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制」議案發言

(2005年12月7日)


田北俊議員:代理主席,我的發言是有關楊森議員今天這項議案的主題。楊森議員,首先,我要向你說聲不好意思,我剛才出外是因為要往赴一個午膳約會 ─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先生前來香港,我答應了跟他午膳,所以便遲了出席這項議案辯論,並非是不尊重你。

我會集中談論楊議員議案的重點。議案前半部分提到香港有很多市民上街遊行,爭取雙普選,對於這些,我們是絕對認同的,我們也很尊重上街遊行的數萬名市民,無論多少人也好,他們的目的均是為了爭取雙普選。接著,議案的內容是:“本會促請香港特區政府認真考慮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交報告,反映香港市民對普選的強烈訴求,並在報告中提出香港市民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及路線圖”,跟.,便是“使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議員能盡快由普選產生。”我就.這兩點代表自由黨作出回應。

關於香港市民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自由黨曾進行過很多次民調,我們看到有市民支持在2007 及08 年實行普選,亦有市民支持在2012年,甚至在2018、2017 年實行普選。如果楊議員基於上次有不少市民遊行爭取雙普選,而要求在報告中具體提出香港市民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及路線圖,我覺得就這一點,政府可能有需要用多點時間,跟各階層市民再作協商、討論,以獲得較大的共識。

在此,我重申自由黨是支持在2012 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對於其間所須進行的工作,例如政黨的發展、培養政治人才等,我們會積極參與。關於香港市民“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以我的看法,他們所接受的是越快越好。可是,答案可能不是越快越好,他們認為可接受的時間是2012 年或2017 年也說不定。我看不到有很清晰的說法,例如最可接受的時間是在2012 年實行普選,否則,在2017 年實行普選,香港市民也會接受,我們沒有看到有這樣的數據。所以,我覺得議案中這一句會令政府很難做。如果政府提供的民調結果顯示,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是分為數段,即有些市民贊成在2007年實行,有些贊成在2012 年實行,亦有些贊成在2017 年實行,這便令政府不能具體向中央政府反映這方面的民意。

關於第二點:使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議員能盡快由普選產生,楊森議員也知道自由黨在這項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議員的普選問題上,有不同的看法。在行政長官選舉方面,基於市民的訴求及行政長官只有一位,而這一位行政長官不是經普選產生,便是經選舉委員會產生,很難分拆一半,所以是一定要作出取捨的。因此,自由黨也支持在2012 年普選行政長官。

但是,對於一次過取消立法會功能界別的30 個議席,自由黨有不同的看法。我想回應梁國雄議員剛才的說法,他說功能界別選舉的代表性,與直選比較,是“小圈子”了一點。當然,代表功能界別的議員的代表性沒有直選議員的代表性那麼多,但反過來,我留意到功能界別的議員在本會中,在很多法例的審議、政策的制訂上,特別在金融及工商等各方面,亦有他們的貢獻。純粹從代表性來看,他們是有所不足,但在立法會的立法過程中,他們可使法例更為完善,因此,我覺得功能界別的議員是很有貢獻的。

如果建議在2012 年,一次過取消所有立法會功能界別的議員席位,自由黨是不認同的。我覺得既然有30 位議員循功能界別選舉進入立法會,我們可以採用循序漸進方式來取消這些議席。當然,我的意思並非是要等待至2047 年才完成取消這些議席,但亦無須在2012 年一次過取消所有功能界別的議席,這方面亦可採用循序漸進的方式,即每一屆選舉取消若干議席,我們會較接受這樣的方案。當然,就每屆取消多少議席及取消哪個議席的問題,爭議性會更大。自由黨覺得可先取消那些較容易轉為直選的議席。當然,對於這些建議,有人又會說不可行,應該按照比例,工商界取消多少議席,專業界別便取消多少,基層界別又取消多少等。就這方面,我們不會支持,即是說,對於全體立法會議員盡快由普選產生這一點,我們是有所保留。

代理主席,基於上述兩個理由,自由黨是反對這項議案的。多謝代理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