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07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

(2007年3月28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我和自由黨均認為今年的財政預算案(" 預算案")是回歸以來最好的, 主席女士, 我是在2 月28 日說這句話, 並非今天才說的。

我們一直認為, 香港自回歸後實施的《基本法》、" 一國兩制" 是特別的憲法設計, 而在財政方面, 全世界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跟我們作直接比較,最大的分別是在稅收方面,我們無須上繳中央政府,最重要的是我們無須花錢在國防、外交方面。

從預算案的角度而言, 香港的企業、公司易於管理得多,我們每年徵收費用、稅項, 接?便要利用, 我們是否存在?結構性的問題呢? 自由黨認為不是的。對, 我們每年的收入有上也有落, 財政狀況較差的那數年, 基於各種理由收入減低了, 接?數年又會有所改善。當然,有些情況是基於政府某些政策而導致收入不穩,例如" 八萬五"政策導致房地產大跌, 差餉、印花稅大跌, 股票亦一樣下跌。其實, 有些情況例如金融風暴或SARS 之役是與政府無關的, 但無論如何, 如果以5 年、1 0 年作總結來看,我們有三千多項" 用者自付、收回成本" 的政府收入。在地產方面,雖然現時免除了1 0 0 萬元至2 0 0 萬元樓宇的印花稅,但其他收入仍然是可觀的。今年的利得稅接近7 00 億元,佔整體稅收的二十多個百分比,薪俸稅亦達5 0 0 億元, 大致來說, 這些收入也是十分穩定的, 所以, 當政府去年就銷售稅問" 錢從何來" 時,自由黨是不同意的。我們覺得今年的情況是一樣的,政府的財政預算也大有改善,不過,我們亦認為無須進行大修改。

主席女士,我現在談談具體的細節。我們十分歡迎預算案提出寬減中產稅項,即把稅率回復至20 0 2- 2 0 0 3 年度的水平, 特別是加設新生子女免稅額5 萬元, 這樣可以鼓勵香港的年青人較早結婚或多生子女, 以改善我們現時人口少的問題,亦希望他們的子女屆時就學,可以令李局長的學校有較多人入讀, 無須擔心因學生不足而要" 殺校" , 以免再引起社會另一些爭議。

我們亦十分同意政府一次過回饋50 %薪俸稅,雖然上限只是1 5 , 0 0 0 元,但對很多中產來說, 這也是十分有幫助的。我們也很同意, 在分享經濟成果的問題上,綜援申領人可以取得一份很特別的" 雙糧",雖然我亦留意到這是由於我們今年有如此大的盈餘,所以這只是一次過的做法,但自由黨對此是十分支持的。

主席女士, 我另外要說的是, 剛巧政府昨天宣布委任我當旅遊發展局( " 旅發局" )主席, 從旅遊發展的角度來說, 飲食業是十分重要的, 而飲食業內其中一項十分重要的特色,便是用餐時會飲一兩杯酒,所以我想談談紅酒稅和啤酒稅。我們支持政府將此稅項減至4 0%, 但司長亦曾表示, 如果得到市民廣泛的支持,他願意重新考慮將稅項減至0%,我們希望其他政黨和社會人士會多就這方面提出意見。

我們認為,正如去年取消了遺產稅和離岸基金利得稅之後所見,那方面為香港帶來的收入增加了很多,我們深信如果把紅酒稅和啤酒稅取消,不但可令到港的遊客有機會以合理價錢飲酒, 也可令香港普羅大眾、市民飲用數十元至百多元一支的紅酒, 與鄰近國家看齊。再者, 很多醫學界人士、醫生也認為, 飲紅酒跟飲威士忌、白蘭地不同, 其酒精成分較低, 對肝、腎的影響較小, 而且飲紅酒亦與吸煙不同, 飲紅酒是不會危害健康的。所以, 我希望其他政黨或社會人士就這方面均會表達意見。

我們並留意到,自從政府減免了10 0 萬元至2 00 萬元樓宇印花稅後的這個多月來, 在二手市場錄得的成交佔市場的40 %, 較在減免之前的2 5 %, 有顯著的增加。所以, 雖然即使收取0.75%並不算多, 但現時減免至收取10 0元, 亦對1 0 0 萬元至2 0 0 萬元的物業成交具刺激作用。

主席女士,我另外要說一些政府可能認為不中聽的話,那便是政府每年的預算案經常出現偏差, 是偏向於過分謹慎。這麼多年來, 從2 00 2 - 2 0 0 3 年度至今,每年的誤差也不過是八十多億元至九十多億元, 然而, 今年從這個角度來說,便有點" 離譜",預算的5 6 億元盈餘卻可以變成為五百多億元,我們不曾試過連誤差也高達5 0 0 億元的。當然, 我認為這與司長無關, 只是其下屬把數字報上來,他便依照所報數字作出預測而已。當然, 預測後所得對今年的經濟這麼好, 我們不應該表達不滿, 是應該歡迎才是。但是, 如果預測得這麼差、距離得這麼大, 對整個預算案該如何用錢、能否就某些地方減稅,便會困難得多,所以弄至今年才可以減免實施所謂紓解民困措施的那2 0 0 億元, 去年便做不到了。

我們覺得,如果政府今年又如以往般比較謹慎一點,今天所說的中期的5 5 1 億元, 便很有可能會變成超過6 00 億元。所謂的" 派糖" , 派出了大約2 0 0 億元, 當然是十分好的, 不過, 60 0 億元減去2 00 億元後, 儲備或外匯基金方面還是增加了4 0 0 億元。馬力剛才亦有提到,政府的儲備和外匯基金均達龐大的數字,但怎樣才算多呢? 要多至多少才夠用呢? 我們亦希望政府再看看這方面。

既然《基本法》列明要量入為出, 當然不是說每年都要量入為出, 也不是說今年有6 0 0 億元盈餘便要全部花光,明年沒有便不使用。但是, 如果以整體數字來計算,自回歸以來,外匯基金和儲備已從七千多億元增加至一萬二千多億元, 到了今天, 增加至這麼多的地步, 是否已經足夠, 而無須再讓儲備和外匯基金繼續膨脹呢?

