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政策」議案發言 (2006年6月28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已經越來越嚴重, 到了2033年, 每4 人當中便有1 人是6 5 歲或以上的長者, 較目前老人的數目倍增。自由黨認為政府須好好把握這二十多年的時間, 未雨綢繆, 做好安老政策,讓更多長者可以安享晚年。

今天的原議案提出“ 要落實以‘ 健康晚年’ 為本的” 安老政策。我想健康的定義, 不單是“ 身體上” 的, 一定還包括“ 精神上” 的健康。在精神健康方面,當然,很多老人家最想見到的, 是子女有多點時間陪伴他們, 不論跟他們做甚麼也好, 能跟他們一起便可以了。另一方面, 社會要更為關注的, 便是要嚴防有虐待老人的情況出現。我們更要積極提倡“ 老有所為”,讓有能力的老人家擔當義工,將他們前半生所學的和他們的所長繼續貢獻社會, 又或讓他們終身學習, 發展人生的第二事業, 令他們的晚年生活過得更精采。

在長者的身體健康方面,我們當然要研究一些適當的機制,防止再有安老院派錯藥等混亂事件發生, 並且要確保長者不會因為窮困而得不到治療。主席女士,自由黨早前成立了一個扶貧基金,我們首要協助的對象, 其中之一便是孤苦的長者。正如早前, 我們便協助了一位聽覺有問題, 年屆7 4 歲的劉伯伯。由於他原有的助聽器壞了,又不能負擔更換助聽器的費用,所以當他看到自由黨扶貧基金的消息,他便來申請,最終獲批款項購買一部數碼助聽器。現時, 他可以順利地跟人溝通、傾談, 重拾正常社交生活的樂趣, 亦可以從收音機和電視獲得社會資訊, 大大改善了他的生活。

主席女士,相信大家也會明白, 社會資源是有限的,所以一定要用得其所。如果不理會受助人是否有錢, 只是搞“ 平均主義”, 我們便認為是有點浪費社會資源。這樣做既沒有需要, 亦不公道, 這也是早前我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 就如何協助非綜援長者的問題所要表達的立場。當天, 在立法會旁聽席上有一些公公婆婆, 在一些工會人士的帶領下,對於我不同意向政府提出即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意見“ 聽唔入耳”, 向我發出噓聲。我覺得他們並不理解, 又或是並未充分理解我所提出該說法的理由, 未能看清楚這項計劃究竟是糖衣毒藥, 還是長久 ─ 是“ 長久” ─ 解決老人退休生活的萬應靈丹。因為根據那些人的想法,現時8 5 萬名長者當中,只要是6 5 歲或以上的,不論貧富、不論是否有實際需要,在無須經審查下,每月便可以獲得2,500 元養老金。如果這樣, 每月養老金的支出總額便要2 1 億元, 一年便要2 5 5億元。

於是,問題便出現了,這筆額外的龐大金額從何而來呢? 根據方案的建議, 一名強積金供款人, 把一半強積金用作供款之用, 換句話說, 年青一代的強積金, 一下子就會不見了一半, 這樣對他們來說, 是否公道呢? 況且,現時強行要他們供養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老人家,事前應否最少也要問一問他們有沒有意見呢? 中產人士是交稅最多的一.,也是供最多強積金的一., 今年薪俸稅已經沒有削減了, 現在又要被人“ 打劫” 強積金, 有沒有人聽聽他們的心聲呢?

隨.人口不斷老化,年輕人供養上一代的壓力只會不斷增加。在座大部分人已經為人父母, 有部分更“ 升了級” , 成為了外婆、祖父。我們作為長輩,是否忍心看到我們下一代的負擔越來越沉重呢? 由此可見,以“ 平均主義” 來處理人口老化的問題,是須詳細研究的。自由黨認為以“ 平均主義”處理這問題是不可行的。反之, 我們應先研究及制訂一些政策、機制, 找出為數6 9 萬沒有領取綜援的長者中, 究竟有多少人生活困苦, 真正需要我們施予多些援助。自由黨認為政府應先研究有關政策, 看看在該6 9 萬沒有領取綜援的長者中, 生活困難的究竟有10 萬人,還是2 0 萬人。不論是1 0 萬還是20 萬人,只要是真正生活困苦的,自由黨也會支持再給予他們多些幫助,甚至應該給予他們多於2, 5 00 元的援助金額。反之, 其餘那數十萬人是沒有這方面的需要的,在資產審查後查明他們是有能力照顧自己的,我們便認為政府不應不論貧富也派錢給他們。

主席女士, 我謹此陳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