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消閒博彩娛樂中心」議案發言 (2006年11月22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我今天提出的這項議案, 措辭是這樣的: “ 本會促請政府積極研究在大嶼山開設綜合消閒博彩娛樂中心的可行性,並就此進行廣泛諮詢” ─ 請各位同事留意“ 積極研究開設的可行性,就此進行廣泛諮詢” 這兩個字句。

主席女士,為何我們現在再次提出這項建議呢? 可能是我們留意到,政府最近在財政預算案或施政報告中也提及, 長遠而言, 香港的人口老化、稅基太狹窄, 政府因此憂慮錢從何來。同時, 很多勞工界的議員為了爭取最低工資和其他勞工利益,也經常詢問如何可以找到一份收入較佳的工作,工從何而來? 我們認為這兩個是社會上的急切問題,如果研究一下在大嶼山開設一個綜合消閒的博彩娛樂中心, 便可解決剛才提及的很多問題。舉例說,從錢從何來的角度而言,政府建議開徵銷售稅,使香港7 0 0 萬人全部均要繳稅, 而且是由香港人本身支付, 來來去去都是自己付給自己。反過來說, 如果開設博彩娛樂中心, 我們可以看見錢從外面來, 等於我們的出口或旅遊業。我們希望香港的錢從何而來呢? 我認為政府應設法從外面吸收資金, 並非自己來賺自己的金錢。

此外,在製造就業方面,如果在大嶼山考慮興建一個這類的中心,也可為建築師、工程師等專業人士製造很多就業機會,而建造行業也可製造很多就業機會。最重要的是, 我們覺得也可以為基層市民製造大量的就業機會。現時我們的經濟發展,從香港的失業率可看見,如果是具有高學歷的大學畢業生, 是不愁找不到工作的。知識水平高專業人士或搞科技的人, 也不愁找不到工作。至於失業率最高或工資最低的人,始終是清潔工人或保安員等,他們是較低技術或低學歷的一.人。如果有一個這類的娛樂中心, 按現時澳門的例子,已聘請了很多失業或較貧窮的市民。既然我們不希望他們領取綜援,而他們自己也不希望領取綜援, 而是有一份較佳的工作, 我們便認為這類工作很適合他們來擔任。

此外,我們也留意到, 對於是否開設賭博中心,社會上對兩個問題持有不同的意見,第一個是對澳門的影響, 第二個便是會否令香港鼓吹賭風, 令更多人沉迷賭博。

代理主席,我首先想談談對澳門的影響有多大。澳門的賭場已開設了一段時間, 同時環顧一下亞太區, 現時有多少個地方設有賭場呢? 有澳門、南韓、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和澳洲。我們也知道, 新加坡於2 0 0 5 年決定興建兩間包括賭場的娛樂中心, 並將於20 09 年啟用。我們知道日本、泰國和台灣等, 也正積極研究開設賭場的可行性。既然這麼多國家也做得到,而他們正處於研究階段,對澳門的影響便始終會有,因為大家都是在東南亞。如果我們也考慮研究進行此事,會否只有我們搶去了澳門的生意呢?

我們看看今天的澳門, 澳門的酒店房間數字在2 0 06 年有11 300 間, 預料到2007 年有多1 7 60 0 間。在2 00 9 年,當數間大型酒店一起落成時,可多增21 0 0 0 間。到200 9 年,澳門便會有多達5 萬間酒店房間。在這個情形下,如果香港現時研究這個可行性,不管研究的結果是社會認為我們不應進行或要進行,即使進行也是十年八年後的事, 對澳門的影響 ─ 最低限度從房間的數字來說,他們已遙遙領先。我們不可能一下子 ─ 即使是1 0 年後,我們開設第一間賭場時已是2 0 1 6 年 ─ 不會一下子搶走了澳門的生意。

從澳門的另一些數據, 我們也可看看錢從何來。在20 03 年, 澳門的博彩稅收入是1 0 4 億元, 20 04 年達到150 億元, 20 0 5 年達到172 億元, 而今年, 即200 6 年, 估計也有172 億元, 即與去年差不多。澳門今年的全年開支是30 8 億元, 由此可見, 博彩稅收入已佔澳門政府總收入的三分之二, 即佔六十多個百分比, 是一個很龐大的數字。到了2 0 1 6 年, 這個數字可能累積至達到千億元。以一個有數十萬人口的澳門特區政府,如果今年的開支是3 0 0 億元, 既然它已有數千億元的儲備, 我並不擔憂香港立即可製造這麼大
的競爭, 即使有, 也不會即時影響澳門的運作或穩定。