李國寶議員剛才長篇地說到group tax ─ 我還未想到該如何翻譯這個詞 ─ 可能因為現在甚麼也談到集體回憶, 不知道這是否屬於集體報稅,所以不知道是否可以把該詞翻譯為一間公司轄下的公司集體報稅。事實上, 政府是應該考慮一下這方面的, 作為金融中心的, 像倫敦、紐約般也有這樣的稅制,即如果一間公司轄下有十多二十間公司,經營十多二十項不同的生意,每年便可將所有公司的稅項作一總結,即將蝕和賺的數字加起來一次過評稅和繳稅。

當然, 有些人會說, 香港現時的稅制並非很差, 如果蝕了錢, 隔兩年後賺了錢便同樣可以回扣, 我們是有連帶性的扣稅作用的。反過來, 如果今年是賺錢的, 明年蝕錢, 當然也是不會歸還的, 但將來賺錢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有些人亦表示, 有些公司更厲害, 可以將生意隨意調撥, 即這間公司經營半年後賺錢, 而另一間公司蝕錢的話, 便將類似生意配撥過去, 但這些做法在管理方面事實上是很難處理的。李國寶議員亦有提醒政府再計算一下,在採用group tax( 即共同繳稅)的方法後,是否真的會少收數十億元的稅款呢? 現時每年的利得稅大約是7 0 0 億元, 我們相信這樣做是會有部分影響,但影響未必會很大。

主席女士,我另外想談談輸入專才、現時的失業率和教育這數個政策範圍與稅收的關係。我們十分開心看到現時的失業率下跌至4 . 3%,但我們亦同時留意到, 所謂下跌至4.3%的失業率中, 大學生的失業率只有一個多百分點, 而其他沒有大學學位, 特別是何俊仁議員剛才提到的青少年的7%失業率, 則是另一個問題。我們覺得現時輸入專才, 並不是說要輸入中學畢業,甚至沒有學歷、沒有知識的人來港, 來搶走我們的青少年的" 飯碗"。商界說輸入的專才, 全部也是大學生, 他們來香港, 會令投資者因為能夠聘請這些專才出任行政人員而有較多機會來港投資,從而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正正可以聘請現時可能達到7 %、教育未達大學程度的青少年。

當然,跟李局長有關係的,是剛才有數位議員提到的副學士的問題。我們留意到社會上, 特別是商界, 覺得現時副學士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的原因,是他們持?文憑,便認為自己有文憑、有副學士學歷, 所以工資應該達到某個水平, 然而, 僱主看到他們填寫的資歷, 卻認為他們不值得那個工資, 覺得他們比中學畢業生好不了多少。所以, 政府可能要就這方面再做些工夫,一是鼓勵學生再讀書以爭取較好的資格,又或讓他們知道副學士並不等於大學畢業生, 不能預期收取等同大學畢業生的工資。

此外,我亦想談談外匯基金的回報率問題。我們認為政府現時的新計算方法是好的, 但由於根據金融管理局( " 金管局" )的資料, 外匯基金到了7 月 ─ 對不起, 200 7 年1 月 ─ 總資產便達到1 2 , 2 8 0 億元, 當然,當中的3 60 億元是所謂的儲備,我覺得這個數字其實是頗大的。我們當然希望金管局能夠在投資方面進取一點,即如果按照7 %來計算,那一萬二千二百多億元便可能會帶來850 億元收入, 自由黨希望政府繼續考慮將全數撥過去。如果將全數撥過去, 無論是60 0 億、70 0 億或80 0 億元, 在我們在一年內原本使用的2, 5 00 億元中獲得增加一個這麼大的數字,便差不多相等於公司利得稅那7 0 0 億元,因而可令其他各方面的撥款,不論是中產、老人福利、醫療方面也可以較為鬆手。

最後,我想談醫療融資的問題。就?這一點,我們覺得社會和政府應該加快達成共識,因為我們十分同意人口不斷老化,這也是政府去年要求開徵銷售稅的其中一個最大的理由。如果我們現時仍然未有良好的融資計劃,為現時未屆老年, 但在未來5 至10 年內將成為長者的人在醫療方面作較妥善的安排,對政府的財政預算可能沒有多大影響,但對個別市民的財政預算卻大有影響。市民發覺出現問題後, 特別是現時的市民十分有民主普選的概念,大多數人會問的第一件事便是政府如何處理,而未必會立刻問自己為甚麼會弄至這個田地, 又或問自己應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所以, 我希望政府可以留意這一點。

主席女士,總結而言, 自由黨會支持今年的預算案,但我們亦希望政府明年可以將今年還有一些輕微不足、還未做到的那數點辦妥,例如讓利得稅稅率返回到2 0 02 - 20 0 3 年度的水平,希望政府 ─ 一如行政長官在選舉期間曾經承諾在他第二任任期內將會做到的 ─ 把利得稅和標準稅的比率調低至1 5%。多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