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營巴士票價」議案發言

(2005年12月14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劉健儀議員剛才已經代表自由黨表達了我們的看法和提出了修訂。她接.詢問李永達議員就其修正案提出修正案究竟是甚麼意思?我重複一下劉健儀議員剛才的提問,希望李永達議員可以解釋清楚,“如果......不是‘一刀切’,而是有彈性地讓巴士公司按照自己能力所及來盡量推行”。依李永達議員所說,在部分路線可提供優惠,自由黨是可以考慮的。

主席,我覺得今天處理議案的方法樹立了一個很好的先例。以往,各黨派一早便已經知道其他人所提的修正案及其措辭,在辯論前已決定了會投支持、反對或棄權票,但這次我們願給予李永達議員benefit of doubt,讓他澄清後,我們才作出決定。

既然李永達議員剛才認同劉健儀議員所說的話,我便代自由黨作出決定:我們會支持李永達議員的修正案。在李永達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中,有兩項是劉健儀議員在修正案中沒有提及的,我希望李永達議員也留意一下。劉議員修正案的第四和第五點提出,研究設立每月長者免費乘車日和研究設立殘疾人士乘車優惠。李永達議員刪去了“研究”兩個字,即表示無須研究,只要設立便可以了。

主席,為了這件事,我曾跟九龍巴士(1933)有限公司(“九巴”)的陳祖澤詳細瞭解其中的一些運作。他提出的一個問題便是殘疾人士的定義。如果把殘疾人士定義為坐輪椅的人便沒有問題,九巴可以做得到,但如果殘疾人士把聽覺有問題或視力有問題的人也納入,那便可有數十萬人之眾,那便會變得很難處理了。因此,我認為應在設立優惠方面加以研究。我們可以支持研究設立優惠,並要求盡量去推行,但不能要求把只有少許問題的人也納入殘疾人士的定義內。

主席,在說過李永達議員喜歡聽到的話後,我接.會說一些他可能不喜歡聽的話。我認為鄭家富議員、王國興議員和李永達議員3 位可能從來沒有營商的經驗。他們認為巴士公司這樣做可以增加營業額,即藉.提供更多優惠便會有更多客人光顧,所有長者在星期天免費乘車,也可以提高營業額。既然他們告訴巴士公司這樣做,也可以反過來告訴地鐵有限公司、小巴和的士採取同樣的做法。如果大家都提供優惠,那究竟誰才可以增加乘客量呢?我相信乘客是只有一定的數量,除非長者在星期天均不會外出,但既然有免費乘車的優惠,他們便全都外出了。我相信他們外出也要吃飯,難道到中環便不用吃飯?中環的食肆同樣昂貴。這個蛋糕只有這麼大,難道“轉兩轉”,便能多轉出些生意來嗎?

主席,在議案中,最具爭議性的是第一段,即關於一個合理的減價方式,包括在回程時為去程回程提供一個少於10%減幅的建議。就這一點,自由黨覺得要在營商的合理原則,即有回報的原則和市民的利益這兩方面作出平衡。以九巴為例,我曾作出詳細詢問,該公司也在年報上表明,九巴的營業額 ─ 單指巴士營運,不計其他投資 ─ 去年的營業額是五十多六十億元。賺了多少錢呢?是五億多六億元。簡單地說,如果要求它把車資調低10%,聽起來雖然不算太多,20 元車資,減10%是減去兩元,仍要付18 元;而10 元車資減1 元,也只是小意思,為甚麼仍有人反對,而自由黨也對這項提議仍有保留呢?因為如果減去10%,聽起來雖然只是一兩元,但五六十億元的營業
額減去10%,便即是自動減去五六億元,原本一直賺取6 億元的公司,便立即變成沒有盈利了。

我亦留意到剛才發言的數位議員均很注重勞工權益,經常要求巴士公司善待員工,希望巴士司機和巴士公司的職員能獲加薪,獲提供更多福利。他們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該怎麼辦呢?如果真的“一刀切”地減去10%,五六十億元的營業額便扣減了五六億元,它所賺取的6 億元便轉化為零。如果只是要求巴士公司從五六億元的利潤中扣減五六千萬元,而不是“一刀切”地把全部票價調低10%,令它一下子損失五六億元,幾乎相等於把原來賺取的盈利100%的全部抵銷,則我認為也還可以考慮的,自由黨也會支持巴士公司盡量去推行。這建議聽起來可能很理想,可是,事實上卻是不切實際的,巴士公司亦不可能這樣做。

九巴亦提到,他們現在與政府協調的方案,是把大約五六千萬元用作優惠。他們認為賺取了五六億元,便拿出五六千萬元來用作優惠。至於優惠以何種方式提供呢?我們議會和政府當然也能參與表達意見,即所謂“盡量做”的方案。這五六千萬元如何分配呢?是分配予殘疾人士、長者、長程乘客、短程乘客,還是轉乘的乘客呢?當然是有賴交通事務委員會跟政府和巴士公司一起研究了。

整體來說,為了使議案獲得通過,自由黨支持李永達議員就劉健儀議員對鄭家富議員議案所提修正案的進一步修正。不過,對於第四和第五點中的“研究設立”這4 個字,我們不想在此斟酌後再反對李永達議員的看法,但我們在支持他的修正案之餘也想再提一下,在設立優惠方面,如果他們可以考慮進行研究後才設立,便會更理想。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