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香港發展成為區域教育樞紐」議案發言 (2006年6月21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今天, 大部分議員就這項議題所發表的意見, 均是從教育的角度來說,而我則想代表工商界,即從商界和社會所需的人才的角度, 對此課題表達一些意見。

主席女士,人人皆知道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物流及旅遊中心,在國內發展中,即就“ 十一五規劃” 而言,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從商界角度來說,所進行的很多事務均須獲得精英協助才行。多年來, 特別近幾年以來, 商界很多人說, 大學畢業生的水平似乎下降了; 當然, 大學也表示, 情況並非如此,大學收取的學生因其本身的水平下降,所以畢業生的水平亦可能因而下降。不過, 這一兩年間, 聽聞大學畢業生的水平已有所改善。大學方面可能由於入讀的學生水平提高, 所以畢業學生的水平便相應提高了。

就這個角度而言, 政府提到一項數據, 並表示擔心在20 0 7 年, 接受高等教育水平的人才會缺乏差不多1 0 萬人。另一方面, 學歷或技術較低的人則可能多出2 3 萬。我覺得在這方面, 政府真的要多做工夫了。當然, 香港有這麼多年青人,在中學畢業後能升讀大學的那一.會否達到足夠人數呢?近數年的數字顯示是不足夠的。不過,我們仍認為如果他們明明不具備所需的質素,便不應硬要讓他們升讀大學, 因而令大學水平降低, 令將來畢業生的水平亦降低。


反過來, 如果一如議案所說般, 我們可以吸引其他地方的學生來港就讀, 以香港作為教育hub( 中心) , 我相信該說法並非只限於內地、台灣或澳門的學生,我覺得我們也可以吸引東南亞國家等其他地方甚至印度的學生到來, 印度在數學方面非常了得, 製造軟件方面也很有成就; 又或可考慮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等地。如果我們能吸引這些地區的學生來港接受教育的話, 我便認為政府現行的新措施, 即從4%增至1 0 %, 固然是好, 不過, 如果在不影響本地學生升學機會的前提下, 也無須把該10 %握得那麼緊, 亦勝於讓學位被白白浪費了。事實上, 這些學額是自負盈虧, 要收取6 萬元學費的。總之, 我們大學的成本是多少, 便會悉數向他們收回。如果他們可以照樣做到這一點, 我相信這對香港的整體經濟運作, 以及在他們畢業後, 均會提供很大的幫助。

主席女士, 此外, 我想提一提( 以前也曾提過) 的是, 香港地方較小,很多為大學興建的宿舍是否很重要呢? 可能不是太重要的。在城市大學數年前於九龍塘歌和老街的宿舍內,仍有很多宿位是空置的,但如果我們呼籲其他國內學生來港就學,便變成可讓他們有所選擇。本來可供他們選擇就學的地方有很多,他們為何選擇香港呢? 香港在居住方面是一個大問題,如果外來學生在港是無親無故的話, 租賃地方作居所便會非常昂貴。所以, 自由黨支持議案內第(四)項,即政府在批地方面應該推行優惠政策,說明批地只供興建宿舍, 不可以作其他用途。我相信社會上對此的爭拗不會大, 當然不能因為宿舍沒有人居住,便售予地產商變相發展為住宅,如果規定不得出現這種情況, 社會是會容許的。

此外,我還想提一提而其他議員沒有提的,就是我們覺得外來學生在畢業後應否讓他們在香港工作,我們覺得現行的做法還有改進的空間,因為按現行的做法, 他們在畢業後只可以在香港工作1 年, 還須有僱主聘用才可,隨後便要返回內地, 輪候再來。我們有很多學生在外地, 例如英國和美國等升學, 如果能升學至在該地畢業, 在很多情況下也會立即讓他們在該地工作, 沒有理由要求他們先行回去, 輪候再來的。在這方面, 我覺得如果他們這些畢業生當中有1 0%或十多個百分點可以在香港加入我們的就業市場, 也是好事。當然, 有工會同事或議員擔心, 這樣做會讓他們搶走香港人的“ 飯碗” , 可是, 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 儘管是爭了香港人的“ 飯碗” , 卻仍可以考慮把這個餅做大一些。我開始發言時也提到,具高等教育水平的人才缺乏1 0 萬人, 但學歷較低的人則多出二十多萬, 如果這些具高等教育水平的人能多在港就業,令僱主或工商界有較多人才可供聘用,( 而這些亦全屬管理人才), 便可以製造一個較大的經濟蛋糕, 在這情況下, 便也能為香港該2 3 萬低學歷或低技術的人製造較多的工作機會。因此,我們覺得這樣做,也是行得通的。

因此,主席女士,自由黨其他兩位同事也說過了,我們是支持這項議案。多謝。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