代理主席, 第二點, 我們想談談興建賭場會否令香港鼓吹賭博的問題。我在此慎重表示, 自由黨並不鼓吹香港賭博, 也不鼓勵賭博。不過, 我們可從很多外國例子看見,除澳門外,以拉斯維加斯為例,當地人很少光顧賭場,到賭場去的全部是遊客。如果香港在大嶼山開設這類設施,我不認為市民便會很積極前往賭博。況且, 我們在數年前制定了賭波合法化的法例, 在法例未通過前,很多同事和社會人士也很憂慮賭波會鼓勵賭徒,使香港很多人不能自拔。事實上, 經過兩三年的運作後, 問題並不大。

香港作為一個多元化城市,我相信市民必然會作出明智的決定。如果傾家蕩產地賭博或賭博是會輸很多錢給賭場的,他們也未必會去。即使是發行新股, 我們也看見很多市民會積極參與, 而投資地產亦然。真正的賭博, 當然是指賭馬和賭波,但我也不覺得香港市民會如此無知,在有了賭場後便賭至傾家蕩產。

況且,我們也不覺得香港市民的知識及不上新加坡人,或我剛才提及的南韓、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方的市民。既然他們的政府做得到, 他們的國家做得到,也不見得這些國家的基層市民都把飯錢和學費輸掉,我覺得情況未必嚴重到這地步。因此, 我們認為應該研究一下, 而不應一下子抹煞了這個可行性。

最後,代理主席,我也想談談關於市民的看法。我留意到一些政黨進行的民意調查。自由黨於1 1 月1 3 至2 1 日期間進行了民意調查。當中問了數個問題,但我只想提出其中一項, 問題的內容是: “ 請問你是否贊成政府在大嶼山開設綜合消閒博彩娛樂中心? ” 。在2 500 位市民當中, 贊成的佔4 9 . 5 %,有1 2 6 1 位;不贊成的也有86 2 位,佔3 3.9 %;而一半一半的只佔10 %;沒意見的則佔6. 3 %。市民對這事件有很清晰的表達,他們大致上是贊成或不贊成,而表示看情況而定的人不多。當然,我也同意大致上是有很多人贊成,亦有很多人反對。如果要求政府進行一項研究, 我們認為恰當的。

所以, 代理主席, 我的結論是, 如果香港開設賭場, 其實是一個一石三鳥的良策, 一次過可解決政府的錢從何來、基層勞工界的工從何來, 以及整體經濟發展的發展何來這三大問題。此外, 我們看見民意並非一面倒反對,支持的人事實上是比反對的較多。我真的看不見政府或今天在立法會同事,他們有何理據連研究也不支持進行,有何理據連我們促請政府盡快展開廣泛諮詢也不支持。多謝代理主席。

 

-------------------------------------------------------------------

 

田北俊議員:主席,對於兩項修正案,如果各位同事看一看我的原議案措辭,便知道是促請政府積極研究在大嶼山開設綜合消閒博彩娛樂中心的可行性, 並就此進行廣泛諮詢。我留意到原議案和梁家傑議員的修正案,內容分別最大之處,是在於開設中心的“ 可行性” 之後,他加入“ 之前,先行研究以下3 項事宜” 等措辭,並建議進行“ 全民諮詢”,而我的則是建議“ 廣泛諮詢”。自由黨最近訪問
了超過2 5 0 0 名市民, 當中有五成市民支持及三成四市民反對。我對“ 廣泛諮詢” 和“ 全民諮詢” 並沒有甚麼意見,其實分別是不大。當然, 梁議員加入那3 點, 我其實也明白他的意思, 他認為我提出研究的那3 點是不應做,即香港應維持不鼓勵博彩的政策, 對此, 我是絕對同意的, 政府不應鼓勵賭博,自由黨也不鼓勵賭博。但是, 不鼓勵賭博與我們支持開設賭場是沒有矛盾的, 與贊成賭波和賭馬的道理一樣。

