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發言 (二)(2006年10月26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今天這項環節是談論施政報告內關於工商、經濟、財經及勞工事務, 這數項都是自由黨作為工商界理念政黨最關注的事項。

主席女士, 自從20 0 3 年到現在, 香港整體的經濟都恢復得很快: 失業率現已回落至數年前的四點幾百分點,經濟增長亦已逐漸回升,我們也看到股市、樓市再創新高。所以, 我對香港未來1 年, 即施政報告奡ㄗ鴘漸憎1 年前景, 是充滿信心的。當然,其中有些是因為政府的德政。我特別要提的是在財經方面,林健鋒議員也提到,在遺產稅取消了後,很多人都認為只會吸引東南亞的中國華僑, 例如菲律賓、泰國或印尼等的華僑來香港。但是, 我們最近發現很多有興趣垂詢的是印度的印度人。印度現在的經濟非常良好,很多人覺得他們政治上的發展可能比中國還要快, 但經濟上的發展, 特別是科技方面的發展,其實是比中國還快的。在經濟方面, 很多印度的上市公司都做得非常好, 而印度人當中也有很多富裕的人,他們覺得在香港取消了遺產稅後,如果透過香港在東南亞投資, 包括國內, 對他們有更大的幫助。

另一方面,便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去年建議取消離岸基金稅,並定出了清晰的條文後,現在很多海外公司都覺得在香港地區作交易,便不用再擔心這個不明朗地方。這一點, 我們覺得是值得提出的。關於另一個較有爭議性的題目,我認為其爭議性在於字眼方面,便是所謂“ 積極不干預” 。對於“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 的理解, 從英語的角度來說, 我覺得positive 這詞應該譯作“ 正面” , 即正面的事情, 便不要干預, 而一些負面的事情, 當然要干預。並不是說“ 積極不干預” , 便是不取消遺產稅, 其他的新問題全部都不理會。我覺得這些全部都是好的, 但我覺得香港現在最要得到幫助的,林健鋒議員剛才也提到,便是中小企真的要得到扶持。

我看到大財團這數年來在國內的發展,它們不斷有機會在各方面作出投資, 除了以往通常經營的房地產外, 現時在公路、電力, 甚至是大型投資項目等的投資,都增加了很多。在尋找機會方面,自由黨最近到北京會見領導,領導向我們分析中國的機遇,其實是想鼓勵我們多些中小企到內地,但並非到上海及北京等大城市, 而是到其他二級城市, 那堛瑣鷞J非常多。當然,在鼓勵中小企到二級城市尋找機會方面, 事實上, 政府亦已經做了很多工夫,例如透過行政長官帶領的考察團, 已到過不少地方, 可謂已點.了“ 火頭”,令雙方的領導和內地的商界跟香港的商界有了溝通之後,我認為中小企在這方面可以找到很多機會。

當然,也有人問,大企業在國內有機會,而CEPA 之下又令專業人士有機會,如果現在連中小企也陸陸續續移離香港到其他地方經營,那麼香港普遍的“ 打工仔” 便形勢不妙了。這方面, 從最近失業率不斷下降, 我認為我們無須這麼擔心。我們這個機制是自然會懂得平衡的,而香港人的就業機會亦會繼續存在。最近, 我們留意到一項英國的民調, 根據這項民調, 外國人最想到的地方是哪堜O? 香港是排行第一。當然, 你可以說, 這是因為香港過往是英國的殖民地,英國人對香港有好感,這是理由之一 ─ 我旁邊的同事提醒我,因為我們宣傳得好; 而當然是因為我們宣傳得好, 所以有這麼多人來 ─ 在其他方面, 我覺得政府是有需要對中小企再多加一些幫助
的。

此外,我還想提出另一點。上星期在議案辯論環節婸”鼽g濟方面, 有兩件事情我覺得是值得一提的。第一,是關於GST,由於上星期已就這方面進行了詳細辯論,所以我不打算再詳細談論了。另一項是關於這環節的勞工事務。

主席女士,我首先談談GST 方面,我記得自由黨在兩年前曾提出,如果我們要令經濟發展良好,而同時又要令庫房有收入製造多些就業機會,我們認為在大嶼山開設有限的所謂博彩性多元化事業,是值得考慮的。可是, 當時的政府基於各種各樣的理由, 認為我們不應該提出, 因為香港也有人反對, 中央政府亦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事實證明我們當時的說法並沒有錯。沒有錯的是哪一點呢? 便是我們兩年前已經看到,澳門只有數十萬人口, 大約是三四十萬人口, 而澳門政府一年的支出約是一百二三十億元。按照澳門賭場當時的發展,已經可以看到,它在娛樂方面的收入是非常豐厚,豐厚至無須擔心如果香港也考慮做同一樣事情, 可能會奪去澳門部分的生意。

事實上,是沒有錯的,因為最近我們看到報章亦有報道,今年上半年LasVegas 的總營業額是33 億美元, 而澳門已達到31 億美元。此外, 最近還有一份報告指澳門的營業額已經追過了Las Vegas, 以這個數字來計算, 澳門政府今年從娛樂界方面的收入,已可達到澳門貨幣三百多億元。換言之, 澳門一年從賭博方面所得的收入已多於政府支出的三倍。如果是這樣,我們的政府現在可否再考慮一下,或是再跟中央政府協調一下? 澳門繼續這樣發展下去, 它的儲備當然會多, 但它只有三十多萬人口, 又是否有這需要呢? 以香港而言,除了我剛才提到的大企業的專業人士、透過CEPA 找到工作及替中小企工作的人之外, 大部分低收入、低技術的人最容許找到工作的地方,便是娛樂場所, 即所謂賭場這一系列工種的工作。

