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改善空氣質素」議案發言

(2005年12月7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剛才討論過一個較爭議性的政治議題後,這項議案回到了一個較為民生的議題。

主席女士,議案的內容其實我已在1 年前的12 月15 日提出過。可能有同事會問,為甚麼還要再提出來呢?我首先想交代一下,這是基於我們去年已進行過一項很有共識的改善空氣質素議案辯論,並有多位同事提出修正案,加入的建議達十多二十項之多,我們也曾開玩笑地說議案像聖誕樹一般。不過,反正現在已是12 月,聖誕節快到,像聖誕樹般也沒有問題。在此之後,我發覺既然一些議題是要和廣東省加強合作的,我便不禁要問,在立法會議員達成共識後,是否可以多做一點工作呢?

經過考慮後,我便在今年3 月的全國政協委員會上提出一項提案,並得到92 位香港區的政協委員支持。有關提案的內容其實與立法會通過的議案非常接近,也包括了所有獲得通過的修正案。其後,在今年年中,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就共同解決跨境空氣污染的建議向我和92 位政協委員作出積極回應,這些建議也在今次的議案中綜合為5 點。這5 個方面是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和廣東省環境保護局經詳細討論後認為可以做到的工作。既然他們表示會做工作,我們便看他們怎樣做好了。

不過,我後來也於政協在香港開會的兩個其他場合上瞭解,在這情況下,我們還有些甚麼可以跟進的。是否由政協秘書處代我們跟進呢?雖然他們的回答是一起合作吧,但如果我們在香港繼續跟進這個問題,令香港政府和廣東省政府盡量落實承諾,我們每年提醒和督促一下,也會是一件好事。政協秘書處也許會擔心,雖然他們的環保當局和政協已答應了,但屆時不能落實,那麼究竟是廣東省還是國家環境保護總局的責任呢?這樣下去,事情會否不了了之呢?如果我們在香港不時提醒一下,香港政府亦可以按照環保當局的積極回應來跟進,那他們所答應的事最少也可以辦得到。

主席女士,我在此要談談我們大致上的討論。第一點是致力令原定於2012 年達致的4 類污染物的減排目標盡早實現。在這方面,我們也擔心一些原定在2011 年已同意的目標,是否可能無法在2011 年實現,而須延遲至2012年。環保當局的答案比較積極,它表示可能在2010 年也做得到了。既然是他們提出這方向的,希望政府亦會與廣東省的環保當局積極工作。這件事當然不可能到2007、08 甚至09 年才開始做,如果現在還不開始,屆時一定不能達到預期的成果。

第二點是盡快正式啟動珠江三角洲(“珠三角”)的監測網絡,令兩地採用同樣的排氣準則。我也留意到我們對準則仍未有一致的看法,這一點仍須由特區政府和廣東省詳加討論。如果我們採用的指標不同,雖然大家都說已達標,但原來他們的目標與我們的目標不同,那麼不同準則,是很難統一進行測試的。

第三點,關於排污交易試驗計劃,我們所說的當然是兩間發電廠落實排污交易的可能性,政府亦明白這點,並正進行工作。主席女士,就這點來說,我留意到香港要在本地做一件事,這也是電力公司方面要積極處理的,他們可能把這方面的問題與利潤管制計劃在2008 年屆滿一事,跟經濟發展及勞工局一起討論。現在已是2005 年,2008 年的新協議有何內容,會否須一起討論呢?這可能要在排污交易試驗計劃中做到。

第四點,內地當局也同意為在珠三角區域廠房內安裝空氣污染控制系統的廠商,提供相關系統的折舊稅務減免。這當然與香港政府無關,也不是要香港容許廠商在國內的投資獲得折舊的稅務減免。如果廠商在國內的機器折舊可在稅務方面獲得減免,也希望政府能作出跟進,使廣東省能真正做到這點,從而使廠方受惠。

