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喊捉賊 居心叵測 (2007年3月27日)


   筆者雖然深知、也深感體會鄭經翰議員的潑辣作風,也絕無意思和他一般見識的再糾纏下去,但偏偏煲呔針卻總是樂此不疲的針對荍琠M自由黨,故此我也不得不在此作個簡短而嚴正的回應,以免人家的肆意誣衊可以得逞。

  煲呔針說人造反式脂肪可能增加冠心病的危險,這是沒錯,但以此論調便要主張要立即立法禁止食肆使用,而不容政府和社會再深入分析和研究箇中得失,則明顯是矯枉過正、過猶不及。本人就聽聞英國最近一項調查,指英國人平均吸取的鹽量是正常的三倍,而過量食取鹽份和心臟病是有「強烈的關係」的。然則以煲呔針的邏輯,豈非是英國以至香港都應要立法禁止使用食鹽?

  煲呔針說他是「與人為善」,但卻處處針對自由黨,肆意抹黑,只更加彰顯其緬懷過往當電台主持的本色,為求打擊異己,不惜血口噴人,無所不用其極!

非黑即白太簡單

  自由黨從來都關注市民的飲食健康和食物安全,但一向抱持的態度,是負責任的深入研究每項議題,明辨真假,並和社會各界深入討論政策的細節與得失,從而探求出最佳的對策。故此,我們是反對像一些民粹政客般,把一切議題都過度簡單的二分化,非黑即白,只求喊出響亮而煽情的口號,而不管小商戶是否適應過來,和會否為巿民帶來甚麼不便。

  至於鄭議員在《明報》以「自由黨究竟為誰的利益服務」為題的回應文章,以「從來不批評高租金……」去舉證自由黨「從來不把矛頭指向地產商」更是完全脫離事實.因為自由黨的立法會議員曾屢次批評過商鋪的租金升幅過急,甚至公開呼籲所有大業主減租,亦因此而引起地產界不滿,齊齊反駁,試問鄭議員可是真的善忘,還是又一次「屈得就屈」?

混淆視聽不會得逞

  反而,當自由黨大力爭取電力公司調低利潤管制的資產回報率時,煲呔針可又有為巿民的利益振臂高呼過?反而,他在立法會上發言時,口氣儼如兩電發言人,說甚麼「一分錢、一分貨」,才令人不知他在為誰的利益服務!

  而在處理中流作業貨櫃碼頭向貨櫃車司機收取入閘費時,作為航運界的代表劉健儀議員多番為貨櫃車司機權益奔走請命,要求財團降低收費,而煲呔針可又有幫司機們爭取過什麼?他的忽然沈默又是否護主心切使然呢?

   有關維護中產利益的問題,煲呔針又是赤裸裸的與中產為敵。自由黨不斷要求政府把薪俸稅的徵收率回復至○二╱○三年度水平,就此我們曾經在立法會提動議,當時煲呔針卻不理中產稅負沈重,投了反對票。敢問句誰才是「惺惺作態」的為民請命,實際是與民為敵,不是清楚不過嗎?

  我們反對一些政客動輒拿些深具爭議的議題肆意分化社會,企圖把商界和市民對立起來,故意顛倒是非黑白,混淆視聽。我想鄭重指出,這些居心叵測的不良行徑,是不會得逞的。正是君子和而不同,就是彼此看法有異,也用不茈H文革式的扣帽子、批鬥的作風來興風作浪。

 資料來源:二○○六年二月十五日立法會會議辯由陳偉業議員動議關於開放電力市場的議案,鄭經翰議員作出如下發言:「主席,多位同事的發言已表達並反映了市民和議會的意見。電費的而且確是高昂的,但『一分鐵,一分貨』。多年來,香港的電力供應的而且確是很穩定,這亦有助香港發高展繁榮的社會。」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