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加薪理據難以服眾 (2007年6月4日)


  盛傳行政會議明天便會審議通過公務員加薪的方案,故我也想就這一問題,提出我的一些看法。連同優於私人巿場的加薪方案在內,這已是公務員短時間內連續接獲三項「喜訊」,另兩項分別是薪酬高於私人巿場而不用調減及大幅調高起薪點,直令不少打工仔「不知是羡慕好還是妒忌好」。

  其實,早前的薪酬水平調查,政府已選取以私人市場較高的薪酬數據作比較,而非以私人機構員工的薪酬中位數作比較,否則按五個職級劃分的公務員薪酬,將全較私人機構僱員高出百分之九至百分之三十五不等,而不是當局宣稱的在正負五個百分點以內,故毋須調整公務員的薪酬。但這個幅度其實並未連同公務員的長俸等非現金福利計算在內,否則其薪酬至少再高出百分之十五。

  之後,政府又以吸引人才為理由,突然宣布最快可由八月起調高九個資歷組別的新聘公務員入職薪酬水平,增加一至五個起薪點,加薪幅度介乎百分之六點二至百分之三十點五不等。

  而政府日前公布最新的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參照私人巿場的加薪幅度後,得出的結論是,在扣除公務員遞增薪點後,高層應加薪百分之四點九六,中層百分之四點六二,低層公務員百分之三點九一。

調查以偏概全

  我絕對無意針對公務員,只想指出當中的數據是存有重大的誤導性。譬如,政府今次的薪酬趨勢調查,共調查了九十一間私營機構,但中小企只是寥寥十九間,佔整體百分之二十一。根據統計處的資料,全港去年底約有三十萬二千六百多家聘用一百名以下僱員的中小企,佔全港公司數目超過百分之九十九,可是在政府調查中,中小企所佔的比例如此低,此乃第一個誤導。

  第二個誤導是,接受政府薪酬調查的那十九家所謂中小企,其實聘用員工的人數在五十人至一百人之間,根本沒有調查聘用員工五十人以下的公司。但事實是香港聘用五十人以下的小公司數目,高佔中小企的百分之九十八點八八,僱用人數佔百分之八十四點四,達到一百三十八萬人,但政府竟連一個樣本也不選取,這算是哪門子的科學性調查!

  再說,除了薪酬趨勢調查,之前的薪酬水平調查及入職薪酬調查,都是只挑選僱員一百人以上的公司,對佔全港公司絕大多數的中小企竟視而不見,可見以偏概全的弊端,已廣泛存在於政府的有關調查當中。不管這是有意或是無意,試問以此基礎而得出的調查結論,何來有代表性?這不是誤導還算什麼?

  無怪乎薪酬趨勢調查結果一出,引來多方質疑其數字偏高。例如,香港僱主聯合會便已指出,他們年初公布的私人機構調薪數字,平均只有百分之二點九,但公務員可望平均加薪近百分之五,增幅高出私人機構近一倍。而這便勢必對承受力一向較低的中小企帶來一定壓力,令他們隨時要面對人才流失的問題。

入職起薪點不合理

  公務員大幅加薪也會造成連鎖效應,連帶十幾萬公營及資助機構的員工等的薪金也會跟茪]會上調,估計今次加薪之後,政府每年將增加五十至六十億元的薪酬開支,不但勢將加重納稅人的負擔,更會加劇中小企僱員對加薪的訴求。

  政府早前建議大幅調高新入職公務員起薪點,同樣跟現實的市況脫節。根據三家大學分別做的畢業生二○○六年的薪酬調查,港大及中大學生平均月薪只為一萬五千元左右,理大則為一萬一千八百元左右。不過,一個初出茅廬、讀完教育文憑的大學生,如果獲聘為學位教師,其薪金將會一下子大增近三成,增至二萬四千零五十二元,增幅之大實教人為之咋舌。就是同樣要求大學畢業的二級行政主任,其入職薪酬也會由目前的一萬六千一百六十五元大幅調升至二萬零八百六十五元,增幅幾達三成,這還未計稍後可能再有百分之五的加幅。

  不但大學生薪酬優厚,只需預科學歷及操流利粵語的二級聯絡主任,同樣無需有工作經驗,一旦獲得錄取,其入職薪酬便會由一萬一千九百零五元增至一萬五千二百一十五元,若稍後通過加薪百分之五,更會增至一萬五千九百七十五,即近一萬六千元,反映公務員薪酬偏高現象,可說是遍及各個階層。

  難怪有評論不禁批評,指香港的人均收入為每年二十一萬四千七百一十元,但香港公務員的人均收入卻超過四十萬元,比普通市民人均收入高出約一倍,認為這是「相當驚人的差距,質疑為何政府的薪酬趨勢結果剛好相反,認為尚有上調空間?」

加薪不如扶貧

  雖然有人會認為,過去幾年公務員經歷了減薪和凍薪,現在庫房「水浸」,故也是時候給公務員加薪,讓他們也可分享經濟成果。就算如此,公務員現時的薪酬既已優於私人巿場,就算是政府所指的百分之五也好,是否應該互相抵銷,即今年只應凍薪,而不是加薪?

  輿論亦有指這是曾特首要借公帑來討好公務員,提升公務員士氣。請不要忘記,若省下公務員加薪這筆為數近五、六十億元的額外開支,改為滿足外界一切有關扶助弱勢社群或基層的開支訴求,更是綽有餘裕。例如,立法會有很多議員開出要求政府用在社福開支的清單,數目雖逾四十多億元,既包括連串增加援助金的減貧措施(十三億三千八百萬元),增強對有年老及殘疾成員的家庭提供的支援(八億二千七百一十萬元),向單親及新移民家侹提供的支援服務(三億七千六百五十億元)照顧家庭暴力及為性暴力受害者提供一站式支援服務,及向七十三萬名非綜援低收入人士一次過每人派發二千元(十四億六千萬元),仍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加薪的數目為少。

  總言之,公務員今次的加薪建議確難服眾,理據欠充份,如果把這筆大的開支改為用在其他更有意義的方面,包括滿足部分議員濟助貧苦大眾的要求,相信必可令整體社會和諧些,也不會予人公務員用盈餘自肥的感覺。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