最後一點是由國家環境保護總局自行建議的,便是要廣東省的環保當局與總局方面緊密合作,特別是推動區域空氣污染的防治工作。從廣東省的角度來說,雖然他們重視空氣污染的問題,但由於稅收要上繳中央,剩下的錢並不太多。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香港無須把任何盈餘上繳給中央政府,所以他們會認為我們應該提供較多助力,況且,既然很多廠家也是從香港來的,可否鼓勵他們更好地配合呢?當然,廠家,特別是香港的廠家會說,無論他們在何處投資,也要遵守當地的法例和在當地要有競爭力。既然當地法例規定採用這樣的準則,不能因為廠家是從香港來的,便提高準則,即要香港廠家採用質素較高的燃油或較佳的設施,以致增加他們的成本。如果鄰近的工
廠是由本地人或國家企業開設的,這便會削弱香港廠家的競爭力。

不論到哪塈賳瞗A其實也要尊重當地的法例,不可能要求投資者既要尊重當地法例,同時又要遵守他們原本地區的法例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我覺得他們的說法是合理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便不可能要求只是他們採用較高的準則,我希望廣東省能明白這點。我們必須一視同仁,如果法例規定要使用較高質素的柴油,也不可以單是要求香港的工廠付較高的價錢使用較好的柴油,而國內的工廠便則可以使用較差的柴油,是不應該這樣做的。

第二個較複雜的問題,便是國內汽車所排放的污染物。我們都知道,他們所用燃油所造成的污染,事實上比香港要嚴重得多。我也明白,對一個這麼大的國家來說,如果要求國內廠家使用香港的低含硫量柴油,成本便會增加很多。況且,他們也提出,即使在深圳使用較好的燃油,也不可以不准東莞或其他地方的汽車駛進來,更不可能要求整個廣東省使用較昂貴和較高質素的柴油,並且不准其他省市的車輛駛入廣東省的。我也留意到他們在這些方面確有具體困難,而國家環境保護總局也認為這目標較難在今天達到。

對於整體的回應,自由黨是有點失望。儘管如此,我們仍要求內地方面做得到這5 件事,我們當然希望他們能盡量做到,並繼續推動他們做其他的工作。我覺得這種做法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要求他們一次過做太多,也是不可能辦到的。現時內地的經濟狀況改善,工業開始發達,而普羅大眾的生活方式亦有所改善了。即使他們現時有部分電力由較好的燃油產生,也不足夠供應一些舊廠房。市民的新需求,例如家庭用電、商業活動、餐廳等,已把所產生的電力用光,根本不可能令廠家關閉落後或污染程度很高的舊發電廠。如果要這些修修補補的舊發電廠使用較好的柴油,他們便會以其他的發電廠不須遵從這要求為理由而不肯採用,認為這會削弱他們的競爭力。因此,我覺得這方面的問題是暫時不能解決的。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今天的議案得到議會的支持,令我們支持政府和廣東省繼續跟進他們已答應的5 項工作。至於他們還未答應做的工作,其他同事或可再提供一些意見,促請政府繼續努力。

在本地方面,從去年開始,政府已就停車熄匙方面主動做了一些工作,行政長官也鼓勵政府的車輛要盡量停車熄匙。不過,如果沒有法例規管,單靠鼓勵,對於私家車是不會產生太大成效的。對於其他的法例建議,自由黨也不會建議採用“一刀切”的做法,即如禁煙,我們覺得有一些地方是有需要獲得豁免的。在這情況下,我們也覺得要停車熄匙的,應限於私家車和政府車輛。至於職業車輛,例如小巴、正在排隊等待接客的的士,是沒有可能應所要求停車熄匙,而在半分鐘至1 分鐘後重新“撻匙”的,此外,因此而排放的污染物亦可能會更多。對於這些具體的行業,如果政府要給予豁免,我也覺得是合理的。

