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05年11月9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就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的辯論,我曾翻查去年的紀錄,看看談了些甚麼,也找到其他同事在去年的發言,看看會否有新意,使議會的辯論不要正如一些同事所言,又“翻炒一張舊唱片”般。

不過,事實上,的確是沒有甚麼新理據,雙方的理據都與去年差不多。勞工界的議員可能是從一個很窄的層面看,認為訂有“最低工資”,便可以維護“打工仔”的利益。工商界則一直從較宏觀的角度看,正如陳婉嫻議員在動議時提到香港總商會主席艾義敦代表香港總商會提出的立場。當然,艾義敦除了是香港總商會現時的主席外,以前亦是匯豐銀行的主席。匯豐銀行的業務遍及世界數十個國家,是採用外國的經濟模式來經營。在這些國家當中,一些訂有最低工資,另一些則沒有;一些國家有GST,另一些則沒有。對於各種各樣的經濟模式,他也應看過不少。由於他在.豐銀行有多年的工作經驗,我們商界很多人都認為他對這些較大的政策會有較具體或獨到的看法。

對於香港訂立最低工資,我們是否可以簡單地說支持的人便是維護工人的利益,不支持的人便是維護僱主的利益,或作出支持的直選議員便是維護“打工仔”的利益,不支持的功能界別議員 ─ 特別是工商界的功能界別 ─ 便是維護工商界的利益呢?我認為這又不一定。

對於這問題,我認為應從整體利益上.眼。香港與很多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卻有700 萬人,土地也沒有甚麼資源,不像美國般有油田和農田,有些地方還有礦產。我們有的,純粹是700 萬人,而這700 萬人中絕大部分是中國人,不是僱主,便是僱員。雖然美國設有最低工資,但其中一個理由是美國有黑人或少數族裔。雖然美國現時設有最低工資,但為甚麼美國南部黑人的失業率仍有百分之十多,而黑人青年的失業率更佔百分之三十多呢?美國訂有最低工資,但為何仍不能維護僱員的利益呢?

最低工資,聽來是可以維護最低階層一撮人的利益,但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卻不知道是基於甚麼理由而出現了我剛才所說的情況。是否正因為有最低工資,以致美國一些僱主只聘請某類人,而不聘請另一類人,即少數民族的黑人青年呢?當然,那些人在美國是未致於餓死的,他們可以領取福利救濟。

香港九成多的人也是中國人,其他的族裔則比較少,如果真的設有最低工資,僱主也會選擇僱員,他們會否選擇新移民呢?我去年也曾提及有關新移民的問題,其中一個理由可能是由於那每天容許150 個來港作家庭團聚的名額。由於多年來的累積,以致許多知識水平低的人來了香港,但他們只能找到較基層的工作,工資也是接近最低工資的水平,即大約五六千元。

在這種情形下,今時今日為何失業率會從去年10 月的6.7%下降到今天的5.5%呢?根據政府的資料顯示,今年7 月到9 月間,勞動人口達到360 萬的歷史性高峰,比去年多了10 萬人。會否是因為多了10 萬人尋找工作,以致壓力集中在最低的階層呢?我認為是有點關係的。不過,我也留意到現時利用每天容許150 個作家庭團聚的名額來港的人數越來越少,即是說,要來港的人也來了七七八八。由於未來數年來堙A來港家庭團聚的人口會減少,進入勞工市場的低收入人數亦會減少,如果失業率在未來兩年繼續下降,一定能改善低入息人士的經濟狀況。

去年我提到,在九十年代,當時通脹率達百分之十多,加薪的百分率每每達百分之十多,但員工仍認為不夠。在那個年代,失業率只有2%至3%,所有僱員都可以選擇僱主。員工在那個情況下是最有利的,他們可以選擇僱主,加薪的幅度不夠便大可轉職。雖然今天仍未到達這個情況 ─ 今天的失業率仍有5.5%,經濟增長只有四五點,加薪的幅度仍不大 ─ 但從整體的營商環境而言,我們如果可以增強競爭能力,使更多人在尋找工作時可以選擇僱主,這比訂立具體的最低工資會更佳。

去年我亦提到,為甚麼外國這麼多地方訂有最低工資呢?從外資的角度而言,香港這一點是應帶有一個問號的。外國和東南亞的很多國家採用浮動的貨幣,而我們的貨幣則與美元掛勾,所以,對外資而言,港元的最低工資相等於美元最低工資。對於印尼、馬來西亞等國家,在開始失去競爭力的時候,幣值便會下跌,而最低工資其實便是在不斷地變動的。我們在這一點上卻是被“縛手縛腳”。

事實上,在整個經濟體系中,最低工資與僱主僱員均有關係,也涉及稅收問題及其他福利問題。因此,雖然同事今天提出了很多意見,主席,但從工商界今時今日的整體理念出發,勞工界的說法雖然並非沒有道理,但這方的道理卻更充分。謝謝主席。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