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開徵商品及服務稅議案發言(2006年10月19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香港在國際上予人的印象,一如很多國際評級機構所指, 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 一向都是以簡單和低稅制見稱。我們亦沒有累進的利得稅、股息稅、資產增值稅等。為甚麼香港可以做得到呢? 我認為那是因為香港政府一向奉行“ 小政府, 大市場” , 而我們亦無須支付國防、外交開支,或上繳中央。所以,在檢討稅制的問題上,別人擁有的政策,我們不一定要擁有,不像提出修正案的李國寶議員 ─ 他現在離席了 ─所說, 因為外國的專家說要推行, 所以我們便一定要跟從。

在銷售稅或開徵銷售稅的問題上,政府不時問我們一個問題:如果不徵收銷售稅, 錢從何來? 其實, 開徵銷售稅主要涉及兩個層面的問題。第一是政府說我們的稅基狹窄; 第二是人口老化。不過, 我覺得最重要的問題並不在此。稅基是否狹窄, 我們可以討論; 人口老化, 可以看看將來怎樣處理,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有否足夠的金錢來應付開支? 如果政府現在沒有足夠金錢應付開支, 作為負責任的政黨或議員, 我們當然要替政府想想辦法。可是, 如果政府有錢, 為何我們今天要作考慮呢?

主席女士, 政府有沒有錢, 且讓我拿回最近兩年的分布表看看。在2005-2006 年度, 利得稅有700 億元, 薪俸稅有四百多億元, 地價稅有290億元, 還有差餉一百四十多億元, 印花稅17 9 億元, 博彩稅11 9 億元。我們可以看到, 這些稅收大部分都很穩定, 我們沒有看到的, 就是外匯基金所得的投資回報率。在19 9 7 年,我們的外匯基金只有6 , 5 0 0 億元,現在已達1 1 , 0 0 0億元,到目前為止,平均回報率是6 .6 %,即有接近70 0 億元。我們覺得,如果將那7 00 億元全數撥過來, 而不是像以往般平均撥大概3 0 %, 我們便可以有多四百多億元。所以, 基於上述數字, 政府是無須擔心用以應付每年支出的金錢是從何處而來。

政府不時都說要積穀防饑、未雨綢繆,又叫政黨不要當鴕鳥,所以便要徵收銷售稅。可是, 像我們這個有700 萬人口的地方, 政府有11, 0 0 0 億元儲備加外匯基金,世界上除了人口比我們少的新加坡外,我們是排行第二的了, 我覺得政府根本無須擔心我們沒有錢。如果政府現在拿.11 , 0 0 0 億元仍那麼說,則我相信很多人便會覺得我們的政府是一個“ 肥得連襪子也穿不上的政府”,但卻還經常抱.孤寒財主的心態,“ 玩完左袋的錢就話不是右袋的錢”, 經常也說不夠錢花。當然, 政府經常說外匯基金是用以捍衛港元的,但政府自己也說, 那方面只須備有二千多億元便已足夠了。我們自由黨亦沒有要政府花掉那1 1 ,0 00 億元,我們只說把那11 , 00 0 億元的7 0 0 億元回報全部撥過去便應該足夠了, 而我們那1 1 ,0 00 億元亦無須再不斷膨脹。我們每年花二千多億元, 那1 1, 0 0 0 億元應該足夠讓香港未雨綢繆了。

此外,回歸後9 年,政府這麼多年來每年計算的最終數字和修訂預算均有誤差, 從1 99 8 -19 9 9 年度的1 3 億元到1 9 99- 2 0 0 0 年度的1 1 6 億元, 而所出現的全部誤差,均是出現在政府少算了的一面,而不是出現在多算了的一面。所以,我覺得政府謹慎固然重要,但是否要謹慎得反過來經常唬嚇我們,讓市民有“ 狼來了” 的印象呢?

主席女士,我也想討論一下稅基太窄這個問題。政府說我們有7 00 萬名市民, 340 萬名是在職人士, 只有1 20 萬名要繳交薪俸稅, 所以便是稅基狹窄。事實上, 這1 20 萬人繳交了37 5 億元稅的確是一個數字, 但其他普羅大眾也有繳交其他稅項的,例如差餉達1 4 0 億元;印花稅和博彩稅共達29 8 億元; 3 000 項政府收費達145 億元; 應課稅品, 例如煙、酒、車輛等, 共達一百多億元,再加上那70 0 億元, 我相信即使是沒有繳付薪俸稅的人, 他們也是有繳付其他稅項的。所以, 稅基是否如此狹窄, 將來真的可以詳細討論一下。

我也想回應一下有關人口老化的問題。政府說在2 0 0 5 年, 6 5 歲以上的人口共有8 4 萬人, 到了2 0 33 年, 即2 7 年後, 這個類別的人口便會有2 2 4萬人, 所以我們應該做點工夫處理這個問題。自由黨絕對同意。不過, 我們覺得老人的問題,最重要的還是跟醫療有關。那麼, 可否以醫療融資或其他方法, 處理他們的醫療問題呢? 這樣, 老人問題便解決了大部分。至於餘下小部分跟老人人口增長有關, 須由政府解決的老人問題, 就是福利問題。我留意到在現時1 10 萬名老人中, 只有約20 萬人領取綜援, 所以不是每名老人都領取綜援的,況且, 現在距離2 03 3 年還有2 7 年, 落實銷售稅只需時兩三年, 因此, 我們可以遲些再討論。

最後, 主席女士, 自由黨要指出, 我們支持楊森議員的原議案, 是因為民意很清楚是反對銷售稅。楊森議員這項原議案並沒有要求取消諮詢。我在初時說過民意已很清楚, 為免政府經常成為箭靶, 不如取消諮詢。不過, 既然政府不領情, 我也沒有所謂, 讓政府繼續當箭靶好了, 政府可以繼續諮詢到明年3 月。所以, 我們支持楊森議員的原議案。

最後, 馬局長說我們是為了選票, 但我覺得我們是為了我們業界的市民。如果局長這樣也不明白,則我覺得他可能是有點“ naive” 了。謝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