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坪纜車 (2006年6月28日)


田北俊議員:主席,“ 昂坪3 6 0” 東涌纜車曾在風速超過每小時9 0 公里的情況下停駛, 而天文台表示在過去3 年, 昂坪平均每年有5 5 天風速錄得每小時90 公里或以上。此外,纜車公司在6 月1 7 日因故障及無法即時修復而停止試載後, 宣布押後啟用。就此, 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是否知悉:

(一) 昂坪纜車在甚麼情況下必須停駛;
(二) 最初設計這個纜車系統時, 有沒有預期在上述情況下纜車須停駛; 如果有, 當時有沒有向外披露有關詳情;如果沒有,原因是甚麼; 及
(三) 出現上述纜車須停駛的情況時所採取的應變措施,包括處理人流的措施?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 主席女士,

(一) 根據昂坪纜車系統的設計,纜車在惡劣天氣下要暫停服務,惡劣天氣包括8 號或以上風球、黑色暴雨警告、閃電及強風( 即時速90公里的持續強風及時速1 35 公里的陣風)等。根據纜車製造商的建議,營運商Skyrail 採取的“ 持續強風” 定義是3 0 秒的平均風速,而陣風則是指一秒的風速。外國有相類似的纜車系統亦採用此定義。如果只是纜車鄰近地區出現閃電及強風,一般而言,纜車可於短時間內恢復運作。

在決定是否暫停纜車的運作時,Skyrail 會考慮乘客的安全和舒適度。根據《架空纜車( 安全)條例》,Skyrail 有權因安全理由暫停纜車運作。Skyrail 會因應一系列因素決定是否暫停纜車運作,包括風速。根據天文台在昂坪的自動氣象站過去4 年在纜車的營運時間( 即上午9 時至下午6 時30 分) 錄得的數據, 每年平均約有7 天( 共2 3 小時) 出現上述定義的風速狀況。

至於纜車服務在本月17 日試運期間暫停的原因, Skyrail 指出是由下列3 個在短時間內一起出現的技術問題所引致:
(i) 在昂坪纜車站內控制車廂距離的系統出現問題;
(ii) 當車廂通過昂坪纜車站內的彎位時, 輸送軌道出現阻力問題; 及
(iii) 昂坪纜車站內車廂停泊區的閘門發生故障,令隨後的車廂不能進入停泊區。
Skyrail 已向機電工程署提交有關事故的報告。該署現正研究報告內容, 並會緊密監察Skyrail 為纜車系統進行測試。

(二) 當政府在2 00 3 年向立法會提出《東涌吊車條例草案》時, 我們已指出,纜車系統的運作及安全標準將受《架空纜車( 安全)條例》監管。我們亦向法案委員會指出,地鐵有限公司( “ 地鐵公司” ) 所提交的纜車設計顯示該系統足以應付香港一般的天氣。法案委員會曾研究纜車系統在惡劣天氣下操作的安全規定,包括該系統須於指定情況下減速操作或暫停操作的規定。法案委員會知悉纜車系統的操作及安全標準須受《架空纜車( 安全) 條例》所規管。地鐵公司亦已向立法會提供當時已有的風速資料。

(三) Skyrail 已分別制訂救援計劃及緊急運輸應變計劃,以應付因暫停纜車服務而發生的情況。如有需要啟動救援計劃,消防處、飛行服務隊及民安隊等會提供適當協助。消防員亦已經接受密集的救援訓練。“ 昂坪3 6 0” 啟用後,Skyrail 亦會定期與消防處人員聯合舉辦在職訓練,以確保工作人員均熟悉救援步驟。

緊急運輸應變計劃列明各項應變步驟,包括將旅客從昂坪接回東涌時的緊急巴士服務。當運輸署收到Skyrail 通知纜車服務停頓後,會密切監察在昂坪的巴士服務的運作,包括緊急巴士服務,以及不時提供最新交通運輸消息。同時,警務處亦會加強人手控制人.和交通管理。當纜車暫停服務時, 地鐵公司和Skyrail 會在地鐵站內及東涌和昂坪纜車站內放置告示牌和通告。Skyrail 也會派員工向現場的訪客解釋情況。此外,該公司會將有關資訊透過“ 昂坪3 60” 熱線、網站及新聞公布發放, 以及與旅行代理商保持溝通。

 

田北俊議員:主席, 政府的主體答覆提到, 根據天文台提供的資料, 每年只有7 天出現該定義的風速狀況。不過, 據我們所得的資料, 則有5 5 天。政府可否指出為何有這個分別? 此外,在那7 天當中,是否每次都可以在1 至2 個小時內修理妥當, 還是好像近期暫停運作的那次般, 由1 7 日至現在共1 0 天也還沒有恢復運作? 如果1 年有7 天出現這種狀況,而每次也須暫停運作1 0 天, 那便很不妥當了。局長可否解釋一下呢?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 多謝田議員的提問。田議員的補充質詢包括兩個問題,第一個是關於天文台所提供的資料指有55 天出現該定義的風速的問題。我也想藉此機會澄清一下, 天文台所指的5 5 天, 其實是以過去數年每天2 4小時的風速來計算。不過, 既然我們所討論的是吊車運作的時間, 參考時段便應該是以吊車每天由開始至結束運作( 例如9 時至晚上6 時30 分) 的時間來計算, 即我們參考的應是過去數年在這段時間內的風速, 從而作出比較。如果以每天24 小時來計算, 出現這種風速狀況的日子平均每年便是有5 5 天,但如果以吊車運作時間來計算,在過去4 年,出現這種風速狀況的每年平均天數便是7 天, 而在該7 天內, 共有23 小時是天氣惡劣的。如果田議員計算一下, 可知平均每天只有大約三個多小時。

當然,我們不能控制天氣,在沒有強風和時速1 3 5 公里的陣風時,吊車是可以運作的。我相信外國的吊車也有這些情況出現, 如果有強風或陣風時, 議員也看到外國的吊車是不會運作的, 這當然會以安全作為大前提。至於田議員提問關於纜車在6 月1 7 日停止運作一事, 那並不是由於天氣, 而是纜車發生了故障所引致的, 所以當然要查出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大家也知道,纜車公司提供了一個報告, 機電工程署現正進行深入研究, 要求他們重新進行所有測試,以確保一切妥當。該公司一定要有信心, 在纜車將來正式恢復運作時, 一切均已準備就緒, 以確保安全。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