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06年撥款條例草案》發言(2006年3月22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關於財政預算案( " 預算案" )的辯論,我首先想指出,全世界的政府在制訂預算案的時候,當然可以提出謹慎的預算案亦可以提出寬鬆的預算案, 不過, 過往多年來, 我們一直是支持香港政府作出較謹慎的預算案。可是,謹慎又是否要變成吝嗇,或謹慎是否其實只是一種" 狼來了"的說法呢? 就這方面, 我認為政府是應該正視的。

現在, 我先舉出一個例子, 在回歸後, 即自19 9 7 年至現在, 這數年來的修訂預算跟最終的數字,誤差從第一年起都是正數,即政府比預期有多了錢,包括歷年的9 9 億元、1 3 億元、1 1 6 億元、3 6 億元、2 3 億元、8 4 億元、8 9 億元及9 4 億元。換言之, 在2 月份的預算案中, 財政司司長公布本年的修訂預算是多少, 以及將會在5 月、6 月份時公布的最終數字 ? 這麼多年來, 最後也是有多無少的。

當然, 從這個角度來說, 我們可能會說, 政府宣布今年的預算案時, 財政司司長表示修訂預算案盈餘只有41 億元這麼少, 所以, 有很多事都不能做。很多黨派或議員會問,如果純粹基於這個道理致令政府有很多事也不能做, 那麼, 在這41 億元當中, 究竟其準繩是如何呢? 很多稅務專家、會計師公會均認為最少應是1 0 0 億元至200 億元, 不應只有4 1 億元。如果真的只有4 1 億元, 就以自由黨及其他議員所提出的要求而言, 政府當然沒有錢做這麼多的工作。現在我要提出來的是, 這麼多年來的謹慎, 究竟是否謹慎過度,變成經常以" 狼來了" 來嚇人呢? 我相信政府要處理這個問題。如果市民被" 嚇" 得過分,將來便不會再相信你了,因為每年都是這樣靠" 嚇"
似的。

我想提出的另一點是, 整體來說, 現時的盈餘大概有二千九百多億元--對不起, 是儲備--儲備大約有二千九百多億元, 這與兩三年前相比,已增加了二百多億元。況且, 財政司司長也表示滅赤目標可以提早3 年( 不是提早1 年)達致,因為唐英年司長曾表示可能要從2 0 07 - 08 年度押後至2 0 08 - 09 年度的, 但兩年後的今天, 不但無須押後1 年, 甚至可以提早兩年滅赤,這當然是可喜的事。因為香港整體的財政預算改善了, 政府的儲備增加了, 這當然是我們樂於看見的。

既然情況如此,在今年的預算案中,政府是否可以多做一些事呢? 自由黨覺得是可以的。當然," 可以多做一些" 的意思是甚麼呢? 是在收入方面減收一些,還是在開支方面增加呢? 就這方面,議會中當然會有不同的看法。自由黨認為, 政府的財政狀況既然有改善,便應在收入方面想想,我們認為, 政府早兩年由於經濟不景而多收了的, 現在應該可以少收一點了, 特別而首要的是關於中產的薪俸稅, 在這方面, 我們並不是要求政府退稅, 不是要求政府把這兩年來每年多收了中產的6 8 億元退回給他們, 只是要求從今年開始回復至200 2 - 0 3 年度的稅階水平, 由今年開始少收該68 億元, 而並非要求政府退回稅款的。我認為, 如果政府只有4 1 億元盈餘, 一下子沒有了6 8 億元, 當然是行不通的。但是, 如果真的是有百多億元盈餘的話,能夠做這件事,便可減輕中產人士的壓力;恢復他們在2 0 0 2 至03 年的薪俸水平,是值得政府考慮的建議。事實上,這兩年來,中產的負擔的確特別大,他們經常說, 付出最多的是他們, 可是, 獲得的回報卻是最少。自由黨雖然是代表工商界, 但我們這次沒有提及利得稅。同樣地, 在2 0 0 2 - 0 3 年度, 礙於政府有龐大赤字, 所以, 利得稅增加了, 但現在我們仍沒有要求政府削減利得稅,因為我們認為, 無論怎樣說, 利得稅也是在賺錢後才要繳交的, 換言之, 是在繳交了租金、支付了夥計薪金後仍然賺錢時,才有需要繳交的。不過, 薪俸稅則不同, 中產人士要繳交多少薪俸稅, 是視乎他們所獲的工資是多少, 是不能扣除子女的學費或繳交的租金才繳付的,所以我認為兩者可以有不同的處理方法。

