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06年11月1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社會上有關香港應否訂立最低工資的辯論,給人的印象往往是支持訂立最低工資的人,便一定是為“ 打工仔” 好,持不同意見的人, 便一定是對“ 打工仔” 不好的; 反對訂立最低工資的一定是大財團,予以支持的便可能是一些小工業。

主席女士, 世界銀行( “ 世銀” ) 200 4 - 2 0 0 5 年度的發展報告指出, 世界上有一百三十多個國家實施了最低工資, 亞洲區有中國、台灣、日本、韓國、泰國, 發展國家也有美國、英國、法國等。在這麼多的地方中, 已成功訂立最低工資的例子當然是有,但亦有很多地方是失敗的。世銀根據其經驗指出, 開創良好就業機會, 才是幫助人民脫貧的最佳方法。世界上有不少國家或地區均已訂立最低工資,但這些地方仍然有在職貧窮的情況,而且有些地方的失業率仍然頗高, 有些地方則頗低。

訂定最低工資並不是減少在職貧窮的最佳方法, 一定要有其他政策配合,才能徹底幫助那些學歷不高、跟不上經濟轉型過程、無法找到一份待遇較好的工作的人。主席女士,最近,經濟學方面的Nobel Prize winner Edmund PHELPS 曾表示 ─ 我將其中數個重點譯成中文 ─ 實行最低工資制度,低技術勞工的待遇會更差, 因為僱主要用較高成本聘請員工, 所以必然會選擇技術水平較高的人, 那些沒有技術或只有極低技術的勞工更註定失業。

主席女士,香港亦有學者,例如雷鼎鳴教授便曾說,如果訂立了最低工資,沒有工作經驗的青年和殘疾人士的就業機會將受到最大打擊,他又說一旦訂立最低工資,可能會加速香港公司北移,僱主會聘用內地工人以減低成本。這種說法過往只是針對工業, 但現在可以看到, 服務性行業, 例如銀行業也有很多back office 的工作,例如文員的工作北移,會計行業或很多設計公司亦然, 可見影響是一定存在的。呂漢光教授也說, 僱主會由於無法獲得合理回報而結業, 職位將完全消失, 這種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張仁良亦說,黑市勞工可能會應聲而起。由於僱主傾向聘請有經驗的員工,所以不利新手求職。長遠而言, 這可導致失業率上升。

主席女士,我們也可看一看數月前出現勞資問題的法國。法國現時的平均失業率是1 0 %, 他們的數字顯示, 25 歲以下的人的平均失業率高達25 %,數字並顯示少數族裔青年的失業率達到50%, 當法國在大半年前發生暴動時, 他們便是中堅分子。

總括而言,香港究竟應否訂立最低工資呢? 是否訂立了最低工資便一定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以美國為例, 最低工資是每小時5. 1 5 美元, 但很精采的是, 三藩市的最低工資可達每小時9 . 1 4 美元。這些國家為何要訂立最低工資呢? 可能是因為地方大,無論如何也要設定一個機制,令整個國家的工資不會有太大差距。可是, 香港只是一個城市, 儘管地區與地區之間是有距離, 例如北區、天水圍和中環, 各區的工資當然會有差別, 但卻不如外國的差距那麼大, 我們的工序亦可以北移。如果要為工人提供好的就業機會或較高工資,我覺得只要令失業率不斷降低,令老闆難以聘請員工便可以了。我們認為現時在供求方面仍然有少許問題, 那是因為每天有15 0 名持內地單程證的人來港。3 年前, 15 歲以下的人佔三分之二, 但到了現在, 佔三分之二的卻是2 5 歲至4 4 歲的人, 他們全部均是學歷較低,可能要從事清潔、保安等工作。因此,我們認為整體來說,如果要令香港繼續有更多就業機會、經濟向上升、4. 7%的失業率繼續下跌,只要令老闆無法聘請員工便可以了, 屆時, 僱員的議價能力自然便會提升。如果僱員另謀高就, 說不定無須他們開口, 老闆也會自然增加工資。相反,如果我們定出一個平均工資,商界很多人也會感到擔心,因為平均工資是由最高工資和最低工資拉勻計算的,他們究竟能否付得起呢? 所以,我認為勞資雙方和政府應該合力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多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