關於第二點, 開設博彩娛樂場的成本效益,我們當然是支持的,為何要研究所有成本效益呢? 剛才多位議員發言已提到,例如會否製造更多就業機會,會否為政府帶來更多稅收, 會否令市民連開飯的錢也輸掉等問題, 我當然認為是絕對要進行研究的。至於居民和環境保育的影響,以及開發大嶼山要砍伐樹木,我沒有意見。及至選址問題, 是否必定在大嶼山或其他更適合的地方,又或根本沒有適合開設的地方, 政府應在事前進行諮詢等, 我是同意的。

另一方面,我覺得周梁淑怡議員修正梁家傑議員修正案,維持梁家傑議員修正案內容的第(一)至(三)項,並加入第(四)及第(五)項,因為她認為應該從其他方面進行研究和諮詢,我覺得這是合理的。例如會否為庫房帶來龐大收益? 會製造多少個就業機會呢? 對香港經濟造成甚麼影響? 會否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即剛才提到convention centre 的生意等, 我也是同意的。關於之前和之後的問題,我則有這看法:其實,以我建議的較簡單的廣泛諮詢,在之前和之後,也應研究所有問題,如果研究結果是正面的,便應盡力推行;研究結果是負面的, 也當然要作出平衡, 讓市民多提出意見。因此, 我發言支持該兩項修正案, 對當中的意見並沒有不同的看法。謝謝主席。

 

---------------------------------

 

田北俊議員: 主席, 對於今次的議案辯論, 很多議員所發表的立場, 是我估計之內,但最估計不到的是何局長的講話。周梁淑怡議員提醒我, 民主派經常說政府“ 只准州官放火, 不許百姓點燈” 。今天, 何局長所說的話, 令我想起在20 0 3 年, 官員游說自由黨支持賭波合法化時所持的理論, 全部與今天所說的是相反的。( 眾笑) 他今天的演辭, 全都是反對派所說的青少年賭風的問題。

對我來說,我們可以這樣來看這件事:人們到蘭桂坊喝啤酒和賭波, 較到大嶼山的賭場買大小為容易;如果電話投注不會助長青少年賭風,青少年又怎會前往大嶼山的賭場賭博呢? 所以,不知道政府的所謂強政勵治,是否不斷改變的呢? 不過, 我還是不要得罪政府太多了。( 眾笑)

主席,我不如回應同事的發言吧。他們提出的多項論點,我覺得應該一提的, 就是關於香港和澳門的分工問題, 多位同事都提過這點。我覺得中央政府在大政策上確有些分配的成分,但我覺得無須分配得那麼微細。分配給香港的, 例如物流、海港; 現在鹽田港及蛇口也發展得不錯, 有沒有搶去香港葵涌的生意呢? 機場方面,澳門的機場非常成功,又有否搶去赤.角的生意呢? 因此, 對於分工的說法, 我不大認同。香港是金融中心, 而上海的股市也很發達;如果我們有賭場, 好像澳門的做法或規模較小的, 我們會否搶走了別人的生意呢? 就這個論點, 我並不同意。

有些人說, 有了賭場, 犯罪率一定提高。但是, 我們卻又不見澳門的犯罪率提高了。新加坡政府最.緊的就是罪案, 但它也有膽量興建賭場, 我不見得興建賭場會自然導致罪惡,會自然出現好像數十年前黑社會用機關槍掃射市民的那種情景。

主席,另一點是關於我們社會應該再培訓低技術、低收入的工人,讓他們從事其他工作, 對此, 我則是絕對同意的。但是, 事實上, 我亦留意到,很多低學歷、低收入的人士, 未必可以成為金融或科技的專才, 可是, 反過來說, 澳門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當地很多酒店業及賭場業所提供的職位,有很多人在接受再培訓後很容易便能從事這些工作。關於澳門已開設賭場, 而我們現在才做, 是否會吃虧呢? Las Vegas 已經有了賭場數十年,而澳門今天也做得很成功,新加坡亦說要在兩年後這樣做。是否別人做了, 我們再做便不行呢?

主席,關於蔡素玉議員所說的民建聯的民調,我當然很尊重,但我覺得他們的民調只是就大嶼山數百名市民所進行的民調,當然,大嶼山市民的意見我們要尊重,但自由黨的民調是向2 5 0 0 名市民進行,而且是在這1 0 天內進行的, 結果也有一半人支持。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