此外,中產面對的另一項困擾問題便是,近來利息又開始上升,換言之,他們每月供樓方面的支出又要增加了。所以,自由黨建議政府把供樓利息的扣稅優惠由7 年改為永久, 因為事實上, 市民的樓宇按揭一般都為期2 0 年至25 年。就這方面, 政府是肯做了一點, 但也只是小恩小惠, 只把7 年延長至1 0 年,而不肯改為永久。在這方面,我認為政府應繼續考慮這個問題。至於差餉方面, 我們亦建議政府把差餉從5%減至4. 5%, 所用的理據是去年租金平均上升了1 3 .9 %,雖然政府說只上升了9 . 5%,但無論是哪個數字,也上升了差不多1 0 %。所以,我們現在建議政府減低差餉,由5 %減至4 . 5 %,其實削減了這1 0 %, 政府的整體收入也不會減少, 對政府的財政是不會有影響的。但是, 對於要繳交差餉的市民來說, 其實也只是希望今年要繳交的差餉跟去年和前年所繳交者一樣, 否則, 他們今年可能便要多付10 %, 因為現時物業的租金已上升了。

此外,我認為中產亦希望政府能夠特別就這兩年來已訂立的"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 下稱"CEPA" ) 做些工夫。剛才也有其他議員提及此點,但政府在今年的預算案中並沒有特別提及,我們認為政府可以在這方面多做一些工夫,而且是無須花費大量金錢,但卻可令我們的專業人士, 不論是工程師、會計師或則師也好, 在國內CEPA 範圍內的所有城市的實際工作運作順暢一點,這樣做,對於很多可在國內設立的香港中產專業人士、專業行業的公司, 甚至是受聘到該處工作的夥計也有好處, 因為他們的家人仍會留在香港,所以,這樣做對香港中產人士的收入也會有幫助。

主席,在開支方面,自由黨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們覺得如果政府的財政狀況改善了,原本徵收的是否繼續徵收,而支出的方面卻可多支出一些呢?例如在扶貧及綜援方面,自由黨便有以下的看法。在扶貧方面,我們留意到,在一兩年前,政府表示要處理這個問題, 並在1 年內花掉了1, 8 00 萬元,當中的1, 0 00 萬元是用於聘請9 個職員,包括一個首長級第四級的秘書長,其他真正用於扶貧的錢卻不多。所以,政府這次建議花1 .5 億元作為開始加強以地區為本的扶貧工作,自由黨跟其他議員便有不同的意見。我們也認為是可以接受, 是值得支持的, 但最重要的一點是, 該1 . 5 億元真的要實際使用了,因為我們擔心政府是預留了1. 5 億元, 但屆時沒有人來申請, 或申請者不符合某種條件, 1 年後, 當我們進行檢討時, 才發現原來該1 .5 億元根本沒有動用過。我相信, 有需要接受幫助的窮人對此便會有很多的意見了。

