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財政盈餘」議案發言 (2006年5月24日)


田北俊議員: 主席女士, 政府原本估計上個財政年度( 即2 0 05 - 06 年度)有1 5 4 億元赤字, 但到了2 月份財政預算案( “ 預算案” ) 公布時, 已宣布提前3 年可以消滅“ 雙赤”,即經常帳目和綜合帳目,而且綜合帳目更錄得4 1億元盈餘。可是, 到4 月“ 埋單計數” 時, 盈餘比修訂預算進一步多了9 9億元, 達到1 4 0 億元。政府當局其實已經連續9 年“ 報細數”, 令人有“ 狼來了” 的感覺。

主席女士, 我不讀出9 年來“ 報細數” 的數目, 就只讀最近4 年好了。2 0 0 2 - 0 3 年度是最差的一年, 政府在翌年的修訂( 即3 月份) 預算有65 6 億元赤字, 結果是6 33 億元赤字。接.是2 0 03 - 04 年度, 對不起, 主席女士,剛才那個是2 0 01 - 02 年度。20 0 2 - 0 3 年度, 從7 0 1 億元赤字減少至6 1 7 億元赤字,相差8 4 億元。2 0 0 3 - 0 4 年度,從4 9 0 億元赤字減少至4 0 1 億元赤字,又較預期多了8 9 億元。2 004 - 0 5 年度,由1 2 0 億元盈餘,變為2 1 4 億元盈餘,增加了94 億元。今年是由4 1 億元變為1 4 0 億元, 多了9 9 億元。所以, 我們覺得政府“ 報細數” , 並非只是一年的情況, 審慎理財的意思是“ 審慎”, 但連續9 年也“ 報細數”, 而且所涉數目龐大, 會令議員覺得政府一是“ 狼來了” , 否則便是計數根本是不清楚。

主席女士,對於鄺志堅議員提出的原議案,自由黨沒有太大意見,只是感到原議案沒有.力提出減輕中產階層的負擔,忽略了“ 還富於中產” 的大方向。至於還富於民之外, 其他盈餘應用在哪方面, 大可從長計議。主席女士, 特首在5 月1 9 日出席電台節目時指出了處理財政盈餘時,要做到“ 應花得花” 及“ 積穀防饑”。自由黨是深表認同的,並認為把薪俸稅率回復至2 0 0 2 至0 3 年水平及減差餉等措施,便正是“ 應花得花”。過去經濟欠佳的時候, 中產的稅務負擔增加了, 現在應讓他們“WW氣” 吧。稅局現時出現“ 水浸” 的情況,因為20 0 5 - 0 6 年度,稅收總額達到1 , 4 5 0億元,連同利得稅( 68 9 億元,較上年度增加了2 3 %), 薪俸稅( 3 7 5 億元,亦較20 0 4- 0 5 年度增加了1 0%) , 這都是破紀錄的稅收。

自由黨要求把薪俸稅“ 還原基本步”,即回到2 0 0 2 - 0 3 年度水平。加稅後納稅人每年多付6 8 億元, 但今年公布的預算案只把第二、第三及最高邊際稅階的稅率各調低1 %, 這令政府一年少收15 億元, 只算是派了1 粒“ 糖仔” , 因此, 即使薪俸稅還原基本步, 政府只是再少收5 3 億元。雖然政府表面上減了薪俸稅,但嚴格來說,只是把過去數年多收的薪俸稅退還納稅人, 做到“ 取了中產, 還之中產” 。今年2 月1 5 日, 立法會曾辯論將薪俸稅回復至2 0 02- 0 3 年度水平, 結果各黨派一致贊同, 通過議案。現時庫房更是“ 水頭充足”。我們認為政府便應該早日落實上述的共識才是。把多出的稅收交回中產的口袋,一方面可以減低他們的負擔,刺激內部
消費,帶旺市道,增加就業,另方面亦可以令失業率由目前5. 1 %,進一步下調。

今年預算案派了2 粒“ 糖仔”,我之前已提過第一粒糖,而另一粒糖就是供樓利息扣稅優惠已從7 年延長至1 0 年。不過, 延長3 年優惠, 實際上令人有“ 半湯半水” 的感覺, 因為一般人的樓按年期普遍是2 0 年至2 5 年,政府現時由7 年增加至1 0 年, 只幫了他們一半而已。自由黨認為供樓利息扣稅優惠應該延長至整個按揭期滿為止,落實全期貸款可以扣稅, 這可以大大增加置業人士的信心, 一來一回, 印花稅反而可以有可觀的增加。本月中, 美國再度加息, 自2 0 0 4 年6 月以來, 已連續加息1 6 次, 是次本港主要銀行雖然沒有即時加息, 但其間1 3 次追隨美國加息, 已令按揭利率增加3 %至3 . 25 %不等, 跟美息只有1 厘的差距。以一個2 00 萬元的單位為例, 做九成按揭, 分2 0 年還款, 在加息期前每月供款約9 , 53 8 元,現時是1 2 ,3 82 元,加幅達30 %。我們覺得這增幅對中產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此外, 自由黨亦建議政府把差餉徵收率由目前5 %調低0 .5 %至4. 5 %, 這跟民建聯建議免卻一季差餉, 其實, 對政府來說, 相差並不大。據我們的調查, 過去1 年, 香港五十大私人屋苑的住宅租金, 平均上升了1 3%, 甲級寫字樓普遍上升了4 0%。可是, 政府指差餉的升值只有9 .2 %。無論如何, 調低徵收率半個百分點, 即由5 %減至4. 5 %, 差餉收入的總數也不會減少的。原先扣減薪俸稅令政府一年少收1 5 億元, 如果今次順應民情, 把薪俸稅回復至2 00 2 -0 3 年度加稅前的水平, 政府額外少收的稅收也只是約多5 5億元, 佔現時14 0 億元的額外盈餘不足一半。

至於供樓利息扣稅,對政府的影響亦有限,因為到了供樓後期,供樓利息會減少, 以現時政府的財政盈餘, 我覺得對庫房並不會造成很大的壓力。自由黨跟政府的立場向來一致的一點是,不會要求政府盲目派糖,但中產交稅最多, 享受福利最少, 加稅時往往卻首當其衝, 成為被開刀的對象,所以, 我們主張善用9 9 億元的“ 意外” 盈餘, 先還富於民 ─ “ 民” 是指中產 ─ 即先還富於中產。正如我們先前在《2 0 0 6 年收入條例草案》恢復二讀時提過,本財政年度不可能一一做到所有還富於民的措施,但我們認為亦應該在下年度的預算案中落實。主席女士,我的修正案中提及減免1 年柴油稅,稍後會由劉健儀議員繼續補充。多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