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小人才會度君子之腹 (2006年10月20日)


  十月十三日,鄭經翰議員在《信報》內撰一長文,對新一屆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選舉,民建聯的陳鑑林意外墮馬一事指指點點,文章貌似客觀分析,但實質上卻是企圖把我和自由黨打造成陰謀家般,文中更直指自由黨可能在背地奡ˍB嫁禍泛聯盟,因為「田北俊大有理由不願見泛聯盟的陳智思冷手執個熱煎堆,出任財經事務委員會主席,而劉秀成又要挑戰劉皇發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主席的寶座,如今陳鑑林陰溝娷蔡謘A泛聯盟成為代罪羔羊,正好一石三鳥。一來可以離間泛聯盟與民建聯的關係,二來自由黨可以打擊對手,影響泛聯盟代表商界利益之地位,三來連以曾蔭權為首的特區政府威信也會受到削弱」,如此這般云云。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這種說法,不禁教我眉頭一皺。一來,這種純粹從動機出發作過度揣測,無限上綱上線的往後推論,並以此為基礎去推算其他人的所思所為,其得出來的,基本上是什麼結論也可成立,這壓根兒跟「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沒有兩樣。二來,大班的說法背後是假設了自由黨和我田北俊,是一眾充滿機心的陰謀家,處處在找機會暗中向其他政黨放冷箭,這絕對是中傷自由黨和我個人的說法。

  既然大班在《信報》作了一些推論,我也不妨在此湊個興,也依據大班這種無限上綱上線的憑空臆測模式,根據事態發展向上引伸,去推斷出另一截然不同的結論。依我推斷,倒戈事件最大嫌疑者,非泛聯盟莫屬,皆因他們早有前科,在上一屆財委會上曾經暗中掉轉槍頭的投票予劉慧卿議員,令劉議員得坐主席寶座,哪如今他們故技重施,實在是大有可能之至。

  另方面,大班一向與泛聯盟的石禮謙議員關係密切,過往在成立 H5N1 關注組引入財源方面、在領匯官司一役、以至在保護維港戰役上,大班也是和石議員緊緊的並肩作戰,還有,近日多份報章報道,大班跟石議員兄長一起聯手競投港澳直升機航線經營權,如果報道屬實的話,他們之間的相知相交之深,實在非比尋常。

圍魏救趙掩人耳目

  以此推斷,很可能是大班在得悉泛聯盟倒戈後,察覺到四方八面而來的火藥味十分濃厚,因為就連中聯辦也過問事情,逐一向議員「照肺」。大班心知大事不妙,便即時想出個「圍魏救趙」、掩人耳目之妙計,更順勢把矛頭一轉而直指自由黨和我田北俊,企圖轉移視線,繼而藉刀殺人,插贓嫁禍於自由黨。由此看來,這無疑是個一石二鳥之絕世好「橋」。

  當然,凡此種種,都不過是我依據大班的猜想模式,照辦煮碗的重頭推算一次,但縱使得出來的結果跟大班的有茪挭[之別,當中的邏輯或論據,卻一樣的合情合理,是完全是說得通的。這並不表示我所說的都是事實真相,我只是想向公眾表明,大班式的憑空臆測,本身就是天馬行空,什麼結論也可以得出。至於我所推算出的景象,當中有多真多假,我想,還是留待讀者大家去細意玩味一番好了。

  大班這一波攻擊,是四方八面、鋪天蓋地、沖茼菪挭狻M我本人而來的。是以我實在不得不在此作出申辯。我做事說一不二,明人不做暗事,做了的就不會怕承認,自始至終我都申明立場,是的的確確投了陳鑑林一票,也從來不怕他人在暗箭傷人。

  至於大班說我是「英明過人的謀略家,機關算盡,黃雀在後,謀定而動,坐收漁人之利,令人甘拜下風」,哪便真的是不敢當。相比下,大班之無限上綱上線,以筆桿子迷惑眾生、暗算他人之能力,我等實在是望塵莫及。然而,只有小人才會猜度君子之腹,大班千方百計的營造一假象,到頭來只怕是在枉作小人,哪才真的是不妙呢!

 


©2005 www.jamestien.com 回上頁