關於綜援方面,是否應該增加綜援金額呢? 自由黨認為,要今天回復至數年前的水平, 一下子加回該1 1%, 可能不太恰當; 較為恰當的做法是, 由於綜援一直是跟隨通縮和通脹來增減--當年也是因為通縮而減11 %的--所以,如果現在通脹增加了多少,自由黨絕對支持在綜援方面加回通縮的數字,而不是憑一種簡單的說法來行事, 說當時削減了多少, 現在便加回多少好了。因為這跟中產繳交薪俸稅的概念( 當時增加了的,現在便應減回)是不相同的, 但這個削減的理由是由於通縮是若干, 所以便削減1 1 %。此外, 主席, 我想再談談有關政府的數個新措施。關於勾地表的問題,數天前,政府發表了新的土地供應, 這方面我已詳細看過, 政府經考慮各黨派的意見後, 對於那1 7 幅新列入勾地表內的土地, 根據市場的評估, 有1 1幅是在10 億元以下的, 就這方面而言, 自由黨是支持的。因為這可令列入儲地表或勾地表內的土地,規模不會大至只有某些地產商可以競投。在那1 7幅新土地中, 只有何文田佛光街那幅土地的市值估計約7 0 億元, 其餘有大約1 1 幅土地的市值均是10 億元以下。我相信這情況可以鼓勵多些人勾出政府的土地, 而不會弄至半年之久也沒有土地拍賣。可是,我們也要提出, 署長最近在公眾場合中表示,有很多人作出的勾地價只有三四成這麼低, 那又怎能勾出土地呢? 然而, 很多地產商告訴我們, 他們作出的標價其實已很接近, 山頂的土地已作出達每呎16 , 0 0 0 元,但政府仍表示未符合勾地的價錢,如果每呎16,000 元的價錢亦只等於勾地價的三四成, 難道山頂的土地( 即所謂"麵粉" )的價錢要達至每呎3 萬元?
那麼,建成後的呎價豈不是每呎五六萬元? 這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我認為,究竟勾地價應該是八成還是三四成, 這方面政府可以再多做一些工夫, 不過,整體來說, 在勾地表中列入一些面積較小的土地的做法, 自由黨是支持的。

主席,在銷售稅方面,自由黨一貫的看法是,香港應該維持簡單低稅制,所以,我們今天不支持政府設立銷售稅。當然,如果政府表示只是研究一下,想就這方面詢諮市民的意見而已, 那麼我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不過, 在諮詢過程中, 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能夠清楚說明這做法是否所謂" revenue neutral" , 即收了的銷售稅會否循?薪俸稅、利得稅, 或在扶貧及綜援方面分攤給市民? 抑或不是這樣,可能是政府收了3 0 0 億元, 但撥出來的, 可能只是百多二百億元而已, 即政府的目的其實是一個" 純粹是入袋" 的概念呢? 如果政府在這方面可以作清楚的交代, 社會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主席, 自由黨想談談的另一點, 便是環保方面的撥款。事實上, 政府真正落墨及支出的其實不多,例如在推動環保方面,預算案只提出引入所謂膠袋稅一項, 而其他方面卻沒有作過甚麼建議。

至於空氣污染方面,預算案中只提出把電動車輛的首次登記稅額延長豁免3 年,我相信這帶來的作用不大。我們希望政府正視環保的問題, 財政司司長應該支持廖局長, 增加撥款來做這方面的工作, 包括現在跟兩電商談--這是葉局長的範疇。在2 0 0 8 年, 兩電如果真的繼續專營下去, 就環保方面,即發電廠在處理煤的脫硫方面,可否提供經濟誘因以令它們減低空氣污染? 自由黨是支持政府從這方面跟兩電進行商討的。

主席,我想再說說的另一點是, 多年以來,我們不斷代旅遊及酒店業提出紅酒稅的問題。去年, 財政司司長表示有研究過這個問題, 起初我們還以為他會調低這稅項, 但最終他也沒有調低。在今年的預算案中, 他亦隻字不提紅酒稅一事。自由黨想在此重申, 香港現在徵收的紅酒稅是80 %, 是全世界最高--不是最高之一, 而是最高的。這情況對我們的旅遊業、飲食業和酒店業事實上是會造成了多少影響的。希望政府明年在許可的情況下加以考慮,不要說靚紅酒一定是富有的人才會飲的--我只希望政府不要再循著這個角度來看此事。事實上, 這稅對於旅遊及酒店業會產生負面的影響。

主席,我最後想說的是,我們提出了這麼多意見, 並且對司長的預算案表示了失望,但我們最終會怎樣投票呢? 我們覺得整體來說,不可以拆件來討論, 以免別人以為我們有這麼多項不支持政府的做法, 便要投反對票了。另一方面, 自由黨從預算案公布當天至現在, 一直進行民調, 亦有留意外界的民調, 例如港大在3 月17 日--對不起, 是3 月1 3 日至3 月1 7 日期間所進行的民調, 發現整體( 不是斬件)支持預算案的有四成二, 反對的有兩成。事實上, 支持政府預算案的市民跟反對預算案的市民, 整體來說, 比例是2:1,而這個看法跟自由黨內部討論時各人的看法亦一樣。所以,基於自由黨的分析和市民的意見, 自由黨會支持政府的預算案。多謝主席。
__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