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登記證徵費率 (2007年3月7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政府在2002年5月把商業登記證徵費率( " 徵費率" )由每年250 元調高至每年600 元, 以解決破產欠薪保障基金( " 破欠基金" ) 的財政困難。前勞工處處長 ─ 不是現任處長, 而是前任處長 ─ 當年曾表示,勞工顧問委員會( " 勞顧會" )會在1 年後檢討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是否容許將徵費率調低。前任處長當時曾表示, 如果在扣除將要支付的所有開支後,破欠基金的儲備仍達兩億元 ─ 是兩億元,則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便屬穩健。據我們最近的資料顯示, 破欠基金在去年3月底的累積盈餘及儲備總額已超過4 億元。就此, 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勞顧會有沒有如期在2003 年進行檢討; 如果有檢討, 結果是甚麼, 為何至今仍不把徵費率調低; 如果沒有檢討, 原因是甚麼;及

(二) 預計破欠基金在未來數年的財政狀況如何;會不會考慮將徵費率回復至每年2 5 0 元的水平; 如果不會, 原因是甚麼?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 主席女士, 破欠基金於1 9 8 5 年成立, 僱員如果遭無力償債的僱主拖欠工資、代通知金及遣散費, 可向破欠基金申請特惠款項。每名僱員最高可獲發放2 7 8 , 5 0 0 元,包括欠薪3 6 , 0 0 0 元、代通知金2 2 , 5 0 0 元,以及遣散費首5 萬元加餘額的一半。勞工處負責審批僱員的申請及破欠基金的日常運作。

破欠基金的收入, 主要來自向每張商業登記證每年收取的6 0 0 元徵費,其他收入來源包括藉代位權從無力償債僱主的剩餘資產中收回的款項,以及破欠基金存款所得的回報。破欠基金已運作近2 2 年, 而徵費率則只在19 9 1年及20 02 年作出調升。

就田議員的質詢, 我的答覆如下:
(一) 根據《破產欠薪保障條例》成立的破欠基金委員會,其法定職能包括管理破欠基金及就徵費率向行政長官提出建議。在2 00 2 年, 破欠基金委員會認為徵費須增加至6 0 0 元後, 政府徵詢勞顧會的意見, 勞顧會通過增加徵費的建議, 並認為應在1年後檢討新的徵費率。勞工處聯同破欠基金委員會一直密切監察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及徵費率。破欠基金委員會在2 0 03 年2 月及2 00 4 年2 月作出檢討, 認為徵費率應維持不變。勞工處與破欠基金委員會其後亦繼續監察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及徵費水平。

(二) 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視乎徵費的收入及特惠款項的支出,破欠基金未來數年的財政狀況,會繼續與香港的經濟情況息息相關,以及受是否會有大型的僱主倒閉個案所影響。事實上,破欠基金在1 9 9 7 年10 月曾經擁有九億三千多萬元累積盈餘, 但由於在亞洲金融風暴後,申請破欠基金特惠款項的個案數目劇增,破欠基金儲備持續下降,以致須在2 00 2 年調高徵費率,在2 0 0 4 年3 月更錄得1, 8 40 萬元累積虧損。根據破欠基金的運作經驗,大型的倒閉個案會引致破欠基金須向受影響的僱員支付龐大特惠款項。因此,破欠基金必須有足夠累積盈餘及流動現金,才能應付突發的大型倒閉個案及經濟逆轉時的需要。

破欠基金為因公司倒閉而受影響的僱員提供安全網,在維持良好的勞資關係和社會穩定方面, 擔當重要角色。由1 98 5 年起, 破欠基金在最初1 2 年內每年均有盈餘, 但在亞洲金融風暴後則連續7 年虧損,直至2004-2005 年度起才再次錄得盈餘。因此,破欠基金必須積穀防饑,居安思危。勞工處會聯同破欠基金委員會繼續密切監察破欠基金的財政狀況, 在適當時候檢討徵費水平。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 就徵費率而言, 匯豐銀行須繳付6 0 0 元, 中小型企業( " 中小企" )亦同樣須繳付60 0 元, 但對中小企而言, 繳付6 0 0 元已是頗吃力的了。主席女士,政府當然說須有足夠累積盈餘,以應付大型的倒閉個案, 但主席女士, 政府並沒有回答我的主體質詢。前任處長說兩億元已經足夠。我現在問, 既然現時已有4 億元, 但政府仍說要積穀防饑、慢慢研究, 那麼,政府可否答覆, 究竟要有多少億元才算足夠呢?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 謝謝田議員。前任勞工處處長當時 ─ 即2002年 ─ 說有兩億元盈餘已經不錯, 財政相當穩健, 但那是他在2 0 0 2 年所說的話。我們也知道,最重要的是審時度勢,不可能在2 0 0 2 年說了是穩健,便一直也是穩健的。大家可以看到, 數字證明即使有九億多元盈餘, 也可以在7 年內, 由九億多元盈餘變為負數, 虧損一千八百多萬元。換言之, 主席女士, 看回數字, 例如在20 0 2 - 2 0 0 3 年度, 1 年的開支已經達五億多元;2003-2004 年度的開支達四億多元; 2004-2005 年度的開支達三億多元, 大家可以看到,支出其實可以十分龐大。我們當然沒可能估計日後會有多少大型倒閉個案, 這是無法估計的。所以, 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夠金錢, 應付未來的需要。

 

主席: 田北俊議員, 你的補充質詢是否未獲答覆?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局長沒有回答我的補充質詢。我問局長估計要有多少錢才算足夠? 我不是要求他估計有多少大型倒閉個案。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 主席女士, 我其實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回答田議員。我是說例如某一年可能需要5 億元 ─ 這是事實,是實際的數字;2 00 3 年可能要用5 億元, 接?要4 億元、3 億元。如果把徵費率回復至2 5 0 元, 便可以即時計算出收入會減少超過50 %, 每年可能只餘兩億元, 但現在卻是5億元。我剛才提出數字,便是要讓田議員看到,1 年的支出也可以超過5 億元,所以, 這並非審慎的做法。我不希望在調低徵費率後, 很快又要到來要求各位議員調高徵費率。我覺得倒不如做得穩妥一點。現時是有盈餘, 我們不是沒有檢討, 我們一直也在監察情況, 破欠基金委員會亦曾討論這個問題。我知道他們在接?的會議, 即在5 月時討論這個問題, 檢討徵費率水平。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