另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是對旅遊巴士的規管。我們不建議旅遊巴士可獲得豁免。舉例說,一輛滿載旅客的旅遊巴士在某商場附近購物,而旅客要1小時後才會再上車,旅遊巴士便不應不“熄匙”地在等候,任由黑煙白白排放了。一些旅遊巴士接載旅客到山頂觀景,也無須白白啟動冷氣1 整個小時,我認為旅客也會體諒香港的污染問題。旅客來香港,是要看一個美麗的香港,他們也想看到藍天白雲,而不想看到烏煙瘴氣的天空。如果政府在這方面立例的話,我覺得是行得通的。

在兩間電力公司方面,我們作為議會,對於電力公司的一項要求,也應再三考慮。電力公司在增置排污設施方面會花上數億元或十數億元,這是一個頗為龐大的數字。我們議會認為,如果電力公司為履行公司責任增置了這些設施,而當局卻不讓他們取得回報率,他們便會覺得沒有經濟理由來支持進行這件事。我們認為,只要他們所投資的金錢是對發電和環保有幫助,也應該在利潤管制的計劃之下讓他們取得利潤 ─ 現在是13.5%,到了2008年將會如何呢?這是我們應該討論的問題。

主席女士,我謹提出議案。多謝。

 

------------------------------------------------------------------------------------------------

 

田北俊議員:主席女士,林健鋒議員對蔡素玉議員的修正案已作出回應,我不會再回應了。我們是支持她的修正案的,雖然陳偉業議員認為我們在這聖誕樹加上太多燈飾,但每位議員都有他的權利。

關於單仲偕議員的修正案,在他提出時,我們也有研究是否可行。不過,我們就有關由商界捐款、成立等額補助基金的這個概念,以及透過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的經濟部,諮詢了廠家。單仲偕議員的修正案將這一點列入原議案中“加強粵港合作方面”的5 點後,作為第六點。他在那個位置加上這一點,便是指商界捐款方面,是包括廣東廠商和香港廠商。他把以政府等額補助基金改善珠江三角洲設備的說法列入那一段,是否表示廣東省政府亦要等額補助,抑或是建議只有香港政府作出等額補助呢?這堣ㄡM楚,因為他不是把這一點列入“本地方面”,而是列入“加強粵港合作方面”。

國內暫時沒有設立這種基金,扶助任何事物。國內的工廠不論是由港人或是國內人士開設,在處理空氣污染的問題上,根本沒有這類構思,而且,在去年通過的議案中,要求他們進行一些行動,亦沒有提及這方面。既然他們同意了第一至五點,便應讓他們盡量先辦妥這5 點。如果今天再增加第六點,而這點又沒有在去年提出,只是在今年增加的,便可能會令他們在實施上有很大困難,我認為具體上是比較難以達成的。

從概念上說,我們亦可以想一想,如果要求香港廠商捐款,那是指香港商界中的甚麼人?有些商人是沒有在內地設廠的。是否只要屬於香港商界的,便要捐款幫助內地廠商?然而,內地的工廠可能是由香港人開設,亦可能不是。請問有沒有商界願意做這種事情呢?如果捐款改善香港空氣污染的問題,可能還有人會答允。況且,我相信政府對此建議亦有所保留。如果以香港政府的金錢,1 元等額成立基金,以處理國內的事務,這結果是可大可小的。雖然港人在內地設廠的數目很可觀,但國內不是所有工廠皆由港商開設的,剛才亦有議員提及有台灣及國內的廠家。難道國內所有工廠都要香港政府以香港納稅人的金錢作等額補助,來處理這種事情嗎?

單議員修正案的最後一句:“並同時成立專責委員會管理該基金”,如果列入那個位置,聽起來便是要求內地官員和香港官員一同管理這基金,但內地根本沒有這個機制。所以,我認為要實施這建議,在今時今日而言,是不可行的。

基於上述的理由,自由黨會反對單仲偕議員的修正案。多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