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檢討勞工法例」議案發言

(2006年1月11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我要言歸正傳,談及有關全面檢討勞工法例的議案辯論,而我說話時也無須那麼大聲。

主席,香港經濟轉型而引致勞資關係出現變化的情況,我相信在全世界也會發生,而不單是香港。在經濟轉型方面,一些國家會從農業轉為工業,從工業轉為服務業或金融業。當然,在經濟模式轉變時,所謂誰是僱主或僱員,也是要作出調整的,就此,我認同單仲偕議員剛才所問及,即既然現時服務業增加,很多僱員也從事服務性行業,以前針對工廠實施的條例是否同樣合用呢?我覺得這問題是值得商討的。

可是,如果說現時的勞工法例未能與時並進,政府這麼多年來也似乎沒有做事,對於這一點,自由黨是不認同的。當然,對於議案中最後一句“促請政府當局盡速全面檢討各條與勞工事宜相關的法例”,自由黨並沒有甚麼大意見,因為我們認為檢討之後,還應該把很多條例刪除;一些過時、過分極端保障勞工的條例是沒甚麼意思的。

主席,自由黨亦翻查出一些資料,究竟是否真的如勞工界議員所說的,政府這麼多年來也沒做過事,而僱主是怎樣也不肯妥協呢?我們看一看紀錄,發現事實上也並非如此。

以香港的勞工法例來說,大致上可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基本權益,我們有《僱傭條例》、《破產欠薪保障條例》;第二類是因工受傷、死亡或患上職業病時的補償,我們有《僱員補償條例》、《僱員補償援助條例》、《肺塵埃沉.病(補償)條例》、《職業性失聰(補償)條例》;而第三類是有關在安全環境下工作的,有《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和《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可見本港是有三大類勞工法例。

主席,我是在1970 年回港的,由1971 年起替我父親管理工廠,至今已經35 年。我要求自由黨的工作人員翻查一下過去35 年來,政府和僱主在循序漸進地改善勞工法例方面有沒有下過工夫,結果找出了12 項保障,皆是我在1970 年返港時沒有,而現在是有的,讓我從第一項開始說起。

第一,是擴大法例所保障的人士範圍。《僱傭條例》剛訂立時只適用於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人,以及月薪1,500 元以下、從事非體力勞動的僱員,但這法例在1990 年循序漸進地取消了從事非體力勞動工作僱員的工資上限,即不論是否從事體力勞動工作或工資多少的人也可得到保障,這是1990 年的事。此外,政府在1988 年將《僱員補償條例》的保障範圍,擴闊至包括受僱於香港僱主,而在香港以外地區因工受傷的僱員。由1988 年開始,即使廠家到深圳開廠,僱員也受到保障。政府在1990 年再修訂《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以包括飲食業經營。大家且聽聽,到了1990 年,《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把飲食業也包括在內,因為香港事實上有很多人從事飲食業,所以雖然條例沒有更改名稱,但也將飲食業視為工廠而包括在內。

第二,增加假期。最初的法例規定員工每工作7 天可休息1 天,勞工假期每年只有6 天。到1976 年,法定假期增加至每年10 天,1983 年,法定假期已增加至每年11 天,1999 年,法定假期更增加至每年12 天。這證明這麼多年來,政府在面對經濟轉型下,在處理勞工法例方面也並非未有與時並進,或甚麼也沒有做的。在增加假期方面,我們亦留意到政府在1977 年制定關於有薪年假的條文,至1990 年,有薪年假更由7 天增加至14 天。

第三是有關病假和疾病的津貼。有薪病假最初為24 天 ─ 對不起,是可累積有薪病假,是24 天 ─ 疾病津貼額為薪金的一半,至1977 年,政府將累積有薪病假增加至36 天,津貼則已不止是薪金的一半,而是增加至三分之二。1983 年,累積有薪病假增加至120 天。1996 年,疾病津貼額從薪金的三分之二增加至薪金的五分之四。過去多年來,政府在此方面是否沒有與時並進呢?

第四,懷孕假期。政府當初在1970 年制定有關法例時,只是規定懷孕僱員可享有10 星期產假,但卻是沒有工資的。到了1981 年,在《僱傭條例》之下,規定員工在產假期間可領取工資的三分之二,在1995 年更提高產假薪酬至工資的五分之四。

第五,增訂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政府在1974 年制定有關法例後,在1984 年將服務每滿1 年可享有半個月工資的原先規定,提高至服務滿1 年可以享有三分之二個月工資。此外,政府在1985 年制定有關長期服務金的條文。1995 年,政府將因年老退休而領取長期服務金的合資格規定由10 年減至5 年。

主席,我還未說出政府在保障勞工權益方面的第六至十二項改變。由於我一早已預計發言時間是不足夠的,所以我稍後會將這份發言稿交給楊孝華議員,讓他繼續讀出我未談及的內容。

我只是想指出,我回港35 年以來,政府前後增加了12 項法例,全部均是與時並進,一直繼續進行的。自由黨支持政府繼續檢討,但對於指政府與僱主過去這麼多年沒有做過事的說法,自由黨並不同意。

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