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致謝議案」議案發言 (一)

(2007年10月24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我現在是發言支持致謝議案。主席女士提醒我們,這個環節的主題是有關司法、法律、政制和地方行政, 所以, 我想就?政制和地方行政, 發表自由黨的看法。

在政制方面,我現在想說的,以往其實也曾說過多次,但為了記錄在案,我想再說一說。自由黨支持在2 0 1 2 年普選行政長官。當然, 我們覺得從先易後難的角度來說,門檻是應該提高一點,但卻未必一定如其他同事所用的字眼般,以篩選的角度來表達。其實,我覺得大家所說的篩選或把門檻提高,均是很難定義的。我覺得如果把第一屆普選行政長官的門檻提高一點,選出來的人可能會令中央政府或我們商界比較安心,那麼,把第二屆的門檻降低或降至沒有門檻, 這一點是我們可以稍後再商討的。

有關立法會普選, 自由黨覺得不應在同一時間( 即20 12 年) 把行政和立法的體制變為普選,我覺得屆時會產生很多不明朗因素。我們認為應在普選行政長官後的下一屆, 即如果20 12 年普選行政長官, 那麼, 立法會便從2 0 1 6 年開始逐步取消功能界別。我們建議 ─ 正如我們在策略發展委員會所表達般,而且我們以往也曾說過數次 ─ 應該分3 屆取消,每屆取消1 0個議席。當然, 從自由黨或商界的角度來看, 容易普選的便希望可以早些取消;難以普選或難以成功爭取普選的便稍後才取消。當然, 我們也知道這是很具爭議性的。有些議員認為功能界別的議席是應該普選的, 但在過渡期間,自由黨絕對認同功能界別選民的基礎,例如加入公司的行政人員票或董事票,視乎每個界別的實際情況而定。我們可以在中間那數年考慮這個處理方法。

主席女士,我現在想重點說一說地方行政和管治水平的問題。自由黨一直認為, 在政府於立法會內沒有選票的情況下, 是要倚賴我們的友好政黨。我們已多次說過應組成執政聯盟。執政聯盟這個概念當然有很多,我們希望並非在政府決定後,或在政府諮詢了外界並作出決定後,才跟我們這些友好政黨一起商討的,因為我們作為友好政黨, 全部也是由選舉產生, 也有選民向我們表達意見。我們覺得如果我們可以把從選民方面得到的意見一併交給政府,政府在考慮後才拍板,便可以真真正正達致這個所謂執政聯盟的概念了。

當然,也有反對黨或跟政府意見不同的政黨覺得這種模式不大對,政府也應參考他們的意見。我覺得這也是正確的,特別是例如現在所說的" 生果金" , 我發覺大家是有共識的。無論是執政聯盟、泛民主派或其他黨派, 全部也覺得應提高" 生果金" 。當然, 提高多少, 暫時仍有不同的看法。

在管治水平方面,對於政府新建議要設立副局長或助理局長職位,此舉是否真的能有效地提高管治水平,我們自由黨是一直有保留的,但我們支持從行政主導的角度來說,政府是有需要開設這些職位的。我們覺得如果真的設立副局長,便要問, 他們所扮演的角色, 會否代替了現時代表政府來立法會分析法案或其他議題的常任秘書長或副常任秘書長呢? 那方面的工作有否重疊呢? 如果沒有重疊,我們便覺得絕對沒有問題; 如果有重疊, 在設立副局長職位後,是否又由那位副秘書長負責副局長的職務,而副秘書長的職位便由助理秘書長晉陞來填補? 有沒有此需要呢? 我們希望政府在這方面看得緊一些。政府也答應了不可能是" 一換一",但如果常任秘書長之下的職位的工作重疊了, 轉交了副局長, 政府便會看看下面的個別職位、個別部門、個別常任秘書長, 再進行討論、研究, 我們是支持這種做法的。

在地區方面,我們的看法跟其他政黨一樣,便是覺得應該下放多些權力給地區,包括真正的行政權, 應該把小型工程交由它們進行。不論是地區的巴士站或垃圾站等地區問題,應該交由地區的區議會負責,給予地區的政務專員多些實權。除了給予它們多些資源, 即給它們多些錢外, 也應給予它們多些實權, 讓我們各政黨在培訓我們的區議員或我們俗稱的第二梯隊方面,可以做得更好。這也可讓他們更投入,否則,他們會覺得他們只能出席會議,然後便離去, 沒有實權。這樣, 我們難以培養他們真真正正向市民負責。我們看到有些區議會的議案好像很不恰當, 但也沒有人反對,這是為甚麼呢?因為他們知道政府不會接納和理會,所以便通過好了,橫豎政府也不會採取行動的。我覺得這種態度不是很好。相反, 如果我們重視區議會, 讓它們可以落實一些政策, 這對政府是會有幫助的。

主席女士, 說到這堙A 我覺得既然我是支持議案, 便應該謹此陳辭, 因為有關其他那些範疇的, 我會說到其他部分, 可能便不是太恰當了。多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