澳門現在甚至出現人手短缺的情況,現在當你到澳門旅遊時,會發現很多人也熟口熟面,原來他們是從香港的酒店被挖角到當地的酒店工作,而餐廳的情況亦一樣,是從香港的餐廳挖角到澳門的餐廳工作。以前未曾想過會有這種情況,因為以前多是澳門人到香港找工作,很少香港人要到澳門找工作。我認為現在澳門的勞動人口短缺的情況, 可能已接近零失業率。

此外,我還想說一說工資保障運動。政府提倡工資保障運動,建議與商界和勞工界攜手,先為清潔和保安這兩個行業推行工資保障,自由黨是大力支持的, 而香港的五大商會亦立即表示會盡量做, 而且已經開始向會員推介,希望在所有大企業帶頭之下, 令其他有能力的中小企也早日參與。我最近聽到有些商界朋友說, 剛剛答應盡量幫助做一件事。我們都很認同, 社會應關注特別低收入的人, 但如果給予他們兩年時間, 他們也會盡力做好。可是, 政府那麼快便屈服於工會議員的壓力之下, 早前在施政報告的第3 4 段說: 監察“ 工資保障運動” 的成效, 並在兩年後 ─ 是有一個“ 後” 字的 ─ 全面檢討;但政府忽然把它修改為1 年,我相信這會令很多人,特別是商界, 覺得政府一再朝令夕改, 這好像不是“ 強政勵治” 應有的作風。政府初時建議是兩年, 大企業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就中小企方面來說,因為政府指該數字為平均數字,而就平均工資來說, 工商界會覺得, 例如以保安人員為例, 如果是大企業所聘請的最高薪的那些人員, 在中環上班, 可能月薪會有七八千元,而在北區或屯門,於小型住宅樓宇工作的那些保安人員,可能只有四五千元。當政府將平均工資定為五六千元, 我們便會視這個平均數為六千多元, 這是很容易看到的, 因為既然是平均數, 即大致一半是在平均數字以上, 另一半是在平均數字以下。當然, 沒有人會建議, 也沒有人會這樣做,便是將七八千元月薪減至平均數字的6, 0 00 元;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把四五千元水平的, 提高至6, 0 00 元。很多中小企, 以及不是在中環區的商戶, 覺得要在兩年內做到這點, 其實已是很困難的了。

可是,現在忽然又改為1 年,有些商界朋友便會擔心,究竟政府的意向是甚麼呢? 是真的想僱主盡力做好這件事,以達致一個和諧社會,還是不是這樣? 忽然有工會的議員提出把有關時間縮短1 年。另一種想法是,不如以1 年作檢討期, 明知你是趕不及做的, 屆時我便立法, 因為政府初時的說法是給予你2 年時間, 如果你做不到的話, 我便要立法或考慮立法, 又或是不考慮立法等。對於這方面, 很多商界朋友都有隱憂, 我希望政府能夠澄清這一點。正如林健鋒議員剛才所說, 剛出爐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dmund PHELPS 也覺得, 類似最低工資、最平均工資的這些說法, 驟耳聽來往往是非常正確的, 但僱主要以較高成本來聘請員工, 即由四千多元升為五千多元,便必然會選擇技術水平較高的人, 而沒有技術或低技術的勞工, 很多便會注定失業, 這是他所說的, 而我是引用他的說法而已。在這種情況下, 政府最擔心的會否是有更多人申領綜援呢? 這是自然會發生的。沒有能力的人會失業,而有能力的人失業,你可以不用擔心,因為他們容易找到其他工作。我覺得這一點政府是要留意的。我們要明白,受平均工資影響最大的是中小企,但還有一些是中小型樓宇管理公司, 或是不少私樓業主, 他們全部都要繳交管理費、清潔費, 這些人現在很多都是中產階層,他們又如何看此事呢? 人們的印象是,要求平均工資、最低工資等, 只與工商界、大企業有關, 但其實連帶很多其他人士都會受到影響。

我剛才也提到, 既然現在股市創新高、樓市暢旺、失業率下降, 令工資提升的最好方法便是 ─ 我們在九十年代曾嘗試過,當時的失業率下降至2 %左右,我覺得我們很難再回到這個水平,除非我們設有賭場,好像澳門般。現時人力市場的情況是供不應求,每位僱主都害怕僱員另謀高就,每位僱主都害怕僱員隨時“ 炒你魷魚” 。僱主是要看僱員面色的, 當僱員有點不開心, 僱主會詢問他有甚麼事。有些事情當然是僱主幫不了的, 例如家事, 但如果僱員說是工資不夠, 或是別人願付較高的工資, 僱主便會立即說: “ 不如我增加你的人工, 你不要辭職, ‘ 做生不如做熟’ 吧。” 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 我們是有信心的。所以, 很多商界朋友都認為政府這項工資保障運動如果以2 年時間來推行的話,他們有信心可以做得到,我們也有信心鼓勵中小企, 其中一個大理由, 便是我們覺得未來兩年的經濟發展會非常好, 僱主會很難聘請員工,所以工資一定會向上調。香港一直奉承自由經濟, 特別就這方面而言,我便覺得應“ 積極不干預”, 從我們的看法, 便應該是這樣的不干預。

主席女士, 在這環節, 我要說的便是這麼多。謝謝。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