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有關在職貧窮的報告所提出的建議」議案發言

(2006年2月15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談到在職貧窮或為在職人士滅貧的事宜,勞工界全部議員的看法均十分簡單,就是說,只要老闆願意付錢便可解決,就是這麼簡單。事實上,我們覺得這兩年來,自從發生金融風暴及SARS 兩役以後,就香港現時的經濟環境而言,很多老闆在經營上也有困難,議員常常叫老闆提高員工薪酬,而當老闆付不起時,最後還是要宣告破產的。所以,我覺得那些議員的說法是有問題的。那些議員時常認為只要訂立最低工資便能解決一切問題,全球有很多國家也訂立了最低工資,又不見那些國家內的在職人士比我們香港的好?他們之中,有些比我們的更窮困,那麼如何解決呢?

主席女士,今天整個報告中,除了第5.12 段有關最低工資是自由黨不同意之外,我們與各委員一直合作得非常愉快,我也不希望今天這項議案辯論又變成談論最低工資的話題。

在職貧窮有何特點呢?剛才已有議員提到這方面,我不會重複這些資料的。但是,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小組委員會”)報告中指出,這些貧窮家庭之中的就業者大部分都是從事低技術工作,工種是例如文員、服務性行業、售貨員等,他們為何會產生問題呢?就是由於社會事實上不斷改變,技術上有改變,科技上也有改變,如果他們未能迎合社會所需,自然便會不幸地被社會淘汰。當然,我們認為他們也要自力更生,這是十分重要的。

一如報告中所引述,“2004 至05 年度世界發展報告”中指出,過往經驗有力證明,開創良好的就業機會,便是幫助人民脫貧的最佳方法。這是世界認同的,並非單是付出最低工資便能解決一切。當然,有很多國家訂立了最低工資,但我們認為現時香港的特殊環境,而最特殊的一點是,港元與美元掛.,我們的港元與美元掛.後,便不能像其他東南亞國家般為其本地工人訂立最低工資。經濟不景時,這些國家的貨幣可以貶值,從國際競爭的角度來說,其最低工資的水平其實也是降低了。我覺得如果我們不處理上述這問題,這個最低工資也不一定是扶貧的萬應靈丹,雖然最低工資仍未致於變成糖衣毒藥,但我認為即使訂立了,事實上也只會變成好心做壞事,令老闆
或許不想聘請員工了,於是工人便會由在職貧窮變成失業,屆時司長又會大感頭痛,因為失業率又上升了。因此,我們最主要的目標究竟是否希望減少失業的人數呢?有工作總勝於沒有工作,做一份低薪工作總勝於沒有工做。

由是之故,自由黨覺得政府應該做的,是不要令工人不工作而寧願申領九千多元的綜援,如果在職的人辛勤工作也只能賺取六七千元的月薪,便應該考慮如何補貼那些工人,讓他們也領取得相等於綜援的九千多元,這才是雙贏的方案,因為政府方面無須每月付出該九千多元的綜援金,而另一方面,市民卻還可以接受六千多元月薪的工作。我們認為這點是政府可以考慮的。

此外,報告中提到香港人力錯配的問題。政府以往在報告中提及,到2007 年,本港曾受高等教育的人才缺乏大約10 萬人,但教育水平較低的勞動力將會多出23 萬人,這情況又如何解決呢?這邊廂多出了23 萬人,而那邊廂卻少了10 萬人,所以,政府應大力推動優化人力資源的措施,放寬海內外優才來港工作的限制,而行政長官曾蔭權上任以來更致力於此等方面的推動。現時國際經濟發展良好,有才能的人未必心儀來港工作,如果不向他們招募,他們也未必會來香港的。能夠招募有才幹的人來港工作,便能填補那10 萬個高教育水平僱員的空缺,這些人來港工作後自然便能製造更多低教育水平的職位來吸納這些勞動力,換言之,便是增加那23 萬人的就業機會。我覺得政府應該加快推行這方面的措施,如果能夠做得到的話,商界亦願意投資,那麼在職貧窮以至市民就業問題遲早便能解決。

我們絕對同意在職貧窮是全球均有存在的問題,如果要完全消滅(我當然也如此期望),是很難達到的,不過,自由黨完全支持我們的社會要減少在職貧窮的人數,並絕對認為政府應該朝.這方向去做。

此外,報告中亦提到保障僱員福利的事項,自由黨與小組委員會其他委員一樣,是全力支持此事,我們不會維護無良僱主,容讓他們欺騙或剝削工人工資。因此,我們是支持小組委員會報告內此方面的內容。

至於政府如要配合扶貧委員會未來數年的工作,便應主要集中於改善本港經濟,並“拆牆鬆綁”,令老闆容易經營,這樣他們自然便有能力多聘員工。最近,我們已留意到,中環許多“打工仔”不單像以往般只獲加薪2%、3%,很多老闆為免員工另謀高就,便已經自動給員工加薪,而且加薪幅度還較我剛才所述的數字為大。當然,現時獲此待遇的員工人數可能仍很少,但所產生的影響力遲早會分散到社會其他在職人士。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能在這方面向商家提供助力,令在職人士能脫離月薪八千多元這個所謂貧窮線上的入息中位數,讓社會更和諧。自由黨和工商界會盡力協助政府,以盡我們的社會責任。

謝謝主席女士。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