同時, 也可保護文物。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