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 0 0 7 年收入條例草案》發言

(2007年6月13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 在紅酒稅和啤酒稅的問題上,自由黨一直認為從健康的角度而言, 如果紅酒或啤酒不會危害健康, 即跟吸煙不同的話, 有關稅項便不應訂得過高。

過去數年,政府基本上是可以主動調高或調低有關稅項的。對於單仲偕議員這項修正案,我最初曾考慮是否可以支持。不過, 根據剛才發言支持單仲偕議員的建議的數位議員,他們的論據均指如果酒商在這一年不減價,明年便會恢復原形。如果酒商聽到這番話, 他們也會想只是監察1 年而已, 他們大可於明年才加價,如果是這樣的話, 市民也只能受惠1 年而已, 因為單仲偕議員的修正案的理據, 並不是要求永久提升。

其次,我們也考慮到近數年的酒稅,政府喜歡調高便調高, 喜歡調低便調低, 政府一直也有監察。政府如果明年發現啤酒無故加價, 我絕對支持政府主動提交立法會, 要求由2 0 %增加至4 0 %, 自由黨是絕對支持這樣做的。

至於紅酒方面,我們看到有關酒商今次已立即把售價減低,所以李卓人議員和陳偉業議員剛才也沒有提到紅酒商做得不對, 只是指啤酒商做得不對。如果是啤酒商做得不對的話, 即使他們今次調低了價格, 但到年底或明年年初又恢復原價的話, 我相信政府也可把啤酒稅由2 0%增加至40 %。

我認為就紅酒稅而言, 旅遊業和香港市民也得益, 正如李卓人議員指出, 紅酒已不再是有錢人的飲品, 所以當酒稅從8 0 %減至4 0 %時, 很多普羅大眾也得益。

主席,我想提出另一點,現時很多酒商也在繼續努力,希望在減酒稅後減價,回饋市民。他們其實也有期望,他們希望明年4 0%的紅酒稅會繼續減。為何他們不認為這想法離譜呢? 因為內地現時的紅酒稅是1 4 %至2 0 %, 是根據到岸價( 即CIF)徵收的。澳門也是根據CIF 的1 5%徵收。菲律賓則是5 %,但該地有12%的VAT; 新加坡是每公升9 . 5 坡元至7 0 坡元, 視乎酒價高低再加5%; 日本則是每公升67 至1 2 5 日元, 另加5 %銷售稅。

這些數字全部比香港4 0 %的紅酒稅低。因此, 我們也期望明年, 當政府看到明年紅酒商真的盡快銷售現有存貨, 就是未售完也按40%的酒稅減價時,政府會研究是否有空間取得各位議員的支持, 再進一步減低酒稅, 令香港成為紅酒推銷中心或令普羅大眾也可飲用每瓶數十元的酒, 令大家看到80%和40%的酒稅是有分別的呢? 如果我們可以跟鄰近國家看齊,我們認為這是較為恰當的做法。

對於單仲偕議員的建議, 有很多同事提到此舉可以為政府取得更多收入, 但事實上這種說法並不合理。無論如何, 涉及的酒稅還是有限, 只不過是數千萬元至一二億元, 如果成交量增加, 飲用的人增加, 我相信政府對整體社會效益是不會減低的。因此, 政府是可以做主導的, 政府可以監察, 如果酒商確實守規矩減價的話,我們希望政府明年可以再調減酒稅,最低限度是紅酒稅, 因為4 0%的稅率仍然是非常高, 這方面是否仍有下調的空間呢?

至於啤酒方面,自由黨沒有強烈意見。因為今次酒稅已從4 0 %減至2 0 %,以每支10 元的啤酒計算, 要是他們連那一毫多也要在這情況下才願意減的話,我也同意其他議員的說法, 我們應督促政府監察酒商, 不是說到明年年初才減價, 而是從現在至明年年初, 如果他們又藉各種理由加價, 而政府認為加價不合理的話,政府明年可以主動提出將酒稅由2 0 %增加至4 0 %。屆時,我們可以再考慮, 但卻無須像當前的修正案般, 規定要回復至原來的80%和4 0 %, 而且也只不過執行1 年而已。多謝主席。

 

-----------------------------------------------------------------------------------------------------------

 

田北俊議員:主席, 我的發言是很簡短。我同意其他數位議員和政府所表達的意見,認為減稅是應該回饋市民, 而不是酒商。所以我們絕對同意一種說法, 如果我們從酒品明年的售價發現減稅沒有回饋市民, 反而是有加價的話, 我們會支持政府重新加稅。

但是,我唯一想澄清的是,情況不是一如李卓人議員所說般簡單,便是把現在的售價與1 月的售價作一比較, 如果是這樣的話, 便對酒商不公道,例如一些歐洲啤酒,歐羅匯率有否上落呢? 李卓人議員如此關注勞工界的問題,如果薪金加了, 成本會否增加呢? 但是, 我相信政府有能力把這些數字全部考慮後, 再看看他們是否多賺了? 有否賺了政府的稅而沒有回饋市民,而只是令公司的盈利增加? 如果是這樣,政府要重新加酒稅,我是絕對沒有異議的。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